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套房里無聲的哭泣_漂亮媽媽王越的故事12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328 次 收藏

臘月笙手里拿著四個妹妹的“作業”!

臉色說不出的難看,他就好像吃了榴蓮一樣,在別人口中,或許那是一種美味,可在他看來,簡直無法接受。

“你們這算什么?敷衍了事?寫檢討嗎?”臘月笙,用稿紙輕拍著桌面說道。

他把頭轉向墨桃兒和祁琪一邊:“能看得出來,墨桃兒寫得很認真,雖然內容并不理想,但我不批評你,祁琪其次。”

他再把頭轉向尤蘭和唐小米,加重語氣地說:“你倆!跟我扯呢是不?唐小米,你看你寫的這個,這算什么?日記嗎?就算日記也沒你寫得這么白的吧?你看看你筆下的尤蘭,還是尤蘭嗎?成天不是睡覺就是吃零食,你……到底寫的是尤蘭還是你自己?”

唐小米翻了一個白眼,沒敢說話。

臘月笙繼續說道:“尤蘭什么性格?你寫了嗎?如果我不認識尤蘭,那么你筆下的這個人,在我腦子里根本就是個名字。咱先不說她,你再看看你給她安排的這個男朋友,這還是人嗎?這一天除了吃就是睡?還別說,這對男女主人公還真挺配。這是正常人嗎?你寫的是兩頭豬嗎?”

唐小米嘟嘟著嘴,有點要哭的樣子。

“啪!”唐小米的稿紙被摔到辦公桌上:“拿回去重寫!”

“哦!”唐小米,眼淚含眼圈地說道。

“尤蘭!你笑什么?”臘月笙沖著尤蘭,表情依然很凝重:“你以為你比唐小米強是嗎?在性格描寫上,你還算能抓得住重點,比如唐小米愛吃,愛鬧,愛耍小性子,情緒變化快,可他的男朋友你怎么不寫?怎么的?你想側面襯托啊?可襯托在哪里?我怎么感覺唐小米是在跟一個木頭搞對象?還沒外面大黃感情豐富呢!再看看你這情節!我怎么感覺這是一對美食情侶?他們除了吃,就沒有別的事可做嗎?你一共寫了不到一千字,食品名字占據五分之一篇幅!你說你這是不是在糊弄?跟我倆湊字數呢?”

尤蘭一邊挨著罵,一邊捂著鼻子笑。

“啪!”尤蘭的稿紙被摔到辦公桌上:“拿回去重寫!”

“你倆……,這樣吧,別你們倆了,你們四個的第一份稿我留下了,你們再重新寫,這次,你們寫自己!把自己的性格寫進去,當第一主人公!然后自己給自己找對象,明白沒?”臘月笙。

“等會!差點讓你們給氣糊涂了,這次,不光是找對象,而是要寫清楚你們對愛情的態度,而且我要求你們直接寫婚姻內的感情生活,記住,是婚姻生活,不是搞對象了!不是談戀愛!我要你們寫虐情!虐情懂不懂?我先不闡述我對愛情的看法,我也不會批評你們的看法,但是,但必須寫清楚一點,愛情在現實感情生活中的脆弱,一定要寫出來,不許給我整得太浪漫,我不是小學生。”

“還有!你們記住,不要寫流水賬!既然是寫作文,最起碼也要有點藝術性,藝術性懂不懂?我沒讓你們寫自傳!不過也不要脫離生活,或者寫得太偏,否則會讓人覺得不真實。”

現在尤蘭是第一鎖定對象,因為臘月笙也在寫作業,他要給陸瑤大公主殿下交差!同時,他心里還有另外一個想法,他想通過墨桃兒去了解祁琪,祁琪這個人在臘月笙的眼淚越來越神秘,現在不光是尤蘭看她不正常,馬富豪也曾經提醒過臘月笙,覺得這個人不太對勁,但大家都說不出來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其實臘月笙也有了這種感覺,他想道:“現在的祁琪,身份在變化,她已經跟王操天相認,可王雷已經死了,王操天找她干什么?他們之間好像沒什么感情吧?就算有,王操天為什么說要把遺產留給她?如果祁琪給王雷生了孩子,那么王操天這么做很正常,可問題是祁琪沒有孩子。”

