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她奶尖含入口中 在她接電話的時候進入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3月25日 來源:互聯網 1885 次 收藏

http://www.jjwxc.com/onebook.php?novelid=137156

節選一章,讓大家感受一下文風,我是的確寫不來文評簡解什么的 ,但我太喜歡這些小說了,那什么著,好東西大家分享麻!

話說,一個月前十四阿哥和汀蘭初遇某人的那一天,絕對是一個大兇且其不宜出門的日子…雖然天氣很好,風和日麗,秋高氣爽,但事后,十四阿哥非常馬后炮地說自己那天右眼狂跳,兇兆啊兇兆…

言歸正傳…

話說,當自詡被全世界拋棄的夏春耀花光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文錢,才意識到大清朝的銀兩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幣的兌換概念,一個銅板能買兩個包子,兩個銅板能買三個干糧,而她這個把一兩當一塊的白癡,在三天前,用一兩錢買兩個包子啃,還直嚷著華麗的便宜…

所以說,武俠劇不能看太多…那種一頓飯吃完就甩下一錠銀的人,應該被集體推出午門斬首,罪名是,浪費國家財產,還教壞小朋友錯誤的價值觀…

對著包子攤流著口水,她發誓用上了這輩子最楚楚可憐的表情,非常無辜地眨了眨眼:“老板…我要兩個包子…”

“沒錢就滾一邊去,不要影響大爺做生意!”老板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她咬了咬牙,TNND,就是這個混蛋,幾天前告訴她,一兩銀子只能買兩個包子,現在居然敢和她叫囂,咽下一肚子的火,她繼續捏著聲音獻媚:“就不能用幾天前,我給你的一兩再分我幾個包子么?”

一兩唉!!她買一筐包子,吃到自己變包子都有多,TNND,竟然告訴他只能換兩個,他以為他的包子包了龍肉啊!

“幾天前?幾天前的事情誰記的,你誰啊?”老板從上到下地打量了她一番,長相一般,穿著普通,除了那張好象抽風似的表情有點欠扁,對這樣完全沒有特征的人,他是從來不記的,他只認得豆沙包,肉包,菜包,三鮮包…

“…………”一陣陣長長的沉默,她猛地收緊了拳頭,牙齒在嘴巴里上下磨動,發出一陣老鼠磨牙的聲音,“你…你難道不記得……幾…幾天前…有個用一兩銀子買了你兩個包子的家伙了…”

“哦!你說那個用一兩銀子買了兩個包子的白癡啊?”老板這才仿佛有了那么點印象,“對對對,是有這么個傻冒來著…這北京城的包子都一個價,那個傻冒竟然還問我包子多少錢,我說一兩錢你給不給,那傻冒還真的丟了錠銀兩給我,二兩多銀子,還問我夠不夠呢…”

“……”拳頭捏啊捏…有點想打人…

“你說她傻不傻,明明看起來不像啥有錢人,穿得也夠破破爛爛的,跑到爺這來裝大方,哈哈哈,這樣打腫臉充胖子的傻冒,你說這錢我該拿不該拿!啊哈哈哈哈!”

“……”拳頭捏了又捏…實在有點想打人…

“我說,你認識那傻冒?”

“……我就是那傻冒……”拳頭捏了又捏,捏了又捏…非常肯定地想打人…

“唉?”

“我就是那傻冒!怎樣!”爆發…

她猛地一手抓起兩個包子,非常有志氣地咽下了流淌的嘩啦啦的口水,兩手一舉,華麗地丟了出去,就在老板驚呼一聲中,兩個包子就應聲沾在胸口上…那情形不用描述,非常不雅…

“你個死丫頭!!”老板看了一眼自己迅速“豐滿”的胸口,氣得臉一陣青綠…

周遭一陣哄堂大笑飚了出來,而肇事者看了一眼胸口頂著兩個大包子的老板,再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部,一陣惡寒,撒開腿,撥開人群,連滾帶爬地倉皇逃跑…

當時的她根本沒顧及自己連滾帶爬,且在跑出第三步時,一個狗吃屎飛出去,趴在地上啃了一口土的經典形象全數落進了站在一邊看得津津有味的兩人身上。

“原來京城還蠻有意思的,看來以后得多出宮逛逛才是。”有點不可一世的音調伴隨著尾音的上揚,十四阿哥的視線不帶任何同情地看了看狼狽地摘下自己胸口的包子的老板。

“……”汀蘭沒說話,只是站在一邊,繼續研究她手里那本剛剛找到的茶譜…

“跟去看看?”十四阿哥的詢問帶著不可否定的音調。

“……隨十四爺的意好了。”她繼續翻著手里的茶譜,“不過我得先買了這本書。”

“女孩子家卻好讀這東西,真是奇怪。”他不在意地隨口一提。

“十四爺又知道我是普通的女孩子家?”她挑了挑指間,視線隨著那跑得快不見的身影淡淡地投去一眼。

“知道你不普通,哪天有空再和你煮酒論英雄…不過…我現下比較想知道,那個家伙是個什么東西。”

那邊十四阿哥的興趣才剛提起,這邊的夏春耀已經開始自編自導自演起精彩戲碼來。

“你說的!賣了的錢全部歸我!不許反悔哦!”眼前的乞丐大叔非常不安地看著一臉不耐煩的夏春耀。

“以你的智慧,唬得了你嗎?”她非常狗腿地回答到。

“那倒也是…”乞丐大叔非常知趣地往地上一倒,席子一蓋,白眼一翻,一具尸體熱騰騰地出爐了。

夏春耀現在非常滿意不學無術的自己能把電影情節運用得如此出神入化,一塊牌子往胸口一掛,扯著嗓子就開始吼了:“唉!!!街坊鄰居快來啊,剛出爐的孝女大拍賣,不買也來看看啊!”這不算盜版,只是做廣告而已…她堅持這樣認為…

