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櫻桃一顆顆夾碎 男主禁欲系但重欲肉多的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958 次 收藏

唐墨笙伸出手,緩緩撕開了那扎著的蝴蝶結,當打開禮盒看見那靜靜躺著的手鏈時,唐墨笙的眼睛里一剎那閃過了一絲不可置信,而后臉上才浮現出巨大的驚喜。

只見禮盒里面的那個銀色手鏈,絲絲扣扣的是一株株綻放的鳳凰花,那朵朵的大紅鳳凰花,每一株都刻得極其精細與逼真。

唐墨笙的腦海驀然中響起了在那間屋子上看鳳凰時她無意間說過的一句話,她那時候說過,倘若這鳳凰開能一直花開不謝就好了。

那時候的雷默軒,眼里眉梢里滿是笑意,他只回了句:“傻瓜。”

卻沒想到,他才真的是那個傻瓜。

晚上雷默軒打電話過來時,唐墨笙沉默了許久,然后才慢慢說道:“阿軒,你明知道我只是說說而已。”她的話語里有著一絲感動。

“可是糖糖,那至少是你那時候的夢想啊!”手機中那邊,雷默軒站在人來人往的走廊靜靜吹著風,說話的時候,他狹長的鳳眼里閃過了一絲溫柔。

只要是你希望的,無論怎樣,我都愿意幫你做到。俊美斯文的少年在心里默默的說道。

“可是我都不知道阿軒你的夢想啊!”唐墨笙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拿著手機有些委屈的說道。

透過手機,少年略帶磁性的嗓音緩緩傳來,只聽他說道:“我的夢想啊!糖糖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微瞇著雙眸,雷默軒一手插在校服上,白色的校服衣領上上面的兩個扣子沒有扣著,而是露出了漂亮的鎖骨,一股慵懶的氣質從他身上透出,只聽他繼續說道:“所以等到糖糖知道的時候,可一定要幫我實現哦!”

在黑夜中,他的聲音竟像是有一股蠱惑的味道,令唐墨笙呆呆的點了點頭。帶回過神來時,唐墨笙才有些惱羞成怒的恨恨叫道:“阿軒……”

雷默在電話那旁軒輕輕笑了笑,望著樓下那迎面漂亮的風景,他的眉眼里滿是醉人的神色。

只是直至許久以后,每當他回想起那時,他總是忍不住想著,如果那時候他不是那么的自信,如果他能早一點告訴那個總是令人忍不住心疼的女孩,那么是否一切會不一樣呢。

清晨一縷透明的陽光透過開著的窗戶灑了進來,唐墨笙有些不舍的蹭了蹭被窩,才慢吞吞的起身。

早晨吃飯的時候,陳美慧看著她有些心疼的說道:“小墨,你可不要又太大的壓力,你看看,下巴都瘦尖了。”說完后,她又夾了一個包子在唐墨笙的碗里。

“真的瘦了嗎”唐墨笙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

“真的……”陳美慧重重的點點頭。為證明她說的話的確可信,她還推了推一旁正看著報紙的唐齊,聞言,唐齊也貌似認真的大量了唐墨笙一圈,然后也點了點頭。

于是直到一路去上學的路上,唐墨笙都在疑惑著自己怎么會變瘦呢?照理說不應該么,她爸媽不知道,她自己可是非常的清楚,什么壓力啊!那完全是莫需有的。

唐墨笙眼神有些游離的發著呆,而在她一旁的陸晟,卻是緊抿著唇,一張如黑夜般的眼眸時不時的看著唐墨笙。

好幾回他都想張開嘴,卻在看見唐墨笙那副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又截然而止。

直到兩人進了教室,唐墨笙坐下后,早已經到了的郭情才蹭蹭的跑了過來,她看著身后剛才就冷著一張臉的陸晟,悄聲在她的耳邊問道:“笙笙,你是不是又熱惹你家陸晟不高興了?”

“有嗎?”唐墨笙說完后,側身看了眼后面的陸晟,在看見那張好似冰塊的俊臉,不由有些疑惑對著郭情說道:“我怎么可能有惹著他啊!”

只是唐墨笙雖然嘴上這樣子說著,心里卻在認真的回想著自己是否又做了什么,可是想了一下,好像的確沒有什么事,昨天晚上他們上樓時不是還好好的么!

這樣想著,唐墨笙更加堅定的搖了搖頭,“肯定不是因為我的事。”

想想后來的陸晟,表情不就是這樣了么,一張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他的眼里眉梢永遠都是這幅冷靜的模樣。

而那時候的他,總是給人一種近乎生人勿進的感覺,唐墨笙在回首看著身后那個一臉冷漠的少年,忽然間有片刻的失神。

“笙笙,你怎么了?”直到她的耳際傳來郭情那有些擔憂的聲音,她才回過神來。

她緩緩笑了笑,然后朝著一旁的郭情說道:“沒事了,情情。”

她只是有一瞬間的錯覺而已,仿佛時空交錯,恍然看見那個令她曾經透徹心扉的男人而已。

他們是同一個人,可是卻再也不在是同一個人了。

唐墨笙烏黑的瞳孔里透著一絲自己也沒有察覺的軟弱與黯然。

在她身側站立的郭情,忽然有些后悔剛剛為什么要問那句話,她的眼里閃過一絲懊悔。

早上下課后,唐墨笙像往常一樣和陸晟去食堂打飯。

在去食堂的路上,唐墨笙發覺早上郭情的感覺并沒有錯,陸晟的確好像是好像有點不一樣。

而到下午放學后,那種感覺就更加明顯了。盡管仍舊是冷著一張臉,但他的神色透更加的緊繃,原本話就稀少的他回家的一路上更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第二天,原本應該從食堂吃完飯后一起回到教室,陸晟卻說有事情,于是唐墨笙只好獨自一人回到了教室。

如果是以前的話,教室早已經是人聲沸鼎了,可是隨著現在考試的臨近倒計時,放眼望去,各個人的臉上都透露著一股凝重。

唐墨笙回到教室后,許久以后,直到中午的課快要開始時,才看見陸晟姍姍來遲。

因為已經只剩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所以其實唐墨笙他們已經不再上新課了,而是已經進行著一輪又一輪的考試與復習講解。

下午的三節連續是數學課,本就枯燥的課程再加上春困,使得唐墨笙一直打著瞌睡,只是看見周邊那些一個個拉長著脖子的同學,唐墨笙也不好意思趴著睡,于是只能雙手撐著下巴,一邊狀似認真的聽著一邊時不時的打著瞌睡。

終于熬到了下課,唐墨笙伸了伸懶腰,慢吞吞的收拾著桌子上的東西,在她收到一半時,郭情就與她打了聲招呼后,就飛快的跑了回家。

在唐墨笙快要弄好后,唐墨笙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黑影,然后久久不動。

“阿晟?”

“嗯?”陸晟的眼神微微閃了閃,一張冷峻的臉低頭看著她

“你能不能不要擋在我眼前啊!”對著他,唐墨笙有些無奈的說道。

陸晟一聽后,立馬側身站在她的旁邊,只是臉上仍舊沒有多少表情,就好像一尊面無表情的門神。

唐墨笙看見他這副模樣,在心里安慰自己,他這樣子至少比昨天強吧!好歹沒有像昨天那樣時時刻刻散發著一股冷氣。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