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王太大了坐不下h 把手舉到頭頂綁起來進入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750 次 收藏

期末考試為期兩天,采取和高考一樣的考試時間和科目順序,第一天早上考語文,下午是文科數學,第二天早上文科綜合,下午英語。

兩天時間過得又是煎熬又是漫長,寫完英語作文,陳述長舒一口氣,看了下手表,離考試結束還有十分鐘,她檢查了一下答題卡,確定自己每道題目沒有寫錯位,又看向做聽力時她打下問號的那道題。

這題有點像陷阱題目,她閉眼仔細回憶著當時聽到的內容,最后橫下心,還是改了答案。

等檢查好一切,已經有人陸陸續續提前交卷了,考場里一陣躁動,鈴聲一響,監考老師開始收卷,高二上學期期末考試正式結束。

陳述跟著人群走出教室,某個熟悉的身影已經站在教室門口的陽臺邊等她了。

他長身玉立,半倚著陽臺,周圍人潮擁擠,不時有人撞他,他也仍是一臉清冷、漫不經心的表情。

有女生看到那張俊臉,忍不住尖叫,然后壓抑著興奮的聲音捅同伴的胳膊。

見陳述出來,陸總一上前熟練地拿走了她手里的文具袋,另一只手更熟練地握住了她的手,動作非常自然,只是他掌心沁著一層薄汗,陳述努力憋住笑意。

仿佛感受到身旁少女上揚起的嘴角,陸總一輕哼一聲,加快了步伐,剛過一個無人的轉角,他就把她按在墻上,手勾上她的下巴,聲音低沉:“笑什么?”

陳述感覺下巴癢癢的,不住往里縮,眼睛卻直勾勾地盯著他黑如點漆的眸,聲音輕輕的,卻勾魂攝魄:“我開心呀。”

陸總一看著她嫣紅的嘴唇,一張一合之間仿佛都在吸引他,往常清冷禁欲的眼神漸漸灼熱起來。

手指不受控制地去撫摸她的唇形……

耳邊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陸總一手指僵住,眼底閃過一陣挫敗和不耐,他整理了一下凌亂的呼吸,牽上陳述的手,轉身就要走。

“陸總?死鬼,回來了也不告訴我!看到我還躲?”

林勁在后面大聲嚷嚷,陸總一卻腳上生風一般,身旁的少女被他護得緊緊的,一高一矮兩個身影看上去很登對。陳述忍不住回頭,看到林勁越發難看的臉色,她揚嘴笑笑,朝他揮手說再見。

林勁恨得牙癢癢,見兩人消失,他氣呼呼地哼了一聲,轉身正欲走,不意間撞到了一個人,林勁眼皮跳了跳,是個身材高瘦的女生。

她手里正抱著一堆練習冊,被林勁這么一撞,全都散落在地上,林勁一拍腦袋,趕緊蹲下身子替她撿。

“對不起對不起,我瞎了沒看路。”林勁連聲道歉,替她整理好練習冊放回她手里。

他抬頭去看女生,這才發現她長得很標致,特別是那雙眼睛,很有靈氣,深邃動人,林勁看得有點呆。

她笑著說:“沒關系,是我自己不小心。”

聲音也很好聽,像百靈鳥一樣。林勁不好意思地撓撓頭,他瞥了一眼她手里的練習冊,問:“你是高一的學妹?”

女生點頭,高一要晚兩天才考試,她是數學課代表,正抱著老師布置的寒假作業回教室,路過高二教學樓時不小心撞上了林勁。

林勁吊兒郎當地盯著她,眼神戲謔,他伸出手放到女生面前,笑著說:“嗨!學妹你好啊!”

……

陳述終于如愿以償,又一次坐上陸總一的自行車后座,她嘴里叼著棒棒糖,雙腳在空中晃悠,臉頰緊貼著他勁瘦的背。

陸總一扯開嘴角笑,回頭瞥了一眼:“坐穩了。”

話音剛落就踩動著腳踏板,飛速前進,陳述差點尖叫,她忍不住去抱他的腰,冷風灌進嘴里,將她細碎的聲音淹沒。

一個紅燈,陸總一終于停下來,望著抱在腰間的手,不覺失笑。

他好像越來越愛笑了。

他伸手去握她冰涼的手背,笑意忽地消失,他微微蹙眉,將她的手放進大衣口袋,他有點生氣:“覺得冷不會說么?啞巴了?”

陳述覺得很暖,他大衣口袋里還放著給她買的棒棒糖,她努努嘴,無視他兇巴巴的語氣:“也不是很冷呀!”

陸總一對少女甜甜的聲音沒有任何抵抗力,他臭著臉把她另外一只手也放進大衣口袋,騎車的速度比之前慢了很多。

陳述將耳朵貼在他后背,仿佛能聽見他沉穩的心跳。

“前面左……唉你知道路啊?”陳述驚奇地發現陸總一并不需要她指路。

“上次騎過這條路。”

陳述:……

學霸果然不一樣,哪像自己這么路癡,高一的時候坐了一學期校車才記住路。

一個拐彎后,她家就到了,陸總一輕車熟路地停在小區門口,陳述從后座滑下來,扔掉吃完的棒棒糖棍子。

陸總一把車停好,見到她的動作,歪著頭問:“甜么?”

