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嚕2017最新在線 不要在這里這里是廚房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20 次 收藏

進入十一點,食客漸漸多起來,大家因業務不熟,忙得揮汗如雨。陽山村來觀禮的人中有吃飽的,老人便自覺地走人,不耽誤主家生意,騰出地方給顧客坐;年輕的便自覺地開始打下手:收碗、洗碗、抹桌子、掃地、撿菜……

十二點半,事先準備的飯菜眼見快要售賣一空,周玉蓮見人少了一些,專管收錢大事,常見喜則喜笑顏開地重新鉆入廚房,叮叮當當地忙著補充新的菜品。

直到下午一點以后,進餐的人才越來越少。待到把這一波客人和觀禮的人全部送走,大家伙擦擦額上的汗水,發現已經兩點。

常樂方才覺得饑腸轆轆,常笑常歌和表哥們不約而同地撫著肚子慘叫:“餓死啦!”大人們相視而笑:“走,咱們開飯!”

下午四點半,吃晚飯的客人開始陸續到來,眾人又開始下一波忙碌。

接下來的兩天,常樂姐弟和常奶奶、周玉榮一家仍然到店里幫忙。不過因為有了經驗,眾人的動作開始慢慢磨練得純熟,所以忙中不亂。

到了20日下午,周玉蓮覺得只有兩個女工,實在疲于奔忙,便又從陽山村、流玉村各招來一位踏實肯干的女工,才能勉強應付得過來。

常見喜這個大廚對于該準備多少分量的飯菜,也能做到胸中有數。于是,常奶奶和三胞胎才沒有到店中幫忙,解脫了出來。

這幾天,沒有人到快餐店搗亂、收取保護費什么的,估計就像常見春所言:劉家暫時還沒有看得上這螞蚱腿似的小店,也或許是手下的爪牙們調查了快餐店的主人背景,知道劉耀宗正在狠命拉攏常見春,所以這一時間正處于觀望。

20日晚,一家人在燈下數錢、算賬之后,不由大吃一驚!除去水電費、人工、購買做菜原料等支出,純收入至少還有兩百多元!要知道,政府工作人員的工資也不過每月一百多元啊。三天兩百多元的純收入,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了,而且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快餐店的名聲漸漸打響,生意還將越來越紅火。

于是,周玉蓮越發干勁十足,在全家人開會商議后,決定等秋收以后,就想辦法把自家的田地全部租出去,或是讓周玉榮家去種,不要他家租金,只需把每年的公糧按時按質按量上交就行。

夫婦倆還在某天晚上親自提了糕點到陽山小學校長家,感謝他這些年來對周玉蓮的關照,當然也達到了最終目的:周玉蓮辭掉民辦教師的職務。

就這樣,周玉蓮每天在店里忙碌,常見春也會利用周末偶爾到店中查看,常樂和常奶奶見他倆還要見縫插針地跑回家來操心老小,勸兩人干脆住到店里,不要來回奔波。

常奶奶保證自己會注意身體會照管好孩子們,常樂保證一定管好弟弟妹妹的學習,常笑常歌保證一定聽大姐的話認真讀書,常氏夫妻終于答應,只是每隔兩三天抽時間回家看看老人孩子。

常樂算了算時間,8月30日就要開學了,現在離開學也就是十來天,該帶領弟弟妹妹準備開學的事。

于是,從21 日起,常笑常歌結束了他們的逍遙日子。常樂先是檢查他們的暑假作業,錯了?擦掉重寫!書寫不認真字跡潦草?擦掉重寫!然后找陳菊芳老師要來六年級的語文、數學課本,帶領兩個小的預習新課,每天在學習新課之后,還要做常樂買自新華書店的配套習題。一時間,常家的廈子上哀聲連天。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常笑常歌當然想反抗來著,但是也不知怎么的,每次明明覺得常樂已經走開不在跟前,但只要他倆剛剛躡手躡腳地逃到大門外,就會被常樂追上,垂頭喪氣地抓了回來。

如此幾次之后,他們不由奇怪:大姐的背后難道長了眼睛?還是會未卜先知?

空間中的袁分神氣地揮揮手:“老娘的精神力最牛叉了!對付這倆熊孩子,簡直小菜一碟啦!”

