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上課脫我的小內內 蘑菇太大了含不下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37 次 收藏

沙威扶著額頭聽羅非用二倍速的語氣一通電話描述了前因后果以及對此案的高度重視之后,來不及感嘆這犢子的神奇案件磁鐵屬性,當即找到學校校長撥了一個廢棄教室給他們作臨時審訊室。

羅非端詳著手中女生的照片和信息。

那是個很漂亮很溫和的女孩子,圓臉,大眼睛,整個人散發著一股天真無邪的氣息,看向鏡頭的時候嘴角微微揚起,露出兩顆略微前凸的小虎牙。

下面的資料寫著:芮嵐,二十一歲,法律系海歸研究生,暫未調查到任何情仇恩怨,據師生所說性格活潑開朗,樂于助人,學習成績優異。目前尚未告知其父母。

抬眼看向面前的二人。葉長青雙手支在桌角上,微微俯身,企圖裝出一副收保護費的老流氓的樣子,卻在張嘴正欲說話的時候不小心掉了嘴里的雪茄。

他略微有些尷尬地撿起雪茄坐下,吼向桌前惶恐地看著自己,雙手還不停地絞著襯衫衣擺的男生:“看什么看?都干了些什么,為什么殺她,老實交代!”

“我沒有殺她。”那男生囁嚅著開了口,頭幾乎低到胸前。

其實細看來,那男生竟比常人要瘦上五分。露出的手腕腳踝顯得袖管褲管都空蕩得一走便呼呼灌風。隱藏在厚厚鏡片下的雙眼黯淡無神,一瞬幾乎讓人質疑這是否是個活人。

“你沒有殺她,那你撒謊干什么?閑著沒事干啊?當老子傻呢!”葉長青再次拍案而起,忍著手掌的疼痛,準備將流氓進行到底。

羅非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抬手將他按回椅子上:“你繼續說。”

“我,我叫金奕杰,是法律系大二的學生。”

“說有用的!”葉長青這次被小曼大力懟了回去。

“我當時上了天臺,就看見她躺在那里,臉和胸部腿部都被人劃了很長的口子,看著很可怕但是血流得不多,我就趕緊跑了。怕你們懷疑我,我就偽造了一個謊言,認為我要是目擊證人你們就不會懷疑我了,但是沒想到自己出了這么多破綻。”

“你上天臺干什么?”小曼試著提出一個問題,同時按著葉長青的肩膀,收到了一個哀怨的白眼。

“我平日里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上天臺看看,也許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法律系的圖書自習樓七樓樓頂,可以看到很遠的地方,景色特別漂亮,尤其是日落的時候。我再關上通道的門,大聲喊出自己的不高興,心情就會變好了。”

“那你為什么在看到她躺在那里之后沒有呼救,而是默默轉身走了呢?”

金奕杰深吸了一口氣,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說出口:“我恨她。”

羅非眉毛一挑。

似乎是說出了第一句心里話,后面的話就會順理成章地講出來。

一年前,也就是芮嵐剛留洋歸來繼續讀研的第三個月。金奕杰法律考試不小心錯了一道先生講過的題目,遭到脾氣暴躁的先生一頓訓斥,下了課便跑上天臺大聲喊叫宣泄,沒有聽見身后門響的聲音。

“誰這樣吵啊?”那是個甜美的女聲。

“誰?”他戒備地轉身看去,看見他的女神——芮嵐正迎風而立,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我,我……”他被女神看見自己軟弱的一面,羞愧得無地自容。不過芮嵐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一定不會說什么的吧。他這樣幻想。

然而芮嵐的聲音卻驟然變了一番味道,冷冽而尖銳,像是桌椅與地面摩擦的刺耳噪聲:“你不覺得你很討厭嗎?”

他驚詫地抬起頭,發現芮嵐此刻的面孔沒有一丁點平日里純真可愛的樣子,一瞬間恍然如電影里惡毒的繼姐或是女巫。

她不知從哪里拿出一副純白的手套,邊套在手上邊向他一步步走來:“有很多人,他們平庸、卑微、丑陋,他們甘愿成為我的階下囚犯,讓我肆意折磨。不過沒人會在意他們,就算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聽說我是你的女神,那我想你不會拒絕我稍微割開一些血肉的吧?”