陳述點頭:“很甜。”

“我也想嘗嘗,究竟有多甜。”他的聲音忽然變得有點喑啞,似笑非笑地盯著她,眸中暗潮涌動。

陳述沒聽懂他的意思,她指了指他的大衣口袋:“里面還有一只,我剛才摸到啦!”

陸總一聞言,一把將她拉到自己面前,兩人臉靠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突然很想完成剛才在學校沒能完成的事情。

他臉又往前靠了一分,陳述的手卻突然摸進他的口袋,拿出一只棒棒糖來,后退一步舉在他面前:“你看!要我給你拆開嗎?”

看著少女天真的笑靨,和眼里隱隱的心虛,陸總一忽然明白過來,小妮子這是在裝蒜呢!

陳述當然不敢和他太親熱,開玩笑,這個點正是她家老頭老太出門遛彎的時候……

見她有些局促的樣子,陸總一也沒再捉弄她,拿過她舉在自己面前的棒棒糖。

“等我回去給你打電話,你晚上什么時候有空?”他低頭看著眼前的少女,輕聲問。

陳述臉紅得厲害,特別受不了他靠她這么近:“晚、晚上八.九點。”

“好。”陸總一聲音愈發溫柔,摸了摸她的頭,“回去吧。”

“你……路上要小心呀。”

“遵命。”語氣頗有些無奈又很愉悅的感覺。

陳述轉身離開,走到一半,忽然回過頭來,他果然還站在原地看她,視線幾乎黏在了她身上。

陳述忍不住,又跑回去,撲進了他懷里,悶聲說:“陸同學!你這樣看著我很犯規誒!你是不是故意的?”

陸總一摸上她的發絲:“哪有。”

明明是你在勾引我。

勾得我魂兒也沒了,心也長在你身上了。

這么肉麻的話陸總一說不出口,只是眼神越來越溫柔。

他摸著她的后背:“好了,乖乖,回家吧?你還餓著。”

陳述聽他喊自己乖乖,心里比喝了蜂蜜還甜。她終于從他的懷里溜出來,轉身就跑,好像生怕自己再舍不得,陸總一看著她的身影消失,這才回過頭,準備騎車回家。

冬日寒風肆虐,吹在他的臉上,手上,他卻一點都不覺得冷,心里像喝了甜湯,很暖。

在美國的那兩個月,不是沒想過聯系她,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他需要理清對她的感情,需要一個緩沖期。再加上每天也很忙碌,李葭雖然默認他的行為,但也害怕他出事,跟著他一起去了美國,他還要分心照顧李葭。

每天要想的事很多,生怕遺漏,到最后,只敢放肆自己在睡覺前,思念那個和他隔著整個太平洋的少女。

他知道自己沒救了,分別那么久,他對她的感情愈發難以自拔,既然無可救藥,那就陷落吧。

反正他會對她好,用整個生命來保護她。

……

回到家中時,李葭已經睡下了,她還在倒時差,陸總一簡單吃了晚餐就回到房里,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出神。

她說八.九點,到底是八點,還是九點。

好想聽她的聲音。

他閉上眼睛,手機突然響了,他猛地睜開眼,一看到屏幕,眼里的喜悅驟然消失。

他沒給那個號碼備注,但他記得每個數字,想忘都忘不掉。

“喂。”又變回那個冷漠的陸總一。

“阿一,我聽明采說,你今天考完試了?”是陸振南的聲音,中氣十足,好像和謝明采在一起了之后,他就真的年輕了很多。

“有事說事。”

“你這什么態度?連聲爸爸都不叫就算了,還用這種語氣和我說話,你是想氣死我?”

“不想,如果沒事我先掛了。”

陸總一說著就要掛電話,陸振南趕緊叫住他:“等等!”

“明天來家里吃飯!明采會準備一桌好菜,我們該好好地談一談。”陸振南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陸振南。

陸總一抿緊唇,聲音冷得快要結冰:“談什么?談你如何履行一個父親的責任?今天是突然想起來了,你還有個兒子,所以想讓我過去,是嗎?不要表現得好像你很在意我一樣,現在的你對我而言,和一個陌生人沒有任何區別。”

陸振南被他這番話氣得差點罵娘,偏偏又找不到話來反駁,他深呼一口氣,謝明采在他旁邊勸慰著他。

“你要是不想來就別來!沒人勉強你,犯不著這么氣你老子!”陸振南還是咽不下那口氣,語氣里帶著濃濃的怒意。

陸總一扯了扯嘴角,表情依舊冷漠:“不,我去。”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基金配资 现金投注导航 英雄杀玩法及规则 上海时时乐平面开奖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 同花顺模拟炒股网页版 贵州快3开奖号码走势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合买骗局揭秘 hr官方网站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股票涨跌是如何来的 北京快3手机版三怎么玩 深圳风采2012017 甘肃11选五号码走势图 在线配资平台首选天牛宝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