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翁蕩熄的幸福生活 白灼從大腿間流了下來

日日擼日日擼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85 次 收藏

另一邊,喬洵匆匆趕到了自己的府邸,只見府邸已經換成了喬府,至于擺設什么的還沒有更換,喬洵不禁感嘆嶺南這邊和京城真的是不常聯系,而且似乎并不在意來了誰。

“真是有意思。”喬洵想著,“莫非是嶺南呆久了,覺得做個土皇帝挺有意思?真是井底之蛙。”

“銀寶銅寶。”喬洵道,“我記得之前皇帝賞我的幾萬兩白銀一部分換成銀票了吧,現銀你們拿去買東西,至于銀票我看看這附近有沒有票號。”

銀寶和銅寶一起帶著侍衛走了,準備去買一些擺設和用品,作為欽差大臣,有專門府邸,但是因為很多年都沒有欽差大臣來過了,所以府邸十分簡陋,并且都落了灰,必須全部收拾一遍,喬洵默默看著上面積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灰,直接走了出去,再待一會,他覺得自己都應該洗個澡。

喬洵想了想,帶了暗衛就去周圍看了看,他們去的是嶺南最繁華的地方,但是還是沒法和京城比,隨處可見流民和荒廢的田地一擊乞討的乞丐,喬洵無法相信這居然是嶺南經濟最發達的地方,那么在嶺南的落后地區又是怎樣的光景?喬洵不敢想象。

喬洵畢竟是在京城待過的人,而且又是飽讀詩書,氣質很好,衣著光鮮亮麗,一路上惹了不少人圍觀。喬洵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正準備回去換身衣服,結果就是一堆小乞丐突然跑上來就開始巴拉喬洵的衣服,顯然是準備拔下來然后拿去當了還錢,暗衛已經動手直接把小乞丐扔到了一邊。喬洵讓暗衛把孩子扒開就行,而且還在邊上被小孩子們買了些饅頭,給了小乞丐。喬洵本來想著小孩子日子過得辛苦,沒想到剛給了饅頭就看見一幫乞丐直接圍上來,臟手直接開始巴拉喬洵的衣服,甚至有的人企圖抱住喬洵,暗衛直接動手,將乞丐全部扔開,顯然是準備動手了。

“回去吧。”喬洵道,臉色有點冷,心情十分不愉快。孩子當乞丐他可以施舍,但是成年人四肢健全卻去當乞丐,而且對行人這樣做,讓喬洵十分不痛快。

“你們是成年人,為何當街乞討?而不去種地?”喬洵道。

“種地?你以為我們不想嗎?好的地,都被四大家族霸占了,不好的地,收成不好,每年交了稅,就沒有了,甚至還夠不上稅。”其中一個乞丐說道,“我們愿意乞討嗎?我們一沒錢,二沒地,大地主家的人滿了,不收人了,我們能去哪?我們不乞討,我們怎么過活?”

喬洵不出聲,選擇了沉默。

“影一影二。”喬洵道,“去看看周圍的情況,繪制一份地圖。”

兩道黑影瞬間離開,那些乞丐看見黑影離開,立刻再次奔上來,喬洵實在無法忍受直接拔出佩劍指向了乞丐,乞丐退后,喬洵收劍離開。

等喬洵回來,府邸還在收拾中,于是喬洵就去了嶺南王府,府邸還在收拾,蘇清還在睡著。喬洵進了臥室,看見蘇清果然睡著,于是悄悄走進去,蘇清睡在里側,外側顯然有一個空位。喬洵笑了笑,這是習慣吧,習慣了睡在里側,然后外側留一個位置,畢竟每次親熱完都是喬洵收拾殘局忙活半天,這個時候蘇清就會悄悄留個位置,現在也成了習慣。

喬洵想了想,反正也沒什么事,正準備躺下睡覺,這時有人來傳話了,說是幾個人想要見他,應該是嶺南王的舊臣,有些留在這里沒有走。

“舊臣?”喬洵默默想著,“恐怕都是四大家族的人吧。”

喬洵走出去,吩咐人不要叫醒蘇清,自己出去,就看見大廳坐了四個男人,一個個都到了中年,但是全都是十分高傲,全然不像是身份比自己低的人。

“各位,是前任嶺南王的舊臣?”喬洵笑道,但是很清楚這四個人都是四大家族的人,而且身份不會低。

“我是崔環宇。”一人道,“只是偌大的嶺南王府連個茶水都沒有。”

元寶當即就生氣了,但是畢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侍從,還是有著良好的素養。

“這嶺南王府落魄至此,也不只是拜誰所賜。”喬洵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道。

“ 不知您是欽差大臣還是嶺南王?”崔環宇道,依然桀驁不馴,目中無人。

“欽差大臣喬洵。”喬洵笑道,身上是綾羅綢緞衣著光鮮,比起崔環宇高了不知多少個檔次,看的崔環宇心里不舒服。

“不知欽差大臣是來治理什么的?”崔環宇淡淡的道,甚至不用正眼瞧喬洵。

喬洵依然十分大方,全程笑臉相迎,氣質依然很好,笑著道:“這嶺南哪里不需要治理?我剛剛上街,要飯的差點把我衣服扒了,各位,這嶺南,就是這樣的?而且我要來這里,府邸也沒人翻修,這就是嶺南的待客之道?”

“欽差大臣這話就說過了,嶺南地處偏僻,與京城往來不便,我們如何得知您要來這呢?更何況,這嶺南變成這樣,也是前任嶺南王能力不足,我們又能如何?”崔環宇嘲諷一笑道,“那欽差大臣為何在嶺南王府?”