——她被簇擁在人群中央的時候,有個帶著圍巾遮住了半張臉的女生告訴她,一個理想的“獵物”會在天臺上等著她。芮嵐不懷疑消息的真實性,畢竟與她結怨的都是些膿包廢物,敢到她面前告狀的大概只有那些對他人心懷怨恨,死馬當活馬醫,聽信一些小眾留言偷偷擠到她身邊,試圖利用她解決自己私人恩怨的人了吧。她不抗拒被人當槍使,畢竟是要各取所需。

他想起來了,曾經有一個女生大聲控訴芮嵐欺辱她,逼迫她,用刀子劃開她的皮膚,并且出示那些傷口的痕跡,卻被所有人一致認為是由于她嫉妒芮嵐過于優秀,心理扭曲,自己偽造傷口而故意造謠。后來那個女生杳無音訊,據說是轉學走了。

曾經他也像所有從眾且盲目的人們一般,認為她是下凡游歷的神祗,優秀得可望而不可即。當執著從夢中驚醒,現實殘酷得令人崩潰。他看見她動作輕柔地將自己的血接到一個膠皮的,像是醫院輸液用的那種血袋里面。他甚至沒有力氣想她用它做什么,只是愈來愈陰沉愈來愈抑郁,再也沒有去過那個承載著他的誓言與希望的天臺,再也沒有看過天邊絕美的落日。紅色逐漸變成他最抵觸的顏色,最嚴重的時候甚至沒有辦法直視試卷上紅色的墨水痕跡。他不敢與任何一個人訴說,只是默默地外出打工。他想要等到攢夠一大筆錢,郵寄給遠在北方茫茫雪漠中翹首以盼望子成龍的父母,再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結束自己的生命,將這條賤如野狗的性命償還給上天。

可是他準備最后一次站上天臺,打開吱呀作響的木門時,他看見自己曾經最愛最想膜拜如今卻最想要結束的那個人就安靜地躺在那里,在正午的陽光下像一座不食人間煙火的雕塑。

他不止一次想過結束她沾滿血腥的一生,甚至買好了鋒利的刀具,卻在這一刻懦弱地退縮。

——原來愛是因為愛,恨也是因為愛。他生平第一次摸不透自己的心。

“我猜啊,你不是不敢殺她也不是不愿殺她,而是她擁有你想要的東西。”羅非開了口,將所有人從那一段悲傷得讓人錯覺自己觸碰到濃墨重彩絕望的陳年舊事中生生扯了出來,又跌入一個新的疑團。

番外曼姐相親2

歌舞廳。

秦小曼第二次坐在這個位置,看著對面的英俊男子。

羅非說他今天有個案子要辦,不會來了,小曼終于松了一口氣,抿口紅酒,只祈禱他今天不會來攪局。

然而事與愿違,仿佛場景再現一般 。

不過這一次羅非顯然做足了功課,菜譜中的菜名張嘴就來。

“小曼,他……是?”對面的英俊男子有些不悅。

秦小曼一邊溫柔地笑著一邊手上大力地把羅非往外推,羅非一個踉蹌差點栽到地上。

“不好意思啊,他是我搭……”

“我是她丈夫,你可以走了。”羅非重新坐穩,語出驚人,目送著一臉被雷劈了不可置信模樣的男子魂不守舍地出了門,轉頭沖小曼露出一個欠揍的微笑,伸叉子叉了一塊那男子沒有動過的牛排放進嘴里滿意地咀嚼。

“怎么?俺觀察過了,他不腎虛啊?”

“我當然是為了讓你觀察啊,觀察完……不打斷你我們怎么破案啊。”

“怎么?哪個案子?”

“暫且未知。”

……于是羅非再次被剽悍的警探小姐揍成了一只奶聲奶氣哀嚎著“這是一部嚴肅認真的推理劇”的小奶貓。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