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夠的冰漪人體—芳芳大戰于廣鑫和張鵬

阿達阿達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368 次 收藏

,!

從這點來看,穆家家風還是開明的。相比之下,金家人口簡單,自然是沒什么后宅爭斗,爹娘寵溺阿元,連做生意都舍不得讓他親自去奔波。這次回老家祭祖,還是金元為了增長閱歷,親自請纓的。

“我這吃一塹長一智,以后肯定不會再這么容易被人騙了!”金元振振有詞,因為穆、金兩家二十年前便交好,因此金元也可以說是和穆家這些千金少爺們從小一起長大的,說話之間便少了幾分顧忌。

“呵呵,這話你從小到大那次吃虧上當了沒說過?對了,你說的那個香露,真有那么好?”

“那是自然,我今天可是特意帶過來了,讓你們見識見識!”

金元得意地揚起了腦袋,吩咐下人抱著一個上了鎖的大木箱子走了過來。

因為香露是用瓷瓶裝的,這一路上顛簸,擔心會碰碎了,這箱子里面是專門定做了一個個的小格子,剛好能夠容納一瓶香露。里面還用厚厚的棉花包裹著,免得磕了碰了。

因此,從偏遠的景陽鎮來到了京城,里面的幾十瓶香露,那可是一點損傷都沒有。

這些都是傅七寶精挑細選出來最好的香露,本身便是定位于古代的奢侈品,可以說是價格不菲。除了單獨的香露之外,她還做了五瓶特制的混合香露,參考上輩子的各種大牌經典香水。畢竟是京城,總要準備的充分一點,才好開拓市場。

在景陽鎮都要五十兩銀子一瓶,到了京城,按照金元的打算,怎么也得翻倍。

“看你寶貝的模樣,有那么夸張嗎?我看看能不能比得上云夢居的第一香!”

穆靈悅飛快地伸出手,搶了一個小瓷瓶打開,決定好好嘲笑嘲笑金元這個笨小子。她年紀也不大,剛剛十五歲的少年靈動狡黠,最愛和金元唱反調。

她口中的云夢居,是京城最大,也是最富盛名的香料鋪子。而第一香,光是從名字就能知道,這是云夢居價格最貴,最獨特的香料。原材料究竟是什么,外人并不知道,不過這香味道好聞,能讓人做美夢,醒來之后精神飽滿,容光煥發,就連發狂的病人都能在這香點燃之后安靜下來。

蠟燭那么點大的小小的支,就要兩百兩銀子,點燃之后還只能用三個時辰。不過,高昂的價格,并不能阻擋富貴人家對它的追逐。

“我敢說,比起第一香,都毫不遜色!”金元拍著胸脯打包票,這一路上舟車勞頓,陌生簡陋的地方根本睡不好覺,可是用了香露,他就能安安穩穩的夢到花海一夜到天明。

原本去老家瘦了不少,回來的時候反而比原來的體重還要增加了幾斤,都是他這一路上好吃好喝養出來的。

“你就會吹牛!”

穆靈悅哼了一聲,手上已經利落的打開了蓋子,一股醉人的薔薇花香頓時撲鼻而來。濃烈而又不刺鼻的柔和香味,卻是強烈的讓人無法忽視,眾人都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聳著鼻子像小狗一樣,好想把那味道吞進肚子里面一般。

“好香啊!”

“這個味道真好!”

“咦!快看,有蝴蝶飛過來了!”

這涼亭的不遠處正好飛舞著幾只蝴蝶,伴隨著香味散開,蝴蝶竟是離開了花朵飛了過來,圍繞著穆靈悅的掌心徘徊。其中一只最大的在那香露的瓷瓶口停了下來,別的蝴蝶要過來,它還揮動翅膀將它們趕走!

如此情形,幾乎看呆了所有人,這香露,居然如此神奇!

“怎么樣,我沒說慌騙你們吧?這還是小意思,當初在景陽鎮上,開了十幾瓶香露,引來了一堆蝴蝶,那場景,可是引起了轟動的!”

金元得意洋洋地開口,沒說當初會有那么多蝴蝶是因為傅家人抓了一天才弄出來的。

香露能吸引蝴蝶,必須是量足夠的情況,而且關鍵的是,身體一米內有蝴蝶存在才行。超過了這個范圍,香味擴散的慢了,那就沒這個功能了。

“天啊,我還從未聽說過會有引來蝴蝶的香露!金元,你這香露有多少種類,我每一種都要一瓶!”

“我也要我也要!金元哥哥,送我一瓶吧!”

穆家的女孩子們眼睛都紅了,倒是少年們比較矜持,對這樣的香氣不是很感興趣。瞬間變成了最受歡迎的人,金元樂得嘴角都裂到了耳后根。

“穆靈悅你想得美,我這里總共才五十瓶,你這是想打劫嗎?頂多只要給你一個,愛要不要!”眼看著穆靈悅上手就要搶,金元急了,趕緊將木箱子蓋上。

就算要給,他也只給姐姐,而且,他還要拿去做生意呢,怎么能在穆家全部送光了?

“哼,小氣鬼!那位研制出香露的小姑娘可真是能干,要是她能來京城就好了。”到時候,她就不需要去求著金元了。

“那你估計沒那個機會了。”

兩人斗著嘴,就在這時,涼亭外面忽然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只見一個容貌俊美,一襲白衣的男子,懷中抱著個小孩,急匆匆的往外跑去。

那小孩錦衣華服,卻生得極為瘦弱,此時此刻,他的手臂上有鮮血不斷涌出,不僅僅弄濕了他的衣衫,連那俊美的白衣男子身上也不能幸免。

白衣染血,看起來更加的驚心動魄,見狀,穆家眾人的神色都是瞬間大變。

“千玄,這是怎么回事?安哥兒難道又受傷了?”

“快,快去叫太醫!”

原本喜慶歡樂的場面頓時凝重起來,唯有金元一臉的茫然,想不明白受了傷怎么就這么驚恐的模樣。

“姐姐,怎么了?”

“哎,是安哥兒,下人們到底是怎么照顧的,那孩子怎么會又受了傷?”金韻書也急了,神色之間滿是擔憂。見弟弟的模樣,她微微嘆了口氣,拉著他小聲地說了起來。

原來,穆家人最近幾十年來,有一種遺傳的病癥,生出來的孩子,有小部分的概率會得病。這種病平日里沒有什么大礙,可是一旦受傷,破開了皮膚,那就會流血不止。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中国股票指数2018走势 喜乐动app 现金娱乐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图 江西11选5新规则 中国大概有多少人炒股 炒股厉害的人性格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急速赛车10 福建省11选5开奖 保定期货配资 广西快十开奖走势图 四川金七乐开奖结果图 青海11选5的台子 福建厦门股票配资公司 辽宁十一选五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