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媽的尿的文章—兒子從后面日了我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835 次 收藏

“一般人要有所成,至少要十五年。達到小成,要四五十年。至于大成,我還沒有聽說過!”

慕司宸“呵”了一聲,笑容更深,也更危險,“那我呢?”

顧云念想了想,正色道:“說起來,學武要有所成,一般是從三歲就開始打基礎,五歲開始練心法,二十歲內力就有小成。你二十歲學武,其實已經有些晚了。但誰讓你的基礎好,根骨好呢!”

說到這里,顧云念都嫉妒了。

她自認現在的身體習武天賦已經夠好了,比穿越后的身體天賦都好,可誰讓后天虧損太過呢。

若非有易筋鍛骨的心法彌補,她終其一生,練出內力都難。

可是慕司宸自幼就開始鍛煉,基礎打得極好,加上她又把他的暗傷全都去了。

慕司宸把手機放在放在沙邊的玻璃桌上,趴在扶手上,以極其誘人地姿勢看著她,含笑道:“所以呢?”

顧云念哼了一聲,“所以最多五年,你的內力就能有所小成。若是能有其他輔助練功的寶貝,時間就更短。”

她突然覺得,墨靈玉就是給慕司宸找的。

好在她有功德,否則還真比不上他。

因為顧云念郁悶了,所以沒跟慕司宸多聊,就掛了視頻。

慕司宸輕笑了一聲,把手機放床頭。

其實顧云念沒有想錯,慕司宸此刻是挺激動的。

時間還早,顧云念也睡不著,就查看了一下新郵件。

有藍婉櫻的,問她到家沒有。

還有愛爾莎的郵件,就是這次冬令營的事,內容比季千竹打聽到的更為詳細。

顧云念看完,只冷笑了一聲。

看來R國的人上次沒受到教訓,除了鬧著改規則,還想聯合其他國家給她們一個教訓,那就別怪她到時候不客氣。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顧云念帶上長劍和練功服,由季千竹送去參加審核。

不出所料,一段劍舞,殺氣凜凜,震驚了眾位評審,順利通過了審核。

顧云念不需要再接受任何培訓,等到冬令營前夕,再來京城集合一同前往y國。

兩人趕回了大院,吃過午飯,還要給云老夫人針灸治療。

突然季千竹腳步一頓,顧云念差點一頭撞上。

正想問怎么了,就聽季千竹低咒了一句,“臥槽,三叔怎么又來了?平時一個月都難得看到一回。我們現在退出去還來不來得及?”

顧云念也一怔,微微探頭一看,果然看到季遠航就坐在客廳。

正想說我們撤吧,季遠航就抬頭看來。

季千竹一個激靈,叫道:“三叔!”

顧云念也低聲,像是害怕一樣,小聲地叫道:“季三叔!”

她戳了戳季千竹,手指往樓梯指了指,先上樓躲躲。

對這個氣息陰冷的季家三少,她不怕,卻也不喜歡。

沒想她們剛走到樓梯口,季遠航突然叫道:“等等!”

兩人腳步一頓,季千竹頓時如臨大敵地轉過身,就看季遠航盯著顧云念,更是渾身戒備,裝作若無其事地問道:“三叔,什么事?”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