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蕩的女老板bd 女兒的小櫻桃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949 次 收藏

“我還當你不會問我這些問題了呢!”

何和揉揉穆槿的軟發,稍微收斂了臉上略為夸張表情,恢復他不變的柔和的微笑。“小家伙,有問題就盡管問哥哥好了,哥哥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哥哥,你為什么對穆槿這么好?你的確是見過穆槿一次面,但那一面卻不足以讓你為我付出這么多!”穆槿提出他最大的疑惑。

“傻孩子,”何和心疼的看著穆槿略帶擔憂的小臉,忍不住把穆槿纖細的身體揉進懷里。 “相信哥哥,任何人見過你以后都會想要對你好的。你是哥哥見過的唯一一個純如空氣、純如自然的人,看到你會讓人忘卻煩惱,忘卻疲憊,看到希望。你讓人不由自主地去接近、去疼愛。相信哥哥,你值得所有人去保護,去關愛,去珍惜。”

“可是我受傷以前,蘇芮就不喜歡我。”穆槿頭埋在何和寬厚的懷里,很單純的提出疑問。

那個笨小子!提到蘇芮,何和忍不住在心里把他嘲笑一百遍。

“他是因為不成熟才會處處針對你的!”

“哥哥,你認識蘇芮?你很了解他嗎?”穆槿抬起頭,對上何和的沒來得及收回的嘲弄的臉。

“他是我表弟――我姨媽的兒子。我姨媽是T市有名的記者,上次正是因為姨媽協助,警方才破獲了一個專門雇用童工進行非法采礦的案件,也因此我們才能在煤窯里找到你。”何和仔細地給穆槿解釋。

“真的呀?”穆槿沒想到平時看他不順眼的蘇芮竟然會是他救命恩人的兒子。“那我真得謝謝他了。”穆槿由衷的說。

“謝他就不必了,你只要不記恨他以前欺負你就好了!”何和笑了笑。

“我從來就沒記恨過他啊!”穆槿真心地說。“雖然他指使元浩搶我的書,害書摔爛了,可是他送我來醫院,還很仔細地把書清理干凈、粘貼整齊我就真的一點都不怪他了。”說完他輕輕地垂下頭,用小得像貓一樣的聲音低語。“要怪也要怪我自己不小心,沒有保護好它。”

這個傻孩子。聽到他細細的低喃,何和心疼的摟緊了懷里的寶貝,心想以后一定不要再讓他露出傷心的表情,更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他。

兩人都沉默了一會,穆槿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哥哥,很久沒有看到蘇芮了,他怎么沒來看我?”想了想,覺得這么說好像有點不妥,穆槿忙加了句。“我是說老師和全班同學都來過了,可蘇芮送我來之后就沒再來,所以……”穆槿不知道怎么表達好,只好求救于何和。

“他害你受傷,所以沒好意思過來看你!”何和沒敢告訴穆槿其實蘇芮是被姨媽關了禁閉,他怕善良的穆槿內疚。

現在回想當時看到蘇芮白著臉回到家說著穆槿受傷的經過的時候,何和真是又氣又不忍心。干脆什么也沒說就到醫院看護穆槿了。

“不不,不怪蘇芮的!”穆槿忙替蘇芮辯解,怕何和會誤會蘇芮。“都怪我著急去揀書,走路不看腳下,才從樓梯上摔下來。這件事情真的和蘇芮無關的。”

“書?什么書?”何和不解穆槿為何如此看重一本書。

“嗯!書名是《daddy-long-legs》,是我對我而言最最重要的人送我的書。”穆槿不好意思的解釋給何和聽。

何和聽了書名,先是愣了一下,接著有點心疼他的可愛,最后竟然覺得心里有點酸酸的――有點嫉妒那本書、以及那個讓他冠上“最最重要的人”的“他”。

“你個小沒良心的!”何和放開懷里的小人兒,兩手用力的捏住穆槿漂亮的臉頰。“一本書就把你收買了,那何和哥哥就是‘次重要的人’啦?”

“哈哈~”穆槿再單純也能聽出何和話里濃濃的酸意,忍不住笑出聲來。

“啊,你還笑?看我‘無敵二指禪’!”何和放開捏住穆槿小臉的雙手,魔爪改“惱羞成怒”的開始搔穆槿癢。

“啊,不要啦,哥哥,好癢啊!”穆槿一邊躲一邊求饒。

頓時病房里充滿了兩人歡快的笑聲。

“你不是我最最重要的人,但你是我心中更重要的人!”許久后,穆槿在心底輕輕的加上一句。

―――――――――――――――――――――

聽到病房傳來的歡笑聲,蘇芮忍不住從門窗往里探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個他從沒看到過的穆槿。

那個和表哥笑在一起、鬧在一起的人竟然和他印象中的那個臉上永遠帶著淺淺的、溫暖的笑容,安靜、干凈、純美、卻從沒有人能走近人是同一個人?

蘇芮有點不敢相信。

他所認識的穆槿,從來都是身穿一身陳舊但永遠干凈整潔的衣衫,腳下永遠是那雙泛白的 黑布板鞋,漂亮的小臉蒼白但永遠洋溢著淡淡的微笑,惹人心疼卻又讓人無法走近,怕自己的平凡會褻瀆他的純粹與天然。

然而此刻的他,就像個孩子,一個和他一樣會大笑、會吵鬧、會調皮的大男孩,依然純粹、天然,卻可以讓人觸摸得到。

什么改變了他?受傷?脆弱?還是――何和?

蘇芮有些害怕答案會是后者。

母親的禁閉早就已經結束了,可是他還是不敢來看穆槿,他怕那天閃過他腦際的念頭是真的。畢竟他還年輕。本來在他而言早戀就是不適合的,更何況他喜歡上的那個人擁有和他同樣的性別,這令年輕的他惶恐不安。

所以他忍著不來看穆槿,就怕那個念頭成為事實。

但他終究還是沒能堅持到最后,終究還是向他的感情投降了。

現在他只希望穆槿能夠原諒他幼稚的行為,不會排斥自己、能夠接納自己,然后他再慢慢的接近他的內心、擷取他的愛情。蘇芮也希望自己能夠趁此機會看清自己是一時的迷惑,還是深深的沉淪。

只是,他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他會看到此刻的情景。

自己晚了嗎?

蘇芮,陷入了沉思之中,沒有聽到病房內的笑聲止住。

“蘇芮,既然來了就快進來!”何和對呆愣在門口的蘇芮大聲邀請。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