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寶貝兒全部進去就不痛了 短小又好看的腐文

小蠻兔小蠻兔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792 次 收藏

冬去春來,當皚皚的白雪化為涓涓細流匯入江海時,我和泠走出了楛羅森林的死亡區域。沒有十里相送,也沒有依依惜別,只有我和泠。

“走吧!”我淡笑著對抱著我的泠說。

“不再等等嗎?”泠依舊不放棄的望著死亡區域的入口。

“不用等了。”看泠仍不死心的盯著那條小道,只得無奈的說,“我沒有告訴他們我要走,自然也不會有人來送。”

“啊!”泠回頭不解的看著我,“為什么啊?”

“我不喜歡揮淚送別的場面。”把頭埋進泠的衣服里蹭蹭,閉上眼睛說,“更何況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有緣還會再相遇的。”

“哦。”泠有些悶悶的。

“快走吧,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嗯。”

兩日后,站在絳珠海南岸,遙望那一汪碧藍盡頭的紅光,我笑了。這情景真是熟悉呢,就像當年我留學回國站在客輪上遙望著祖國的土地一樣。

“主人,你變了。”泠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是的,我變了。”我的聲音里不辨喜怒,只是淡淡,一如我的笑容。泠說的很對,這一年我的確變了很多,也學會了很多。我不僅學會了朱雀交給我的魔法和武技,學會了朱雀那空靈的聲音和心,還學會了把想法深埋心底,學會了喜怒不行于色。

“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泠喃喃自語般問。

“從什么時候開始...”望著已經升上天空的紅日,我重復著泠的話陷入沉思。是啊!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也許是從皇宮遇刺那晚看見父皇那憤怒中帶著焦急和擔心的眼神開始,也許是從遇到蛇魚重新做回女孩開始,也許是從朱雀含著淚告訴我前世舊夢開始,也許也許....很多的“也許”促成了今日我的改變。

“不管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也不管你變成什么樣。”泠走到我身邊,靜靜的看著我,“你永遠都是我的主人。”

我笑了,真心的笑了。朝著泠伸出手,泠默契的一把把我抱了起來,“可愛的小主人,我們現在該往何處去?”

“自然是...”我笑著拖長了尾音,“翾國。”

“直接回翾國?”泠有些詫異的看著我。

“是啊,直接回翾國。”抱著泠的脖子,昏昏欲睡的問,“有什么問題嗎?”

泠試探著問:“主人你不去報仇啦?”

“報什么仇?”

泠活像只被踩到尾巴的貓,張牙舞爪的說:“當然是蛇魚啊!我可是說過要是再遇到它們,就要抽了它們的筋,扒了它們的皮,喝了它們的血,肯了它們的骨頭的。”說罷,還不忘問,“主人難道就不想報仇嗎?”

“不想。”我閉著眼,享受著春日的陽光,“我還要謝謝它們呢!”

“謝它們?”泠一臉奇怪的看著我,甚至還沖我嘶啞咧嘴的做著各種怪象。

對于泠的小動作,我假裝睡著了,不予理會。

過了一會兒,聽見泠喘著粗氣說:“主、主人,翾、翾國已經到、到了。”泠見我沒反應,推推我道,“主人,翾、翾國到了。現、現在去、去哪兒?”剛剛泠直接用瞬間移動跨越整個絳珠海,現在喘得連話都說不清了。

指指不遠處的客棧,笑著說:“先去那邊歇歇吧,你看你喘得。”

“好、好吧。”泠依舊喘得厲害,看來是累壞了。

“好了,變小吧。”從泠的身上滑下來,朝著他張開懷抱。

“嗯。”泠依言變成一只貓窩進我懷里,閉起眼睛不再言語。笑看著睡著的泠,愛憐的摸摸它的毛,抬腳向前方的客棧走去。

客棧雖小而破舊,但客人卻很多,多是些來往與翾國和南俄國的商人。我剛踏進客棧,一個長的機靈的伙計就笑迎道:“客官是住店還是吃飯?”

我沖著他笑一笑,說:“住店和吃飯。”

那個伙計愣愣的看著我,眼里閃過驚艷,半晌才回神,尷尬道:“里邊請,里邊請。”

我緩緩前行,只做觀察店內情況,沒看見他的愣神。伙計把我引到靠窗的一桌,歉意地對著坐在桌邊的兩個年輕男子問:“客官,你看我們這兒沒有單獨的座位了,讓這位小客人和你們一起坐,成不成?”

