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 壓gl_傅軍長家的童養媳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976 次 收藏

陽光透過窗簾之間的縫隙,灑落在任絢夕長長的睫毛上,一團金色光芒輕輕搖晃著。

唔……

睡得好飽,好像很久沒有睡得這么安穩了。

任絢夕閉著眼睛伸手往身邊摸去。自從了有希望,這件事變成了每天做的第一件事情。

摸了一會兒發現身邊什么也沒有,一下子坐了起來。

希望呢?

任絢夕急忙下床拉開門噔噔下了樓梯,一眼看見白世輕正抱住小希望在看小狗咬自己的尾巴。小丫頭十分高興的舉著兩個小手不停的呀呀呀叫著,像是給那只小狗加油一樣。

高懸的心猛地落回了心房,任絢夕捂住胸口半天才緩過一口氣來。

“二師兄,你嚇死我了。”

白世輕見她起床了,笑著說道:“你昨晚睡得可夠沉的,孩子餓的得呀呀叫你也沒聽到。我敲門你也聽不見,只好自己闖進去了。我給她弄了點米糊和青菜泥,小家伙挺喜歡吃的。”

任絢夕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她的確沒有聽到敲門聲。

白世輕看著她一頭睡得七撅八翹的頭發,好像又看到當年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總是邋遢著穿著睡衣閉著睡不醒的眼睛給病人診脈。可是很奇怪,她樣樣都不行惟獨對醫術有種獨特的天賦,師父教了一遍的穴位他背了整整半年,可是那個丫頭只用了一天。

一天啊,這種差距簡直讓任震撼。

但是上學的時候,她卻連最基本的拼寫都搞的亂七八糟,多一A少一個S,老師都覺得她無可救藥。最簡單的事情她都做不好,這種孩子將來一定成不了大氣候,肯定早早的嫁人了。有誰能想到,后來她竟然上了諾貝爾的領獎臺,還干出了一件轟動的大事件,不動手就催眠了搶.劫巴士的歹徒。細數下來,她的過去還真是好壞參半。

他其實很驕傲有這樣一個師妹。如果誰敢欺負他的師妹,他絕對不會放過那個人。

“我先去收拾一下,你幫我照看一下希望。”

白世輕點點頭,任絢夕鉆進了衛生間。

不一會兒,樓梯輕響了起來,任絢夕穿了一身淺粉色的運動服輕快的跑下樓來,黑色的發絲綁成利落的馬尾,幾縷微微蜷曲的劉海擋在前額唇色粉嫩一身的青春氣息。

“師妹,我覺得你好像比當初離開的時候跟年輕了……“白世輕由衷的贊嘆道。

“真的么,謝謝師兄夸獎。我去準備飯菜吧,你們是不是都還沒吃早餐?”

抬頭看了一眼,現在是七點半,通常都是八點開飯。

白世輕急忙拉住她,“師妹你不是不會做飯么,這種事情讓我來做,你去照顧希望。”

“我會。”任絢夕淺淺一笑,轉身進了廚房。

拿起鍋子熟練的刷好放在瓦斯上,點火倒油敲碎雞蛋,熟練得像是一個家庭主婦。

“你什么時候學會做飯的?”

“去年,我上了一個烹飪班。師兄你去叫大家下來吃飯吧,我很快就做好了。”

半個小時之后,一桌子豐盛的早餐擺在了眾人的面前。

穆天驊和一眾師兄們看著一桌子的美食口水差點流了下來,中式的薏米粥,清爽的涼拌小菜,還有煎成一半熟的雞蛋和金黃酥脆的煎餅,還有肉質柔嫩的小牛排……整整做了十幾個菜,在半個小時之內。

所有人都驚嘆了,因為任絢夕在離開這里之前根本就是一個廚藝白癡。

不要說炒菜,菜能把她炒嘍!

大師兄好奇的問道:“師妹你的手藝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好啊?人也變得這么漂亮,簡直讓我不敢認啊!”

“當然是要付出努力才會變好啊。”任絢夕笑著說道,“大家開動啊!”

“吃光!都必須吃光!”老爺子拿著筷子指著餐桌大聲的命令道,他終于能吃上女徒弟準備的飯菜了!

“放心師父,根本剩不了!”

任絢夕笑看著大家大快朵頤不停的往碗里夾菜,開心的笑了起來。

一切都是要付出努力才會改變的……

她會變成今天這樣,沒有人知道她有多么的努力。

飯吃到一半,穆天驊的手機滴滴響了起來,拿起來說了幾句,他忽然站在身來,對任絢夕說道:“老幺,你跟我出來一趟。”

任絢夕放下筷子跟著他出了大門,關上門穆天驊的神色有一些凝重。

“知道剛剛是誰打來的電話么?”

“誰?”任絢夕眉頭一皺,“難道是洛北涯?”

