美女的愛液流出[11p] 癮by琉璃網盤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3月12日 來源:互聯網 1794 次 收藏

這倒是意外之喜了,本來是想釣陳其然的,但是這次不但陳其然上鉤了,就連另外一伙人也按捺不住,生怕露餡,特意派了人來滅口。

雖然這人現在死了,可他的飛鷹圖案做不了假,現在只要他們咬死這兩個人都是陳其然派來的,陳其然自己就會為自己澄清,以皇帝的疑心,他會想的更多。

蕭知行跟季南風這么一說,季南風深以為然。

五月已經困了,她跟蕭知行先行回府。路上,蕭知行看著窗外的明月,雖然偶有烏云蔽月,但是蕭知行今晚心情卻很好。

這次不陳其然是逃脫不掉了,皇帝也會提高對其他人的警惕。

他不僅報了仇,馬上也要離開裕安,去往他的封地淇元,淇元雖然遠遠比不上裕安,但是他已經決心放下這里的一切,不再糾結得失,所以反而對淇元的生活充滿了期待。

【五月,你喜歡裕安嗎?】

蕭知行問坐在馬車內昏昏欲睡的五月,五月聽到蕭知行的話,點點頭:“喜歡。”

【最喜歡這里的什么?】

“這里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而且還有師傅跟你在,所以我很喜歡。”五月趴在車內的案幾上,回答道。

【那如果讓你跟我離開這里,你愿意嗎?】

“嗯?”五月睜開眼,看著蕭知行奇怪地問,“為什么要離開這里?這里不是你的家嗎?你不是很喜歡那個王爺嗎?”

蕭知行啞然片刻。

【你為什么說我喜歡那個王爺?】

“我看出來的呀,”五月還挺得意,聳著肩膀,眼睛彎彎,“每次他來,你都會整理衣衫,還讓碧月泡最好的茶,臉上還帶著笑,還說你不喜歡他?”

有那么明顯嗎?他以為自己隱藏得很深,一般人看不出來呢。

【是,我是喜歡那位王爺,不過,人長大了,總是要離開家的。】蕭知行這樣解釋。

五月疑惑,人長大就要離開嗎?

她想起自己,雖然不知道自己的狗爹狗娘在哪里,但是自己好像也離開原來的主人了。

“你真舍得?這里是你長大熟悉的地方,還有你的好朋友季南風,你都不要了?”

【不是不要,朋友可以書信往來,最主要的原因是沒有幾個人希望我待在這里,而我也并不高興,甚至嚴重一些可能會失去性命。】

蕭知行這么一說,五月嚇了一跳。

“不離開就會死嗎?”

她一緊張困意全無,坐起來還朝外觀察了一會兒。

蕭知行看著她擔心的模樣,心里想到也許她才是那個不舍得這里一切的人,畢竟她是一條簡單快樂的狗,她還有一大堆的狗朋友在,跟她師傅在一起,她也十分開心。如果離開這里,她會不會不習慣?

【五月,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嗎?】

蕭知行蹲坐在車內,一雙黑葡萄似的眼睛看著五月。

“我當然要跟著你了,”五月肯定地回到,“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她看著蕭知行,蕭知行還以為她會有所猶豫,沒想到會這么干脆地回答他。心里一時暖暖的,他一時沒有說話。

五月還以為他不同意,她嘴角微微翹起,指著蕭知行嚴肅地說道:“你不會是想自己走吧,你說過不會再丟掉我,不會扔了我的。”

他如果敢不帶她走,她就敢追上去抱住他,掛在他身上不起來。

蕭知行笑著搖搖頭。

【我只是在想,你不是不舍得這里嗎?你不是說這里有好吃的,好玩的,還有很多朋友在嗎?”】

“是啊,但是他們肯定都沒有你重要,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五月說得理所當然,就像她一直都是這么想的,從沒有懷疑動搖過。

蕭知行不知為何喉頭一哽,他只能不停地點頭,再點頭,才能抑制住鼻子的酸澀。

【好,我們一起走。其實淇元也不錯,那里地方很大,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聽說那里有一種特別好吃的果子,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去嘗一嘗。那里有山有水,夏天的時候我帶你去瀑布抓魚游水,冬天我們去看山間的梅花,用梅間雪來煎茶。累了可以夜宿山廟,欣賞冬日夜景。過年的時候就讓廚子給你多做些雞腿,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蕭知行情不自禁地為五月描繪未來在淇元的生活,他本來還對淇元不是很期待,然而在自己的想象中,帶著五月去四處游玩,自由自在,比現在的日子要好得多,他也開始想盡快離開了。

“真的嗎?”五月聽到雞腿興奮起來,“想吃多少就吃多少?還可以去抓魚?”

