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讓我吸她的奶—甄嬛傳里哪個是孫答應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412 次 收藏

/

魏銘沒有辦法直接告訴太子所有的實情,他只能用崔稚的話來圓上。

“臣之前在五景釀里投過錢,后來五景釀和西風液合作,臣便認識了福建左家的少東家左迅,此人一直替福建都督府辦事,福建丟失一批火器的事情,想來殿下有所耳聞,左迅以做酒水生意的名義,暗中查訪這批火器的去向,不想意外查到了煙草,那煙草在流入道錄司之前,過了另外一人之手。”

太子眼睛半瞇了起來,“何人?”

“回殿下,此人真名不知,只知道人稱梅九爺,而這個梅九爺正是左迅一直搜尋的,接手了那一批火器的人!”

太子聞言,氣勢一下沉了下來,“也就是說,煙草流入道錄司,實際上是有人操控,在背后有意為之?!”

魏銘點了點頭,太子沉默了,半晌,他讓魏銘把知道的事都說來,“上次朝堂議論此事,是竹院入仕的人,是你安排的吧!”

魏銘為了給皇上提醒,自己不好出面,便通過葉蘭蕭安排了人,太子眼明心亮,看了出來。

魏銘低頭,“臣那時只隱隱覺得不妥,后來左迅報信,才發現其中果然另有推手!”

“那梅九爺又是誰的人?”

魏銘沒有直接證據,他只把他知道的事情,全部說來,太子自然有手段找人論證。

等到魏銘說完,室內冰冷一片,涉及襄王,那可是太子的親叔父。今上沒繼位的時候,都是皇親,無緣皇位,還有些尋常百姓的親情在里頭,但如今今上是天家,襄王是臣民,所謂親情,也都在天壤之別中消散了。

太子仁善,可他到底是太子。

*

魏銘回到家中,緩緩嘆了口氣。

崔稚今日也是好一番忙碌,京城危機四伏,她開始收緊手中的生意,安頓布置,免得被有心人抓到漏洞利用,今日調整了京城存酒的倉庫,五景釀在京城這些年月銷售不錯,存量著實不少。

她松了松肩背,問魏銘累不累,“我看你渾身都是繃著的,回家來還不松懈嗎?”

她沒提醒,魏銘還沒發現,他聞言松了松肩膀,說道,“太子并未重來一世,卻在我這樣的年紀,就要肩負這樣的重任。今上糊涂亂事,太子向上不能又忤逆,向下又要一應擔責,這擔子,不可謂不重。”

魏銘之前便通過群臣議論給今上提過醒,可今上只管眼下痛快,煙草之事沒有追究到底,魏銘不得不轉而去尋太子解決,換句話說,今上已經被煙草控制,便是要解決,只怕也拖拉壞事。

這些事全都落到了太子頭上,幸而太子是太子,還是魏銘從前眼中那個仁厚有擔當的明君。

崔稚替他捏了捏肩,“你已經為天家父子做到了這一步,后邊的別想太多了。”她笑著問他,使勁捏了幾下他的肩膀,“我這手法可還行?從前也是幫我師父師娘捏胳膊捏腿的!”

魏大人卻拉了她到身前來,“你不用顧及我,好好照看好你自己,我接下里可能要忙起來,許是顧不上你也是有的。”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手臂,見她乖順地看著他,禁不住將她摟進了懷中。

這一世再苦再累,總有人陪他左右。

*

正如魏銘所言,他接下里的日子確實異常忙碌,每日在翰林院當差,反而成了最清閑的時間,下衙之后,魏銘通常來不及回家便去了太子的私宅。

襄王把手伸的這么長,魏銘能覺察出來,太子查起來很快就證據確鑿。起初兩日,太子還有痛心,到了后面,太子神色上再沒有任何波瀾。

襄王目前的情形很不樂觀,他暗地里集結了不少兵丁,尤其遠在襄陽,那一帶深山繁多,太子在盡快摸清襄王的兵力。而魏銘從左迅這邊了解到,襄王已經掌握了部分火器,而且不乏對付倭寇的大型遠程火器,雖然大部分未必彈藥充足,但是實力不容小覷。

朝廷不能等到襄王萬事俱備,自發造反再去鎮壓,那樣就晚了,必得先行解決。

而朝廷上下除了太子和魏銘,還沒有人知道襄王意圖謀反的事,一旦被眾人知道,也就意味著襄王會得到風聲。

所以必得暗中布置,才能出其不意,一局定輸贏。

魏銘日日忙碌,直到天上飄雪,才意識到臘月臨近。

崔稚因著冊封縣主,許多時間未曾離京,眼下時局不穩,大戰一觸即發,不排除襄王到時候里應外合,在京城發動動亂。

魏銘催促崔稚回鄉,“余公他老人家也盼你許多時日了,快快回家過年吧!”

“那你呢?”

魏銘無論怎樣都是走不脫的,他說沒事,“我現在不是去歲單打獨斗的狀態了,上有太子,下有竹院清黨,你不用擔心我。”

崔稚知道他心中總有定數,盡力控制著局面,可時局動蕩,人心動蕩,誰知道下一秒什么人會突然變化,一切都是未知。

可崔稚不能不回去了,余公、田氏和小乙他們,也是她最親的人,她總不能顧此失彼。

臘月初一那天,魏銘送了崔稚出城,這次因為崔稚縣主的身份,正經調了一隊人馬跟隨,魏銘也沒什么不放心地,只是提醒她,“多穿點,時刻抱著手爐,千萬不要凍著。”

如是這番提醒了三五遍,隨著車一路送到了城門口,見崔稚伸著腦袋在車窗里回看他,只好狠下心轉身走了。

而崔稚在馬車里看著他孤零零地坐在馬上,不由酸了酸鼻子,她突然想起了那句詩,“悔叫夫君覓封侯。”

......

崔稚回到安丘,已經年關臨近。安丘還是一如從前平靜,可各地衛所的排防演練,對山匪流寇的大舉清掃,一切都提醒著這個平穩的年在針尖上搖晃,在保持和平和暴亂之間,可能只有一個推力。

起初,崔稚還能時常收到魏大人的信,有時候不乏言語調侃,可到了后面,信也來越少,上面的字也越來越少。

崔稚能感應到的事情,余公不會沒有感應,年節一過,他老人家突然提出,要去安東衛所。

()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上海快3一定牛开奖 配资盘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玩法规则 广西福彩官网快三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表 云南福彩快乐10分走势 时时彩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几点开盘 宁夏11选5官方开奖 重组股 期货配资什么时候出现的 河北十一选五购买技巧 江苏快3群 急速赛车8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 北京11选5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