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鄰居是女妖 我求求你別碰我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114 次 收藏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一開JJ就看到別人的表揚,真是給了小紫最大的鼓勵。  “累了吧,我們到前面歇歇。”凌瑞陽和杜芊芊拜別父母和上官玉融告別,向洛陽的方向進發,事先李信告之杜芊芊挨過板子,傷勢剛愈,所以他有意的放慢速度,怕杜芊芊身體太過勞累,而引起舊傷復發。

“我不累。”杜芊芊咬咬牙堅持不讓自己停下來影響行程。

“不行,你看你都出了好多汗,不休息是不行的,來坐下。”

“可是小王爺和玉融都叫我們別太耽擱,萬一被人發現……”

“都趕了一夜的路了,應該無礙的,只要休息的時間別太久就沒問題。我是擔心萬一你舊傷復發,我們連趕路都難了,決不能因小失大。”凌瑞陽扶杜芊芊坐在平滑的石頭上,又掏出手帕抹去她臉上的汗水,然后自己也在旁邊坐下,從包里拿出兩個饅頭、一壺水給芊芊和自己,以補充能量。

“瑞陽,到了洛陽后,你有何打算?”杜芊芊咬了口饅頭,小心地問身邊的人。

“到了洛陽先把爹交代的事給辦了,然后就離開洛陽,我們找個地方做些小生意,重新開始生活,可好?”

“離開洛陽?”

“是的,我不能一直靠別人生活,再說這次帶出來的銀子,足夠我們營生的了。只是萬事開頭難,你真跟著我,吃苦是免不了的了。”

“吃苦算什么,從小爹就教導我和姐姐做為女子要三從四德,凌家即已認了我這個媳婦,我就要出嫁從夫,你走到哪兒我就跟你到哪兒,你吃苦我就陪著你一起受,俗話說:夫妻本是皮毛,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這話讓凌瑞陽內心激動萬分,他現在缺的就是支持,而杜芊芊真是給了他最需要的。

“再說要不是我連累你,也不會…”說著杜芊芊又抽泣起來。

凌瑞陽放下吃了一半的饅頭,握住她的手說:“天意如此,你別難過了,以后萬不可再提‘連累’二字,不然我們的心都白費了。好了,快吃吧,吃完了我們好繼續趕路。”

杜芊芊點點頭,擦擦眼淚,把手里的饅頭合著水以最快的迅速吃完,但心里有股怪怪的、說不出的味道,不知是為凌瑞陽的寬容而開心,還是為自己的愧疚而難過。

片刻的休息,食物和水的能量補給,二人的精神也好了,背上行囊,手挽手上路了。一路上他們邊走邊聊,已沒有了剛出城時的緊張與害怕,相對輕松了許多,但對周圍動靜的警惕決沒有絲毫的松懈。

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他倆很晚才去客棧投宿,一大早天蒙蒙亮就出發,在街上買些干糧備著路上吃。二人雖住一間房,并未行夫妻之事,因為凌瑞陽要給杜芊芊一個真正的婚禮,所以這晚他們一個睡床,一個趴在桌子上睡。杜芊芊一切都看在眼里,很是心疼,想讓他跟自己一起睡床,但又礙于女子的矜持羞于開口,只能半夜起身替他將滑落的被子蓋好。

二日后的傍晚,他們終于到了洛陽的城門口,一個熟悉的身影躍入了凌瑞陽和杜芊芊的視線,還是依舊散發著他的邪氣。

“瑞陽,你們終算到了,我都等了一天了。”柳靜之接過好友手中的包袱,抱在懷里。

“沒辦法,芊芊的身體還太弱,不敢走得過急。”凌瑞陽用袖子擦去了杜芊芊臉上流下的汗水。

“注意些,現在她可是跟你一樣的小哥,別人看到還以為你有斷袖之癖呢。”柳靜之壓低聲音在凌瑞陽身邊說道。

“呵呵,有這么秀氣的小哥相伴左右,也算是件美事,靜之你說是不是?”凌瑞陽并沒有因為柳靜之的話而有所收斂,相反的用含情脈脈的眼神注視著杜芊芊。

這下杜芊芊羞得滿臉通紅的不敢抬起頭來,無聲的跟在一邊。

柳靜之將二人帶到一處位于洛陽近郊的“柳園”。

“柳園?”凌瑞陽看了牌匾,轉頭看向柳靜之。

“這是我昨天新買的園子,本來是想接你們直接回家住的,但是那兒人多嘴雜,又有好多下人都認得你,比較容易壞事。這兒的傭人都是新請來的,對你們倆也不認識,他們更不知道這園子的主人是誰,你大可方心。”柳靜之領著凌瑞陽和杜芊芊在園里轉了一圈,隨后三人在前廳一起用了晚飯。

凌瑞陽看到杜芊芊有氣喘就讓下人帶她先去休息,等一下再去看她。

凌瑞陽和柳靜之,他們一起步入亭子里坐下,下人早將茶水奉上。

“瑞陽你要找得人,我已經找到了,明天我就帶你去找他。”柳靜之開門見山的說。

“那真是辛苦你了,有了那本‘帳本’,信就可以在皇上面前參他們,然后皇上就會治那兩個老混蛋的罪了。”

“但是要把王公公給揪出來,可不容易。一是他現在是太后身邊的紅人,二是沒有證據證明他有栽贓嫁禍之嫌。”

“這老妖精比泥鰍還滑,讓那兩個老混蛋把他給招出來可能性有多大?”