臘月笙已經拿到了墨桃兒的作業,現在他反過來讓祁琪自己寫自己,然后肯定會有一個對照,墨桃兒成天跟祁琪在一起,關系像親姐妹一樣,全公司恐怕沒人比墨桃兒更了解祁琪了。

臘月笙的這些心思,尤蘭并不知道,她就以為這次是惹怒了臘月笙,因此在被懲罰中,可這次大哥的脾氣怪了點,怎么打哈哈也混不過去,于是她坐在沙發上,冥思了一會,才開始動筆,寫了一上午,覺得還不是很滿意,于是她開始翻看一些書,最后得到一些靈感,晚飯后,可算交上了作業:(作業內容如下)

【我嫁給了一個看上去還算老實的人,他沒什么突出的能力,他是一名普通的職員,他還算顧家,對我也總說“我愛你”。

可這,也僅僅是一開始,當我們的愛情,被生活中的油鹽醬醋,還有各種磕磕碰碰消磨得差不多的時候,他開始糾結我的一些過去,尤其是吵架的時候,他總會說一些讓我哭的話,那些話讓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我們結婚快兩年了,對我而言,這兩年是一段煎熬,我要學著做一名家庭主婦,學著主持一個家,更困難的,是要學著去應付他多變的個性和強烈的嫉妒心,這使我不能忍耐,多次處于崩潰的邊緣。

尤其,每當他以固執的語氣說:“我知道,你又在想前男友!”

這種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己被激怒得要發瘋。

是的!前男友,前男友!這么多年來,那個人的影子其實已經在變得模糊,可他卻總要提起,是你不允許我去淡忘,只要我一沉思,一凝神,你就會做出那副被戴了綠帽子的姿態來。甚至捏緊我的胳膊,強迫我說出我在想誰,在想我的第幾任前男友,我們是否還有聯系,我真的受夠了。

生活里充滿了這種緊張的情況,使我感到我們并不像夫婦,而像兩條豎著毛,時刻戒備著準備戰斗的獵犬。

可每次爭吵之后,他都會像個勝利者一樣拋開煩惱,又恢復他的坦然和瀟灑。而我,卻必須和自己掙扎很長一段時間。日積月累,我發現前男友的影子,真的是越來越清晰了。

有時,當我獨自待在室內,我甚至會幻覺前男友的手在溫柔地撫摩著她的頭發,他深邃的眼睛,正帶著千萬種欲訴的柔情注視著我。而我會閉起眼睛來,低聲地問:“你在哪里?你現在過得好嗎?你的妻子,幸福嗎?”

那天,是我們結婚兩周年的紀念日。在一個小酒館里,舉辦了一個小小的慶祝宴,飯后,我和他請朋友們去KTV。唱完歌,我們回到家里,已經是深夜了。他立即上了床。我關掉了電燈,倚窗而立,看著天上的月亮!我把頭靠在窗欞上,望著那灑著月光的花園,聞著那撲鼻而來的玫瑰花香,不禁恍恍惚惚地想起自己在校園中采玫瑰,送到前男友的屋里。

每當我這樣做,前男友都會激動地抱住我,親吻著我的額頭,我的臉頰,我的耳朵,我的唇。我們的愛是那么真摯,而他給我留下的印象,也不僅僅有這些,我更懷念的是他的細心和他的呵護,我不相信他這樣的人會讓我在家一個人等著丈夫回家吃飯,卻連個電話也不打,而我卻把菜熱了又熱。