閑暇之時,常樂終于想起那個幽暗的地道,如果不解決,必定成為一處藏污納垢的所在。于是,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里,常樂以一碗過橋米線的代價,請得袁分出山,不,出空間幫忙。

袁分不費吹灰之力,就地取材弄了一塊特大號石頭,把地道口堵得死死的,再弄些藤蔓遮掩,據袁分說它弄了個藤纏術,藤蔓頃刻間就串了個密密實實,以后除非是地震,地道才會重見天日,不過若真的是地震,估計地道也是毀了。

一天晚上,常樂進入空間,袁分道:“我看你的境界也鞏固了,該煉化情感愿力了。”

一人一獸來到白石臺前,常樂發現那團愿力又變大了一點點,想是最近幾天有人贊美自己或是怨念自己了?真是比打噴嚏猜測誰想念的準確率高多了,比民意調查反饋結果快速、及時多了,簡直堪比“刮刮獎”——即刮即知結果。

袁分為她護法,她于白石蒲團上,五心向天,兩手分別依照“歸意訣”中指示,各捏一個法訣。靜心內視,驅動下丹田中那一縷頭發絲般細小的靈氣,運行至處于眉心的上丹田,眉心處便浮現一朵五瓣淺粉色梅花紋,從梅花紋中射出一道極細極細的、附有自己精神力的銀色光線。

她繼續運轉靈氣,那道銀光便插入白石臺上歸意陣中的愿力團里,極艱難地、極緩慢地把愿力團中的銀色光點一點一點地撥往左邊的凹坑里,若遇到灰黑色斑點,則撥往右邊的凹坑里。

形象一點來說,中間凹坑里的愿力團,就如同盛在大盆里摻雜石子的白豆,常樂分離愿力的工作就像撿豆子——把有用的“白豆”撿到左邊凹坑,把沒用的“石子”撿到右邊凹坑。只不過撿“豆子”的不是手,而是神識而已。

也沒過多久,常樂便感覺丹田中的靈氣消耗一空,有一種虛脫的感覺,便停止分離工作,改為冥想恢復靈力。隨后她便驚喜地發現,她丹田中的靈氣竟然比原來壯大了,雖然只是一點點,若不仔細可能還不能察覺,但也是難能可貴的了。

袁分循循善誘:“不破不立,靈氣消耗一空后緊接著修煉,必然事半功倍。”常樂表示虛心受教。

因空間與現實的時間變為十比一,常樂自然不用擔心時間不夠。她白天仍然當“監工”,輔導弟弟妹妹學習,晚上進入空間分離愿力。當她把那團駁雜的愿力完全分離開的時候,現實中已是用了五個夜晚,也就是說在空間中竟然用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

接下來,常樂依照“歸意訣”中的方法,在袁分的指點下,以神識結成一個簡單的“束怨陣”,把分離出來的灰黑色愿力團抓舉起來,拋擲到空間之外。灰黑色愿力團一到空間之外,便隨即消失得無影無蹤。

最后,她待到靈力恢復,又以那道銀光從左邊凹坑中的銀色愿力團中摘取一個光點,運起“歸意訣”心法,慢慢煉化。

直至開學前一晚,所有分離的銀色愿力才被統統煉化完畢。常樂神識一收,眉心的梅紋便立時消失。她內視自己的下丹田,發現原本細如發絲的靈氣,現在已經變得如同松針一般粗了,不由喜上眉梢。

再看看白石臺上中間的凹坑里,又收集到指頭大小的一團愿力。常樂微微一笑,打算待愿力增多一些的時候再去分離煉化。

重活一世,原本常樂想著“悶聲大發財”、“扮豬吃老虎”的,但是想到劉家這個不□□,自己必須抓緊時間提高修為,而如今世界靈氣稀薄,所擁有的空間又太坑爹,也是靈氣幾近于無,必須收集到很多情感愿力,而收集愿力的一個捷徑就是使勁兒折騰、裝逼、博取好名聲。但是,出頭椽子先爛、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是千古流傳的真理,怎么做,才會既賺取情感愿力,又低調?

但是,要賺取好名聲,又談何低調

算了,既然低調不了,以后的日子里,就要不遺余力、想方設法地謀劃,讓正面的情感愿力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