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一對一 還珠格格永燕春宵一刻

日日擼日日擼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359 次 收藏

在嚴賀的指點下,烏拉終于勉強能夠射中樹干。迪爾大概是性子沉穩的原因,情況比烏拉要好的多。看見洛非期盼的眼神,干脆擁住他從背后拉開弓,嘴唇就抵在洛非的耳廓,手把手的教導,也不知道是在真教還是調情。

烏拉簡直覺得沒眼看,索性跑到嚴賀身邊問東問西,直嚷嚷要嚴賀給自己做一副弓箭,好去射殺羽獸報仇。

克里斯把他從嚴賀身邊撕開,冷哼一聲,叫來迪爾,要他帶著弓箭去趟鹽湖,并且低聲交代了幾句。

迪爾聽的臉色突變,好在很快平靜下來點頭表示明白。至于烏拉,呵呵,克里斯表示可以留在部落里多和自己比試幾次,自己都沒說話,居然敢讓嚴賀先給他做弓箭,簡直欠收拾。

迪爾沉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雙胞兄弟,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牽著自家戀人離開,明天一早就要去鹽湖,得抓緊時間和洛非溫存一翻,沒空搭理自作孽的兄弟。嚴賀看的好笑,實在不明白為什么同卵兄弟的性格會相差這么大。看在他是真的很想要的份上,嚴賀還是答應再給克里斯制作一副弓箭之后給他也做上一副,烏拉這才滿意離開。

同一時刻,另一間屋子里。

羅薩跪在大祭司的腳邊,低著頭雙眼紅腫,滿面淚痕苦苦哀求。

“父親!求你了!” 羅薩重重的給大祭司磕了一個頭。“我是真的不能沒有克里斯。”他哽咽道:“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很小就喜歡他,他也喜歡我,除了他我再也不能愛任何人。我知道他對洛非只有兄弟之情,我以為我會是他唯一的伴侶,可是現在……”他頓了頓,有些咬牙切齒,“他一定是被那個嚴賀迷惑了,父親,你要幫幫他,幫幫我。”

大祭司被氣的眼眶通紅,指著羅薩怒斥:“胡說八道!克里斯根本就不喜歡你。那個邪靈的流言就是你放出來的吧?要是被克里斯知道了,你知道他會怎么收拾你嗎?他現在對部落的掌控力早就不是從前的樣子了,你看看奧瑟蘭還不明白嗎?”

羅薩沒有否認,情真意切的抬頭看著大祭司,懇切的說:“是,那件事的確是我故意傳出去的,但我沒有說謊。那個人會的根本就不是我們瑟迪大陸上的東西,他還能搶回已經被您確認是要回歸獸神懷抱的人,他不是邪靈是什么?”羅薩跪行兩步,將手放在大祭司腳背,虔誠的匍匐,仿佛此刻他不是兒子而是一個信徒,低聲送上最后一擊:“您是大祭司啊,是神的仆人,如果他能做到那么多您都做不到的事,那族人怎么會繼續信奉您呢?”最后,他抬頭直視自己的父親,堅定的說:“我們必須除掉他,父親。”

大祭司頹然的坐下,摸著額頭,艱澀的說:“收獲祭的時候……我會宣布他是邪靈……”說完之后,無力的揮揮手,仿佛在驅趕什么一樣。

羅薩扯動嘴唇,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默默退出屋子,只要再等十來天……

收獲季的日子過得很快,嚴賀沒有經歷過這里的雪季,聽洛非說雪季很長很冷,往年總有雌性或者老殘獸人被凍死或者被饑餓的野獸闖進部落咬死,好在今年有了柵欄的保護和足夠的食物,還有保暖的衣服鞋子,情況應該不會那么壞。

嚴賀聽的心驚,對生長在新中國南方城市的獨生子女來說,別說凍死,就連饑餓和寒冷都很少經歷過。嚴賀像只倉鼠一樣,不僅儲存了許多的肉類,根莖類的紅薯地瓜之流,還在門外搭了個棚子,圍上柵欄養了一大窩的野雞野鴨當備用口糧,取肉取蛋,還早早就拜托維拉和洛非做好了羽絨被和厚實的獸皮衣服和鞋子。

害怕單身的老殘獸人挨餓受凍,嚴賀熏制肉類的技術又是部落最好,雖說最近部落里很多人都有點害怕他,總是避著他,嚴賀還是制作了很多的熏肉,用克里斯的名義讓烏拉卡維給他們送去,就連奧瑟蘭那里,他也讓烏拉送了不少肉和東西過去,氣的烏拉斜眼看他。奧瑟蘭感不感謝嚴賀不在意,他只是不想讓部落的其他人覺得克里斯虧待兄弟,落人口實,做了那么多年公務員,收買人心簡直就是他的看家本領。卡維也明白嚴賀的意圖,大張旗鼓的給奧瑟蘭送去,不管他怎么冷嘲熱諷,硬是壓下了脾氣,送到就走。這些舉動,無疑又給克里斯贏得一片贊譽。

“克里斯,給你帶的酥肉和面餅夠了嗎?”還沒等克里斯回答,嚴賀又繼續接嘴:“給你帶三天熏魚夠不夠?水壺呢?上次做的水壺放哪去了?”還沒說完,又蹦跶著翻箱倒柜的找水壺去了。

克里斯縱容的笑著把他拉回椅子上坐好,壓著他的肩膀叮囑:“你別忙了,東西都夠了,聽我說,我不在的時候保護好自己,如果有什么意外,你什么都別管也別逞能,等我回來。”