“可能性很小,王公公會以家人作為要挾不讓方大人和余大人招出自己,更可能會先下手為強,來個殺人滅口。對了,杜老爺明日一早就要被押上路了。”

“嗯,現在只有求老天保佑他了,我去看看芊芊。”凌瑞陽剛要起身,柳靜之就按住了他。

“我看你今晚還是別去,明早再去不遲,讓她們主仆二人好好的敘敘。”

“什么意思?”

“小沁,你應該記得的,我把帶她到洛陽來特安排她照顧芊芊,這丫頭對主子還是很忠心的。”

“原來這樣,那我就不去打擾了。”命丫頭替他傳話,隨后又和柳靜之聊了一會兒,去休息了。

回過頭來看杜芊芊,她讓下人帶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布置的相當雅致,她正欣賞著室內的擺設,一聲叫喚讓她放下手中之物,把注意力轉向了門口。

“小姐,小姐,真的是你?”一個小丫頭撲進了杜芊芊的懷里。

“你是?”杜芊芊將懷里的人拉開些距離才看清是誰,“小沁,真的是你?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是我,是我,小姐,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我也是的,小沁你還好嗎?你怎么會來到這里的?瞧你都瘦了,一定是吃了很多苦?”杜芊芊拉著小沁坐在自己的身邊。

“苦倒是沒有吃多少,就是一直擔心小姐你,自從杜家被封了后,下人都散了,我差點被壞人給賣了,幸好柳公子救了我,讓我在柳府做事,這次他回洛陽也將我帶來,又把我安排在‘柳園’,還讓我伺候住在這兒的主人,我沒料到會是小姐你…”小沁覺得小姐的臉色勝似慘白,“小姐,你是宮里是不是過得不好?怎么人會這么蒼白憔悴?”

“這一切都說來話長…”

此時,有個小丫頭進來傳話。

“給芊芊小姐請安,剛才凌公子說了,今晚讓你們主仆二人好好說說話,他就不過來了,明兒一早再來。還讓小沁姑娘好生照顧小姐,這一路她也累了,別聊得太晚,讓小姐早些安歇。”

“好,我知道了,有勞姑娘了。”小沁起身謝過,又轉身笑著說:“看來這凌公子真是不錯,對小姐真是體恤,當初我們還差點錯看了人呢。”

“小沁,不如我們還像以前那樣睡一處,我們在床上聊如何?”

“嗯,聽小姐的,我現在去打水去。”小沁開心的跑了出去。

杜芊芊對著窗外的月亮笑了,笑得好甜好甜。

今夜從小到大都在一起的主仆,在經歷分別之后的重逢,雙方都把自己的委屈都一一道盡。

次日一早,杜芊芊還在小沁的伺候下梳妝打扮,凌瑞陽敲響了門。小沁放下梳子,開了門,給凌瑞陽請了安。

“小沁,你好呀。”凌瑞陽看著眼前的小丫頭,覺得也好親切,大概這就是他鄉遇故知的心情吧。

“凌公子好,您起得還真早,小姐還在梳頭呢。”小沁給凌瑞陽讓路。

“哦,是嗎?小姐昨晚睡得可好?”凌瑞陽在外廳的椅子上坐下。

“睡得很好呢。”杜芊芊從里室走出來,親自給凌瑞陽倒了杯茶,“吃過早飯了?”

“還沒有,起了床就過來了,等會兒要和靜之出去,所以來早了。”凌瑞陽接過茶喝了一口。

“那也好,小沁去把早飯端了,我和瑞陽在這兒一起吃。”杜芊芊也給自己倒了一杯,坐在凌瑞陽的旁邊。

“呵呵,小姐,你現在都直呼其名了?不叫凌公子了?”小沁言罷,就捂住嘴笑著出去了。

被丫頭這么一說,杜芊芊“唰”得的雙頰緋紅,給原本蒼白的臉上添加了幾份神采。

不一會兒,小沁就把早飯給端來了,有粥,有饅頭,還有幾味配菜。

凌瑞陽剛把碗筷放下,柳靜之就搖著扇子不請自來了。

“喲,小夫妻倆一起用過早飯了。”柳靜之用扇子掩住嘴,眼睛瞄著杜芊芊臉上的紅暈。

“好了,靜之你吃過早飯了?”凌瑞陽防止他再繼續“作壞”,忙扯開話題。

“吃過了,本來想跟你們小夫妻倆一道吃的,但是知道你們不會備我這份碗筷,所以就自己在房里吃了。”柳靜之做出很可憐的表情,眼睛還繼續看著杜芊芊,只見她把頭低得越來越低,都快磕到桌邊了,在一旁服侍的小沁,已是忍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走吧。”凌瑞陽拽著柳靜之就往外拖,沒走幾步又回頭看了看杜芊芊,并且說:“芊芊,這幾日我靜之都可能回不來,你好好的把身體養好,閑了就叫小沁陪你去園子逛逛,不過千萬別出‘柳園’。”

“好,知道了。你去忙吧,用不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杜芊芊起身送凌瑞陽到房門口,不知不覺的站了好一會兒。

“小姐,快把粥吃完了吧,都涼了。凌公子走了影都沒了。”小沁走到杜芊芊的身邊,提醒她。

“小沁,不知道為什么,我這心里七上八下的。”

“那是小姐太在乎凌公子了,我看凌公子和柳少爺都是好人,吉人自有天向的,不會有事的。小姐等會兒,小沁陪你去園子里散散心。”

“好。”杜芊芊心里不斷的向老天祈禱著凌瑞陽的平安歸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个人理财 北京快3助手下载 552彩票app 河北11选5一定牛任5遗漏 032期博彩金胆 中国核电股票 辽宁快乐12前三组遗漏 辽宁11选五中奖规则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 广西快三专家预测推荐 北京快中彩开奖直播现场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赌钱的斗牛棋牌游戏 中信建投创业板开户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36选7好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