“他的傭人剛剛給我打電話,說洛北涯昏倒了,自從來到威爾登已經是第五次了。”

“威爾登別的不多醫生最多,這里是有名的醫城,他為什么非要找師父?”她不明白,就好像她當初不明白洛北涯為什么要千里迢迢綁架她一樣。是,她醫術高超,但是還有比她跟高超的。對于這種每一次都被選中的悲催,她認為是一種陰謀。“師父,說老實話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呃……”

穆天驊顯然沒有想到自己這么快就被拆穿了,立刻愣在那里,半響才面色羞愧的說道:“都怪師父我當年喜歡沾花惹草。有一次我偷偷約了一網友在帝都見面,沒想到竟然被騙光了路費。你也知道師父我也算是有點名氣的人,總不好被警察遣送回來吧……然后我就去洛氏醫藥應聘工作。”

“應聘?”

任絢夕真是哭笑不得,老人家已經這個歲數見網友也就不說什么了,本來他就喜歡女人,被騙了之后難道不能打個電話求救么?在天朝已經是退休的年紀了,竟然去應聘。

“然后我正好遇到那個小子從里面出來,當時我見他氣息沉濁好像有些隱疾,就把他叫住。后來他就給了我一份工作。我跟你說,他們公司里的小姑娘那叫一個風騷,哎呀一個個水靈靈的那個俊啊,叫我一聲穆先生聲音那個甜啊……”

“然后你就非禮人家姑娘了?”任絢夕無奈的插了一句。

“我才沒有!”穆天驊一臉嚴肅的指正道:“我是給她把脈,她非說我摸她手了!還到處嚷嚷要告我,最后真把警察招來了!聽說那個姑娘家里很有勢力,好像是一個建筑師的千金,因為仰慕洛北涯才去洛氏上班的。他爸爸那個小混蛋竟然還揚言要弄死我,最后還是洛北涯給我保釋出來,把我送回了希臘……”

好丟臉……

任絢夕感覺自己的臉上都火辣辣的。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有師父他老人家能做得出來,簡直離譜脫線到了一種境界。不過任絢夕絕對不會認為僅僅是這樣,師父就會把她送到天朝去。

“穆德愷的事情也是你安排的?”

“絕對沒有。那是一個巧合,知道你被綁架了,我第一時間派人去截住他們,才知道這件事情和德愷有關,后來才發現是洛北涯主使,我也只好順便賣他一個人情,不過……”他一頓,“最重要的是我發現他們都擁有一個特殊的標志,而這個標志和你給我看的那個仇人的標志一模一樣。所以……為師就讓你放手一搏了,不是把你剩女的問題解決了么?”

如果這個人不是她師父,如果這個人不是當年救了她和小辰,她一定會把他從懸崖上一腳踢飛!

不過,師父也一定沒有預想到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穆天驊并不知道任絢夕為什么會失蹤一年之久,這一次她聯系自己他才找到她,而她對失蹤的事情閉口不談。穆天驊知道孩子已經長大了,事情有自己的主見也沒有繼續過問。

“老幺……雖然這件事是為師糊涂,但是你和洛少爺已經結婚了,而且也有了孩子,有什么矛盾不能解決?想想孩子,況且我看那個年輕人也很不錯啊!你們到底出了什么事?”

任絢夕默默低下頭,看著一旁石縫里的小草。

忽然她抬起頭對穆天驊說道:“師父,你可以幫我一個忙么?”

穆天驊疑惑的看著任絢夕,那雙精靈的眼眸里閃爍著某種興奮的光芒。

————穆氏大佬的色(>^ω^<)分割線————

此時坐落在威爾登市中心的一間豪華公寓,正在上演年度的苦情大戲。

“少爺,我求求你了,不要砸了!這是古董啊!”

云童生悲痛的嚎叫著,地上是一地的瓷器碎片全部都是白底青花瓷瓶,每一個都是從拍賣行里花了大價錢買回來的。

忽然他看見洛北涯又拿起了一個巨大的瓷瓶,那個可是花了整整一千萬的大青花。

“祖宗!”

云童生“噗通”普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我求求你了!你要是不開心可以打我,摔我!求你不要摧殘這些年紀比我們大好幾百歲的神物了!求你清醒一點!”

他說著一把抱住了洛北涯的雙腿。

“滾開!”洛北涯憤怒的喝道,“他們都不是她喜歡的,我一個也不要!”

云童生不知道他口中的她是誰,任絢夕已經離開了兩年,而這兩年之中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經常出現在洛北涯身邊,照顧他的起居,洛北涯也好像從那段傷痛中走出來了。

可是這一次來威爾登他竟然又開始發病,分裂癥比之前更加嚴重不說,幾乎每隔一天都會昏倒,醒來之后就會變得很狂躁,今天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把洛尚摯董事長交代他在天朝收購的花瓶全都給砸了!

“少爺我求求你了,你砸我,你砸我!“

他上前一把抓住那只瓷瓶,用力的一扯,洛北涯手一滑,“噗通”一聲摔在一邊,眉頭皺了皺,眼睛忽然一番,昏死了過去。

“少爺……少爺?”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上海快三大小软件 投资理财平台项目 飞鱼游戏中心 秒速时赛车预测软件 陕西11选五5 蓝筹股有哪些 今天甘肃快3开奖 江西快三是不是合法的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百度 幸运赛车预测软件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图表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天牛宝股票配资可信 江西快3走势图一定牛近200期 喜乐彩票开奖结果 百雀羚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