“知道啦,你都說了七八遍了。”嚴賀撇撇嘴。

收獲季最后一次捕獵,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捕獵。狩獵隊按慣例要出去三天,這是整個收獲季參與人數最多,路程最遠的一次,也將是收獲獵物最多的一次。等回來之后,整個雪季獸人們都不會再去捕獵,直到雨季再次到來。

克里斯必須帶領狩獵隊出去捕獵,不放心嚴賀留在部落,吩咐他這幾天搬去和洛非作伴,反反復復的叮囑好幾次,還是不心安,總覺得有什么事要發生。

不管有多不安,該做的始終要做。克里斯還是按計劃帶著狩獵隊出發了,畢竟事關整個部落的雪季生計,誰也不敢耽誤。嚴賀乖乖的搬去和洛非作伴,這樣既可以排遣無聊又可以讓克里斯和迪爾安心,兩全其美。

今天已經是他們出發的第三天,正常來說最遲明天一早他們就該回來了。洛非從一早就開始忙東忙西的準備食物,只等著迪爾回來就能好好吃上一頓,被他的情緒感染,嚴賀也開始對克里斯的歸來翹首以盼,這還是他們從認識以來分開的最久一次。

洛非拿起一件白色的衣服縫制起來,大約是要做成長袍一類的款式。只是那個材質……嚴賀突然眼前一亮,一把抓過來摸了摸,激動的問:“棉布!竟然是棉布!!這是哪里來的?”從來到這個世界,看到的,用的都是麻布,這還是他第一次摸到棉布,黑巖部落是森林周圍數一數二的大部落都沒有人會制作棉布,難道有別的部落懂得織布?會不會有其他人也穿來了?

見他神色異常激動,洛非不敢賣關子,趕緊說:“這是洛克前年在集會上從天河部落換回來的,這是他們部落的特產。”

“天河部落?在哪里?”嚴賀追問。

洛非給嚴賀解釋,天河部落是坐落在離森林很遠的平原上的一個大部落。每年雨季剛來臨的時候,是部落與部落之間的交換集會,由大山下的松林部落舉辦,大陸上幾乎所有的部落都會派人參與集會進行交換。前年是克里斯帶著洛克去的,去年是奧瑟蘭帶人去的,今年不出意外應該會是克里斯帶人去。

“原來是這樣,”嚴賀已經打定主意要磨著克里斯帶他去,見這件衣服不僅長度過膝,腰部微微收緊,肩膀和胸口的樣式又復雜,忍不住好奇問:“這衣服的樣式好奇怪,穿上也不方便,你做來干嘛的?”

洛非紅了臉,含含糊糊的說:“不就是結對儀式上穿的嘛……”

“你要和迪爾結婚,不對,結對啦?”嚴賀雙眼泛著八卦的精光,“恭喜啦!上次他說越快越好,后來就沒了反應,我都快急死了,生怕那個悶油瓶拖到明年雨季。那不得把你憋死啊?”嚴賀半真半假的玩笑逗弄洛非。

“你別亂說,”洛非早就熟悉了嚴賀的性子,也不惱,“迪爾說等他回來就讓大祭司給我們主持結對儀式。”

“這么快?”這下嚴賀真有點吃驚了。

洛非不知道想到什么忽然紅了臉,吞吞吐吐的說:“部落里結對一般……一般都、都會趕在雪季之前的……”

“啊?為什么?”嚴賀不懂就問。

“哎呀,就、就是雪季……雪季沒什么事……獸人也不用捕獵……所、所以……”洛非說不下去。

嚴賀突然福至心靈懂了他的言外之意,不禁也跟著紅了臉。不就是雪季大家都沒事,最適合在家啪啪啪,制造獸崽,等到獸崽出生,正好是溫暖食物豐沛的雨季,適合獸崽生存不容易夭折嘛。

大紅臉對著小紅臉,還是嚴賀先反應過來打破尷尬,帶著某種美好回憶說:“在我們那里,結婚的時候要穿大紅色。”

“紅色?”洛非有點向往,誰都希望自己的結對儀式與眾不同,如果真能穿上紅的像花的衣服,那一定會讓所有人羨慕。可惜還沒有誰能讓布變成其他顏色,他又忍不住失望,“那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嚴賀來了興致,“林子里不就有很多紅色的花嗎?我經常看見迪爾給你帶回來。”嚴賀忍不住在心里翻了個白眼,剛開始他還真不適應兩個男人膩膩歪歪的送花,后來看多了才慢慢習慣的。

洛非卻好像誤會了嚴賀的重點,有點不好意思的安慰說:“如果你想要,克里斯會很愿意幫你采的。”

“啊?關克里斯什么事,我才不想要花。”嚴賀完全沒體會到洛非的意思,接著說:“我是說把那種花收集起來榨出汁水,可以用來染色。”

“真的?!”洛非驚呼一聲,“你會嗎?你能幫我把布染成紅的嗎?”

嚴賀想了想,迪爾帶回來的花是山茶花,他以前在書上看到過山茶花是可以作為天然染色劑的,染出來的布是酒紅色不會變色。大概的染制方法自己都還記得,到時候先拿點棉布試驗一下,應該能成功,于是點頭答應。

見他點頭,洛非興奮的呼啦一下撲過來抱住他,嘴里不停念著:“你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嚴賀被他撲到了癢癢肉,大笑著邊躲邊反擊,兩個人瞬間鬧在一起。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日日擼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现场直播山西十一选五 快乐12精准杀号法 快乐12遗漏任5遗漏电脑版 排列五计划包码软件 十一运夺金历史开奖 中青宝股票行情-和讯网 期货配资合法不合法 融盛在线和易资配哪个好 淘宝彩票吉林快3 彩票类型和玩法 内蒙古三d开奖结果 开奖现场直播+网站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 大乐透中奖奖金计算 股票涨跌的依据 辽宁十一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