【對。】

蕭知行很肯定地回答,五月這下還有什么不愿意的,反正只要跟蕭知行在一起她就開心,其他沒有也可以,更何況現在蕭知行還承諾她,他們可以在一起吃好吃的,玩有趣的,離開離開馬上離開。

“那我們什么時候走?”五月期待地問。

【快了,應該用不了多久了。】

蕭知行回答她,五月點點頭,抱著蕭知行道:“好呀,我等著呢。”

空中月兒此時從烏云中露出臉來,皎潔的月光灑滿大地,馬車上也猶如鍍了一層柔光,在這月夜中緩緩而行。

得知抓到可疑人物之后,季錦章迅速詢問調查,最后通過獄卒口供查到了陳其然的身上。

他派人抓了陳其然,并將這事稟告給了皇上,皇上對這件事也極其重視。

有人證在,陳其然卻也拒不認罪,反而喊冤不止。

皇帝親自去聽審,還叫了蕭知行一起,蕭知行去了。

季錦章親自審理,獄卒又在堂上說了自己受賄的經過以及主使人,之前連恩伯家的管家不見人影了,季錦章派人去尋,只找到他的尸體。他又將管家的兒子抓了過來。他兒子在堂上抖抖索索地說看到陳其然找他爹去辦這件事,他懷疑他爹就是陳其然殺死的。

陳其然瞪著下人,罵他吃里扒外,肯定是與外人溝通來陷害他。

下人喊冤,陳其然鎮定地看向皇上:“皇上,雖說此事是微臣家仆所做,但微臣并不知曉,微臣蒙受不白之冤,請皇上明察。”

皇上沉思,季南風著急,按照現在這樣的情況的確沒辦法治他的罪。

皇上沉默不語,只望了季錦章一眼,似乎在說這是怎么回事?

下屬官員在季錦章耳邊說了幾句話,季錦章忙對皇上道:“皇上,這管家是被人掐死的,管家死的時候應該跟人拼死搏斗過,所以他的指甲里有那人的血液跟毛發,狗的鼻子是最靈的,所以可以讓狗來聞一聞管家的手,然后再由狗來聞出兇手,您認為如何?”

“皇上,從來沒聽過用狗來斷案的,此舉不妥不妥。”陳其然臉色一變連連反對,他已經知道蕭知行狗能夠聞出來特殊的氣味,他當然不能讓它來聞。

“不,皇上,前朝龔大人曾說狗鼻靈敏,性聰明活潑,他也在狗的幫助下破過幾樁難案,由此可見,用狗來判案是可以的。大理寺卿就養了幾條細犬,它們都是聰明經過訓練的狗,皇上覺得是否可行?”季錦章詢問皇帝的意見。

陳其然一聽不是五月,又鎮定下來,暫且不說話了。

“可。”皇帝應允了。

五月正在大理寺卿的飼養管里跟幾條細犬說話,她特意帶了雞腿跟魚塊給它們。

那幾條狗都還挺喜歡她,吃了她的雞腿之后尾巴搖得更厲害了。

五月叮囑它們道。

【我們現在就是朋友了,我跟你們說,那邊有一個壞人,他害死了別人,待會兒你們都沖著他叫就行了。】

【他害死了人,跟我們沒什么關系啊?】

其中一只花斑狗撓了撓耳朵道。

【怎么沒關系,他這么壞,以后肯定還會害狗。你們知道狗狗在外面遇到壞人都會被欺負得很慘吧?就像我一樣,你們看看我就是被他害得瘦成這樣。】

五月猛吸一口氣,根根肋骨清晰畢現,幾條狗看著她,頓時同情地圍著她轉圈。

五月嗚嗚嗚地叫著,有人過來牽狗,五月在一旁忙著叮囑它們。

【一定要認準那個壞人,穿著囚服,眼睛不大的那個。】

幾條狗表示明白了,知道了,清楚了,一定會給她報仇。

它們氣勢洶洶地上場了,目光鎖定穿著囚服的陳其然,一個個齜牙咧嘴,不停低吠。

衙役呵斥了它們,然后讓它們來到管家的身邊,依次聞過管家的兩只手。

眾人看著這幾條狗,現場十分安靜,陳其然不由得也緊張起來。

只見一只狗直接沖到陳其然面前,兇狠地大叫:“汪汪汪。”

【是你,就是你害死了他,他的手指有你身上的氣味。】

陳其然聽不懂它說什么,只擺手趕它,又不敢太過明顯,只瞪著面前的狗。

蕭知行漫不經心地看著陳其然的動作,他知道陳其然這次肯定是栽了。

第二只,第三只狗聞過之后都跑到陳其然的面前狂吠不止,甚至還想撲到他身上。

兇惡的模樣讓陳其然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皇上,微臣冤枉,這狗,這狗它們肯定是瘋了。”

“陳大人,這狗絕對正常,恐怕不正常的是你吧?”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3d试机号走势图彩宝网电脑版 浙江飞鱼彩票 24趣吧幸运28预测软件 3d千禧开机号试机号 股票开户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员怎么玩 广东十一选五加奖 买福利彩票怎么选号码 050期博彩三中三 黑龙江11选五体彩500彩 山东11运夺金手机助手 现在股票指数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6011 黑马股票推荐网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开奖查询 北京福彩快乐8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