“呵,為何我在這?”喬洵提起來就生氣,“我那府邸還能住嗎?還是說各位都習慣了住一間全是灰塵的房子?我不住在嶺南王府難道住在你家嗎?”

崔環宇不說話,重重的哼了一聲。

“喬大人消消氣,在下李恒毅,李氏家主,前任嶺南王舊臣。”另外一個男人道,“我等在此等候喬大人多時,崔大人脾氣暴躁了點,還請喬大人消消氣,大人有大量。”

“原來是李家主。”喬洵笑道,“還真是風度翩翩啊,若不是李家主說話,我還以為嶺南的風氣竟是目無尊卑,不懂禮數。沒關系沒關系,畢竟學識不一樣,氣量也就不一樣,脾氣自然也不一樣。”

說完,還抿了口元寶剛剛遞上來的茶,清香繚繞,是皇帝賞賜的蒙頂貢茶,只有一小罐,如今被元寶泡了一些,喬洵有些心疼,但是看著坐下四人鐵青的臉,心里還是舒坦了一些。

崔環宇聽完剛才的話,臉色一變,正要說話,卻被李恒毅使了個眼色攔下了。

“不知嶺南王為何不出來?”李恒毅道。

“嶺南王身體不適,正在休養,一概不見人。”喬洵笑道,“我和嶺南王是好友,自然是幫他接待一下客人。”

“莫非以后嶺南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欽差大人?”李恒毅想了想道。

“這就不必了。”喬洵道,“若是嶺南王有事,自然會通知我。若是嶺南王好好的,你們還來找我,莫怪我不留情面了。”

“既然如此,我們就先退下了。”李恒毅道。

“等等。”喬洵道,“另外兩位不介紹一下嗎?還是說嶺南風氣當真是——”

“在下賈氏家主賈原。”一個男人道,眼中是桀驁不馴和不屑一顧。

“在下蕭氏家主蕭川崎。”另一個男人笑著道,但是眼睛里全是冷漠和不屑。

“行了,各位請回吧。”喬洵笑道,“這禮數總歸是要全的。”

“禮數?禮數全了能當做兵馬嗎?我看,欽差大人還是好好詳細桑如何在嶺南生活下去吧。”崔環宇冷冷的道。

“環宇!”李恒毅厲聲制止,接著對喬洵笑道,“喬大人,環宇也是心情不太好,平日里就是口無遮攔,語氣沖了些,但是也是全心全意為大人著想,還請大人不要見怪。”

“無妨,大人不記小人過,畢竟我是一個心智健全的成年人,如何會和一個心浮氣躁,桀驁不馴,目無尊卑,全無禮數,一看就沒讀過幾年書沒什么知識的人計較呢?你們走吧。”喬洵笑道,一副寬宏大量的樣子,“不過,禮數能不能做兵馬,我能不能活下去,也就不用崔大人操心了。既然皇上派我來了,那么自然是不會放任,也請各位想清楚,井底之蛙,坐井觀天久了,還是小心點好,不然可就貽笑大方了。”

喬洵笑著,但是語氣卻是格外冰冷,如同一個笑面虎,笑里藏刀,隨時可能笑著給他們來一刀,而且一刀致命。

“呵呵,喬大人說得真好,我們記住了,先告辭了。”李恒毅笑著道。

喬洵看得清楚,李恒毅眼里還是冰冷的,皮笑肉不笑。

看著四人走了,蘇清出來了,笑著道:“解決了?”

“呦,你怎么醒了?剛剛吵到你了?”喬洵道。

“沒有,本來就睡得輕,稍微睡一會就醒了,我起來那會你剛出去,我就在屏風后面聽了一會兒,四大家族真是厲害啊,眼里完全沒有皇帝。”蘇清道。

“切。”喬洵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道,“井底之蛙坐井觀天,土皇帝坐久了,眼里誰都沒有。那四個人,都不怎么樣,要不是有武裝,我都看不上他們。”

“他們不聰明,不一定他們手底下沒有聰明人。”蘇清道,“不要掉以輕心。”

“我明白。”喬洵笑道,“我覺得咱們現在什么都沒有。要錢沒錢,要人沒人,真是難辦。”

“咱們有錢。”蘇清笑道,“就是不知道嶺南有沒有天香票號。”

“天香票號?”喬洵立刻站了起來,“天香票號可是大越最出名的票號了,嶺南應該會有,怎么?你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存款?”

“陳瀟是天香票號的一把手。”蘇清道,“臨走前他把他的特質玉牌給了我,他在那里的存款咱們可以隨意調用,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不會少。”

喬洵兩眼放光,想了想道:“陳瀟那么厲害?”

“陳瀟啊,雖然讀書不行,但是經商可是沒的說,一年下來各種產業凈利潤可是幾百兩白銀,看得我都眼饞。”蘇清笑著道,“陳瀟名下的產業多得很,青樓妓館,票號當鋪,甚至就連漕運都能分上一筆。”

“你身邊人才可真不少。”喬洵道。

“但是一半都是你帶給我的。”蘇清笑道。

“你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不用說那么清。”喬洵道,“快快快,趕緊找個天香票號,取錢,有了錢,可就好辦多了。還有,青竹,去查一下,四大家族的具體情況,兵馬,產業,能查什么查什么。影一影二,把地圖給我。”

影一影二出來,將一副地圖鋪在了桌子上,道:“這里附近確實有個天香票號。”

“那我們走吧。”蘇清笑道,“等到晚上應該府邸就收拾好了。”

“行,我們走。”喬洵道,“元寶,備車。”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日日擼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