我不相信他會因為我回來晚一點,就抓住我的頭發質問我干什么去了。

我不相信他會因為我做菜咸了,而大罵我一頓,甚至把菜倒在飯桌上。最后他出去吃了烤肉喝了啤酒,他呼呼地睡在床上,而我卻在那里坐著哭了一夜。

那天的月亮真好,又圓又大,這讓我想起我跟她結婚的那天的月亮也是這樣的。但我此時卻有點疲倦了,兩年,好像已經很漫長了。

“尤蘭。”他在床上喊了一聲。

“嗯。”我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

“怎么還不睡?”他問道。

“我想看看月亮。”我說。

“月亮有什么好看的?”他用質問的口氣問道。

“如果你懂得月亮的美,或者我們的生活會豐富些。”我無奈地說道。其實我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要講這句話。不過我也不是很在意,可是床上的他沉默了,這種沉默是我熟悉的,我知道自己又說錯了話,我已經嗅到了火藥的氣息。

他坐了起來,冷冷地說:“你什么意思?是嫌我不解風情,跟我生活沒有浪漫的氣氛,是嗎?”

“我沒有那個意思。”我連忙說道。

“你時時刻刻都在拿我和你的前男友作比較,是嗎?我不如你的前男友,是嗎?我不明白月亮有什么好看的,我不會作些歪詩酸詞,我不懂溫柔體貼,是嗎?”他挑戰似的說,聲音里充滿了火藥味。

“我沒有提到他,是你又在提他!”我也生氣地說道。

每當我反駁,他都會更大聲音地說:“你不提比提更可惡! 你一直在想他,你的心全在他身上,你是個不忠實的妻子,在我們結婚二周年紀念日的晚上,你卻在懷念著你的舊情人!”

然后他開始無法抑制心中的怒火,他兇猛的喊道:“你給我過來!”

“我不是你的狗,你不必對我這么兇,我不必要聽你的命令!”我看著他的樣子,我心里害怕,但我就是不肯認輸地說道。

“是嗎?”他跳下了床,光著腳跳到我面前,他的眼睛冒著火,惡狠狠的盯著我。他抓住了我的衣服,拉開了她睡衣的鈕扣。

“你做什么?”我吃驚地問。

“看看你的心是黑的還是白的!”他咬著牙說。

“你放開我,你這只瘋狗!”我喊著,掙扎著。

“哈哈,我是瘋狗,前男友是君子,是不是?好,我就是瘋狗,我占有不了你的心,最起碼可以占有你的人,叫你的前男友來救你吧!”他攔腰把我抱了起來,丟到床上,我掙扎著要坐起來,但他按住了我。他的神情像只要吃人的狼。我被氣得渾身發抖,嘴里亂嚷著:“你這只畜生!放開我!放開我!”   

他把她的兩只手分開壓著,讓我平躺在床上,他俯視著我的臉,一個字一個字的說:“你是我的妻子,你知道嗎?你屬于我,你知道嗎?不管你這顆不忠實的心在那個男人身上,你的人總是我的!我就要你,我就欺侮你,我就蹂躪你,你叫吧!”   

“你這個畜生!”我嘶吼著,眼睛里充滿了屈辱的淚水:“不要對我用暴力,如果你憑暴力來欺侮我,我這一生一世永不原諒你!”

“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你知道嗎?”他硬生生地撕開了我的衣服。

“不要!你怎能這樣對我?”

“我向來不懂得溫柔的,你知道!你是我的,我就可以占有你!”

“不要!不要!不要!你會后悔的!看吧!你會后悔的!”我大叫著。

午夜,一切過去了。我蜷縮在床角里靜靜的哭泣,從沒有一個時候讓我覺得如此屈辱和如此傷心……】

看到這里,臘月笙有點看不下去了,他抬起頭端詳著尤蘭,寫了這么悲慘的故事,她竟然還笑瞇瞇的,臘月笙就更確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他把稿紙隨手扔在辦公桌上,說道:“老實交代,從哪里抄的?”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