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扯花瓣 知道錯了 會乖 為保研我獻身給教授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2月28日 來源:互聯網 1381 次 收藏

夜深了,一陣陰風吹過,飛沙走石,遮天蔽日而來的是一團籠罩在灰蒙蒙霧氣里妖物,其形態完全被掩在了霧氣了,令人看不清它的本體。

寧初感覺到了一絲不正常,這不是百目鬼吧,“晴明……”寧初緊張的連主人也忘了叫。

不出意外的下一刻頭上就挨了一下,“叫主人。”

寧初,“……”

“主人,這個好像不是唔~”

“噤聲。”晴明將折扇輕輕抵著寧初的紅唇,打斷了她接下來的話。

紅線穿起的金鈴紛紛響了起來,劇烈的搖動著。

門上的五芒星符紙發出刺眼的光芒后,顏色暗淡的飄落在地上。

晴明收了漫不經心的姿態,面上顯露出一絲凝重。

黑霧慢慢退卻,起先出現的是獸類尖尖的耳朵,額心的一抹火焰紋烈的恍若火燒,四肢纖細,皮毛豐盛,長著九尾的狐貍的形態暴露在了晴明和寧初的眼前。

晴明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玉藻前。”

“晴明,這么長時間沒見,沒想到你還是如此的不討喜,怎么就沒有遺傳到葛葉半分。”柔媚的女聲帶著淡淡諷刺和漫不經心。

“玉藻前”晴明朝著妖怪走近了幾分,“你難道忘了之前的約定?不許再踏入平安京半步的,莫非這么快就忘了。”

“受故人所托,走此一遭罷了,如今目的達到,我走就是。”說完玉藻前就如來時一般消失在了濃重的夜幕中。

晴明似乎想到什么,神色驀然一變,“糟了。”

等寧初和晴明趕到后院時,山本的夫人整個眼睛都被挖了出來,空蕩蕩的眼眶黑洞洞的流著鮮血,形容狼狽,披頭散發尖叫著揮舞著雙手。

渾身長滿眼睛的百目鬼飄在半空勾唇冷眼欣賞著女人的丑態。

晴明神色一凜,將符紙拈在手中結印念咒。

百目鬼飄在半空中,泛著幽冷青光的臉上神色不變,“沒用的,晴明陰陽師我已經得了一百只眼睛,如今你再奈何不了我了。”

晴明聞言,也是一笑,點漆的眸子溢出笑意,風動烏發,略過他如玉的臉龐,“那晴明也要一試才知,到時候還望夫人手下留情了。”

一番纏斗下來,晴明竟然隱隱落了下風。

各種符咒,口訣,看得寧初眼花繚亂。

寧初有心想幫忙卻無從下手,而陰陽術又是答應了晴明不能輕易顯露的。

一個回旋翻飛后,晴明被妖物的陰氣擊中,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他笑著將嘴角的鮮血抹去,姿態閑適翩然,好似庭院閑庭信步,并無半點落敗之感,“看來要召喚朱雀他們來幫忙了呢。”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急急如律令。”

“主人。”

“主人”

朱雀,青龍,一左一右低頭俯首給晴明行禮。

“嗯。”

百目鬼縱使厲害,還是不敵朱雀與青龍的配合,最后落敗下來。

“朱雀,宵藍,你們做的很好。”

晴明將朱砂筆寫成的符紙,夾在食指與中指之間,置于唇前默念口訣。

“晴明大人,等等。”

晴明停下念口訣,目光投向來人。

山本走了進來,他猶豫道,“晴明大人,不知你可否讓我同她說句話……”

“可。”

百目鬼見到生前的戀人丈夫,心中的委屈,仇恨,與此時丑陋的面貌的慚愧一起交織在了心頭,終究千言萬語化作了一聲嘆息般的“一木君……”

“花子。”