“沒問題,坐吧。”其中一個青年人豪爽的說,“出門在外的,哪有那么多講究。”

“那謝謝這位客官了。”伙計朝著那個青年人打了個千,又轉頭沖著我說:“客官,您這兒請。”

“嗯。”

看我坐下,伙計討好的問:“客官,您吃點什么?”

我想了想說:“把你們這兒的拿手好菜來幾個,再來一碗米飯和一個湯。”

伙計高聲應道:“好嘞!客人你稍等,馬上就來。”說罷,就去廚房報菜去了。

坐在板凳上,摸著泠的毛,看著外面的風景,等著飯菜的到來,不期然的幾聲議論飄進耳朵。回過頭來,只見臨桌的幾人正指著我小聲的說著什么,見我回頭看他們,立刻低下頭裝作吃飯。

“看來不太太平呢!”泠熟悉的聲音傳進腦海。

“沒事,應該不是沖著我們來的。”我安撫的摸摸泠背上的毛。

“希望如此。”泠的聲音充滿不信。

是啊!希望如此。我垂下眼簾,專心的為泠理著毛。旁邊那桌的人見我并沒有什么動作,以為我沒聽到,又開始議論起來。

只聽一人道:“我看很可能就是,你看他身上的衣服多漂亮啊,我還從沒見過這么漂亮的衣服呢!”

另一人說:“我看不像,龍神童子失蹤一年了,怎么可能還穿著皇家的衣服。再說了,他身上的衣服好像是精靈的,我看是個精靈。”我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繁復而美麗的精靈衣服,暗道一身不好,出來的時候忘了換衣服,現在身上還穿著精靈皇族的衣服呢。

第三個不信的說:“精靈?不是說精靈不會出楛羅森林嗎?而且你又沒有見過精靈,怎知道他就是精靈?”

第四個人也附和道:“就是,你怎么知道他就是精靈的,說不定只是哪家的公子哥。再說,有沒有精靈都還是個迷。”

“沒錯,沒錯。”剛才第一個說話的人又說,“不過,他這么一個小孩一個人出門不怕被抓啊!”

“這倒是。”第三個人說。

正一派悠閑的聽著臨桌的人議論,忽聽門口有人大呼一聲“主人”,所有的人都轉過頭盯著客棧門口,一副看好戲的模樣。跟著眾人抬眼向外看去,只見常承消瘦了許多的身影跌跌撞撞的沖進客棧,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嗚咽道:“小主子,常承總算找到您了,總算找到您嗚嗚...嗚嗚嗚嗚。”說著,還一邊抹著眼淚。

壓下想要扶起他的念頭,淡淡道:“這位老人家,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的主子。”我也有想過會被找到,但是沒想過會這么快。

“小主子,常承是老了,可還沒糊涂呢!常承是看著您長大的,您就是化成灰,常承也不會認錯,再說您只是頭發和眼睛變了變,常承又怎會認錯。”常承完全不信我說的,只是傷心而又堅定的看著我,“小主子,您從小做事就有分寸,常承知道您不愿認常承一定有您的原因,可是常承這次求求您了,回去看看皇上吧!”

看常承聲淚俱下的樣子,不像是騙人,難道父皇真出事了,想到這兒不禁皺起了眉頭。閉著眼想了想,被騙就被騙,方正都要回去找青龍,順道。再睜開眼時,又恢復到淡漠的樣子。把泠放在凳子上,走到常承面前扶起他,聲音里有著我自己都為發現的顫抖,“父皇,他怎樣?”

常承見我扶起他,原本皺成一團的臉瞬間疏散開來,卻又在聽見我問父皇時皺了回去,“自從小主子您被綁架后,皇上除了上朝,每日都在玲瓏宮等著御林軍傳回的消息。小主子被綁架的一個月后,皇上又在全國下了禁令,凡是三歲到八歲的孩子都要送往衙門檢查,可依舊沒有小主子您的消息。三個月前,有人呈上了在絳珠海邊發現的小主子的衣服,皇上看過后就一病不起。”常承哽咽著又跪了下去,“小主子,現在只有您能就皇上了,您就跟奴才回去吧。”

“好,我跟你回去。”苦苦一笑,有些事有些人是永遠也逃避不了的,因為他們已經住進了你的心里,永遠永遠也忘不掉。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蠻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