“有人賣身葬父啊?”哼哼…有創意吧!她挑了挑眉頭,有點驕傲,哦…不行,她現在得可憐兮兮一點…

“又有人賣身葬父?”…靠…那個“又”是什么意思…不是說康熙朝天下太平,國泰民安嗎,她又被歷史書再次欺騙,原來賣身葬父在什么時代都很流行…

“這種仙人跳的場面,多了去了,有啥好看,我賭10兩,那尸體是假的!”……靠了又靠…誰準許這個大嘴巴的家伙講話這么誠實的,拖出去打50大板…

“肯定是的,拿了錢以后,這兩個人就把錢五五分了,那個女的再從賣身的主人府上偷跑出來!”……終于猜錯了吧,哼哼,她是把錢全部給了這個躺在地上的家伙,自己進府去傍大少爺的…嘗過肚子餓的滋味,她突然體會到一個很深的哲理,物質生活高于一切…

“不會吧,我看這挺真的啊!”終于有個不長眼…哦…不…是慧眼識英雄的了,“要是騙人的話,多少也找個漂亮的姑娘來賣身,才能吸引人吧…這丫頭長得也太不咋的了,肯定是真的!”

……前言收回……這個人長得怎么這么欠揍……

“那倒也是…”眾人附議…

人群繼續涌動…原來古代的人,精神生活也蠻無聊的,沒事就喜歡湊熱鬧…看的人多,買的人無,忍耐著這些人的唧唧歪歪,三八兮兮…她背著賣身葬父的牌子,非常浪漫地坐看,日西,日落…

漸漸人越來越少,到最后,連小貓兩三只都全部走光光了。

“我看今天是沒指望了,”地上的尸體小聲地嘟囔了一聲,“我早說過這招不行,你那德行也有人愿意花錢買,那肯定是買你的人眼睛被沙子迷了眼!”

“……尸體少廢話!”她用手里棍子撥了撥地上的土,把烤得噴香的紅薯從地里挖了出來,左手換右手,拿到自己面前來…

“喂!你給我留點,那可是我要飯要來的!”地上的尸體因為食物的噴香而動了動…

“尸體吃什么東西!”她一口咬在了流出甜汁的紅薯上,一口熱觸燙著了她的舌頭,她呼啦啦地動了動舌頭,剛準備咬下第二口…

“姑娘,賣身啊?”一句有點傲慢的聲音從她頭頂上砸下來,怎么這句話聽著有點別扭呢…姑娘…賣身啊…這么重大的事件怎么到這人口里聽著就好象…“姑娘…吃飯啊”那么平常…

“要買就買,不買就爬開,少羅嗦!”她頭也沒抬,繼續咬著自己的大紅薯…好吃,好好吃…以前還鄙視吃烤紅薯,吃完就亂放臭屁的家伙…沒想到,清朝的紅薯這么好吃…這也算土特產吧,好想帶點回家…

“哦…怎么賣?” 那人的身影隨著夕陽落在地上,高挑的的身材,廢話…北方的男人都高大…圓圓的腦袋…還是廢話,清朝男人哪個不是圓圓腦袋暴露在外…

她依舊吃著自己的紅薯,懶得抬頭,但是當下決定,如果他下一句,還和在菜市場買菜一樣說“這個豬頭切半個給我”,她就把他一腳踢飛:“十塊…呃…不…十兩一斤,買不買?”

“第一次聽說,賣身還論斤兩稱的嗎?”在旁邊看了一天熱鬧,他憋笑到差點內傷,世上怎會有這等好玩的活寶?

“哼哼,終于承認我有創意了吧?我向來就是那么……嘶…”她一抬頭,倒抽了一口氣…嘴巴里的紅薯隨著口水一起泛濫開來……靠…是誰說男人配上清朝的發型就全數成了廢品收購站的回收物品了…說那句話的廢人應該來看看眼前的這個誰誰誰…

十四阿哥胤禎揚了揚眉,對上口水泛濫的夏春耀,搖了搖頭:“不值…太貴了!”說罷,作勢提腳要走…

“等…等等…可以少的,可以少的,你說個價,多少多少?”多少她都賣…男色當前,其他靠邊…她承認,精神生活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她吃了半個紅薯…酒足飯飽的時候…

“恩……”十四阿哥胤禎淡淡地舉起右手,再輕輕地張開…

“五十兩?”

十四阿哥輕笑一聲,搖搖頭……

“……十五兩?”

繼續搖頭……

“……那是多少?”最好不要是她想的那個數字…

“五兩。”他雍貴的嗓音,劃出兩個肯定的字眼,接著,揚起一抹淡笑…

一瞬間,這個人長得不怎么樣了…而且還一副討打的模樣…為什么她自從回到大清朝后,碰上的人都這么欠揍呢……

“賣不賣?”他一副隨時都會閃人的模樣……

瞥了一眼已經快要不耐煩的尸體,夏春耀開始為自己的爹娘鞠一把同情淚…他們要是知道自己家的寶貝女兒在這里孝女大賤買,還不知哭成啥模樣呢…

“……賣……”大丈夫能屈能伸,能屈能伸,能屈能伸…好歹他是唯一一個來問她值多少兩的家伙。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十四眨了眨眼睛,手指點著那模樣不是很好,味道卻異常好聞的東西…

“那是我的晚飯!”瞧見他那臉饞樣,她突然覺得自己給自己找了個不怎樣的買主…

見見她一臉不服氣,他不以為意地哼了哼,勾起一絲壞壞地笑:“我再出五兩買你手上的東西,可好?”

這個人…絕對是欠打的…他出五兩買她…再出五兩買她手里的紅薯…這是什么鳥意思…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