花子心中不是沒有對山本一木的憤恨,恨他在她被人折辱時沒有出現,恨他在她被人挖去眼睛時還是沒有出現,更恨他連尋找也不曾尋找她。

多少個日夜在幽深的枯井中她唯一的動力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掙脫束縛上去問一問他為何從未尋過她,可是后來啊,她得以見天日之后,卻反而始終對他下不去手了,為他找了種種的借口。

她想她也算復了仇了,畢竟她已經將那女人折磨了一番了,她在她身上下了咒語,今后她的也將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這就夠了。

回府邸的路上,寧初纏著晴明問最后的為什么不收了百目鬼,反倒幫她恢復了原來的樣貌,留在了山本身邊。

晴明輕笑一聲,把玩著手中的蝙蝠扇,輕聲呢喃著:“誰知道呢。”

他將目光放的很遠,幽深而令人捉摸不透,“或許是因為她可憐吧,也或許是她令我想起了故人……”

故人?

寧初心有疑問,到底還是沒有問出口,因為被突然冒出來的一群奇奇怪怪的式神給驚到了。

神情冷峻,一頭火紅色頭發的,□□著上身的騰蛇。

溫和儒雅,身著長袍的天一。

沉著冷靜,包子臉小正太的玄武。

……

還有不久前剛剛見過的朱雀和白虎。

寧初細細數來,竟然有十二個。

“看來你們都到齊了。”晴明挑眉勾笑,“那么,來認識一下我新收的式神吧,小貓兒~”

“你好,我是天一,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溫和的天一首先說道。

寧初點頭,“你好,我是寧,昂,我是悠。”

“悠?”晴明口中念著,將這個字的語調轉了幾個彎,“小貓兒真偏心,你可是從來沒和我說過自己的名字。”

對此,寧初只想呵呵噠,得,您老叫外號不也叫的挺開心的么?還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么?

接下來的人一一向寧初問候了一番。

“好了,介紹也介紹完了,你們該回到自己呆的地方了。”晴明看了看天色說著。

“大人偏心,哼,為什么悠都可以一直待在外面?我才不要回去,我還沒玩夠呢!”小女孩模樣的太陰鼓著小臉一臉我很生氣你快來哄我的模樣。

晴明幽幽的嘆了口氣,“好吧,好吧真拿你們沒辦法呢,今夜就允許你們在這平安京好好玩一番吧。”

太陰還來及露出歡喜的神情,晴明就又加了一句,“不許嚇人,也不許搗亂聽到了沒有?”

太陰猛點頭,這個好說好說,她怎么會嚇人呢?她可是個好式神啊,她啊,只會嚇鬼而已……

“大人,若無事,我先回到陣中了。”騰蛇冷著一張臉,無喜無悲道。

陸陸續續有式神向晴明請辭,最后竟然只剩下了朱雀青龍白虎和太陰四個式神。

“真是一群無趣的人!”太陰哼了一聲。

平安京的夜晚依舊是鬼怪們的天地。

青鬼,發鬼牛鬼等人剛剛溜進了一戶人家中,嚇過人后心滿意足的得了怨氣跑了出來。

“老兄,你聽說了么?”青鬼問。

“聽說什么?”牛鬼是個鬼中的宅男。

“哎,就是今晚陰陽師晴明收服了那個新來鬼怪的一事,聽說是只百目鬼,可厲害了。”發鬼接道。

“嗨,這百目鬼也太沒用了些,要是我一定能將那陰陽師殺得片甲不留,呵想當年我打過陰陽寮頭,越過九重皇宮,套用唐土來的一句詩來說正是‘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真正是這世間難有敵手啊!”

青鬼還在滔滔不絕。

路過一棵繁茂櫻花樹下,突然一個披散著頭發,伸長了舌頭,翻著白眼,倒吊著的小女孩冷不丁的出現在青鬼的面前。

青鬼,“……”

下一秒就讓寧初見識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鬼哭狼嚎。

“嗚哇哇~嚇死鬼了。”

太陰從樹上跳下來,朝青鬼他們扮著鬼臉,“還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呢,真不害臊!”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