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主懷孕帶球跑—修真女穿越七十年代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3月09日 來源:互聯網 1834 次 收藏

| |  -> ->  

最后幽影決定試一試自己剛剛能使用的魔法的效果,順便看看以前夢寐以求卻不能使用的技能能不能玩轉。

他先吟唱了一個咒語,轉換了冰元素在自己的神兵,并在那幾只牛魔靠到足夠近的時候他才將法術爆發出來:

冰咆哮!帶著巨大的狂風卷動,無數的冰塊以他為中心飛快地旋轉起來,極寒的低溫加上堅硬無比的冰塊影響了牛魔們的動作,并將它們砸得渾身是傷,紛紛倒退。

在冰咆哮就要消散的時候幽影開始召喚烈火的精靈,霹雷青色的鋒芒瞬間變得血紅灼熱起來,然后在他快到看不出動作的速度下,一個圓弧斬,命中了全部牛魔!就看到無論是披甲還是無甲的牛魔,都變成了兩半,毫無意識地倒了下去。

不愧是烈火劍法,即使幽影比原來強大了許多,那樣普通的橫斬也最多殺死一兩只,腰斬四只牛魔怪物,根本就不可能做到,而召喚了火焰精靈后威力何止倍增?

一邊感受這激動人心力量,他一邊繼續深入牛魔洞穴,這洞穴雖說是個迷宮,但是前三層早已來過,還是很容易就能走下去的,而途中膽敢來阻攔他的牛魔卻并不多,這些怪物顯然智能已經到了會恐懼的程度。

而走過一層的大路,二層的環形迷宮后進入第三層就出現了從未見過的地宮,完全沒有上次來時的混沌與迷霧,而許多牛魔斗士、戰士站在那入口,隨著一頭牛魔將軍的帶領下,等待著他的出現。

“上次來你們還能和我們語言交流,那么這次我也相信你們還有溝通的能力,讓開,我不是來大開殺戒的。”幽影那冷冰冰的聲音傳了出去,這一圈包圍他的牛魔怪都聽得真真切切。

“入侵者,我記憶中你并非第一次來了,這兒還有偉大的目標還實現,珍惜你的生命,立刻離去,不要使我們的力氣浪費在無謂的事情上。”那牛魔將軍的聲音發出來,帶著沉悶的回音。

“那就是沒有商量的余地了,我們曾經交戰我一次,而米爾的走狗不應該這么容易死去,這次你就不會還那么幸運了。”幽影決定先干掉這個應該是直接為米爾服務的怪物。

那牛魔將軍還在調兵遣將,指揮包圍幽影,但是幽影早已經做好干掉它的準備了,他現在身體強壯無比,只是依然不知道混沌力量的冷卻時間,不能隨便使用,而要徹底擊殺這個怪物,就必須對它造成巨大到不能恢復的破壞。

于是他召喚了烈火的精靈附在了自己的霹雷之上,同時吟唱咒語召喚了一道迅捷無比的閃電打在了這個怪物的身上,閃電將它劈的后腿了好幾步。

然而其他牛魔試圖動手保護這位將軍時,幽影已經行動了起來,化作一道青影略過,火紅的劍影瞬間在空中留下了好幾十道,那牛魔將軍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一聲就被燒成了一堆灰燼,被斬碎的鎧甲掉落在了地上。

即使是被米爾改造成能量生物的它,受到這種打擊也是萬劫不復了,隨著它身上的氣息漸漸變弱,周邊受它影響和控制的牛魔怪物也漸漸不再那么狂熱了,哞的一聲就四散奔逃了。

幽影繼續前進時發現,每走動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只牛魔將軍或者牛魔祭祀,這些怪物所在的區域都有一群狂熱無比的牛魔,而殺死首領后其他的牛魔就變得像它們的食草類動物一樣膽小,完全沒有了那兇惡的氣勢。

這也太詭異了,不過多少都是好事,幽影認為有很大可能是米爾還不能控制過多的怪物,只能通過少部分怪物來幫祂控制這些生物,起碼證明了它們還不夠強大,世界面臨的危險還在可控之中。

突然他發現自己似乎在第五層反復轉了許久的圈圈了,并沒找到下一層的入口,不由得一陣疑惑,只到處找時,突然看到某處憑空出現了幾只牛魔,正東張西望呢!

幽影立刻沖過去抓住了兩只按在地上,喝道:“你們是從哪兒出來的!”

但是這兩個家伙雖然嚇得是一塌糊涂,但是完全聽不懂幽影的話,吱吱嗚嗚啥也不敢亂來,讓幽影十分頭疼。

但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難道就這樣把它們殺了?下一層的線索豈不是全斷了?突然他靈機一動,手一松將那兩只丟到地上,摔了個半死,隨后堵住它們的其他路線。

只見這兩只蠢牛魔轉身跑到了一塊一人高的石頭邊上,在那里不知道做了些啥,石頭上的紋路就發起光來,不多時這兩個家伙就消失了。

幽影靠近了那塊石頭,看到上面刻有十分詭異的紋路,卻不是自己了解的任何一種符文,他嘗試激活魔力,輕輕地填充那些符文,果然不多時出現了一個空間薄弱的波動。

這是一個傳送陣,這個石頭就是一塊傳送石!幽影暗嘆,幸虧自己那壓制魔法的體質已經改變了,不然就是看到這玩意也依然要被堵在這兒下不去,就過了那個傳送陣,果然眼前又是廓然開朗,到第六層了!

這一次的陣勢讓自以為天下無敵的幽影也驚出了一身冷汗,數十只牛魔法師和牛魔祭祀擺出了一個沒有死角的陣型,真準備好了施法等他下來。

人一出現它們的各種閃電和火球就如雨點般朝這邊砸了過來,也虧得幽影是快得完全不合常理,又性格果斷,反應迅速,只瞬間就朝敵人最少的左邊直接撞了過去,砰一聲撞飛了兩只牛魔祭祀,身上還是中了兩道全力施法的閃電。

幽影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渾身灼熱到麻木的感覺,幾乎停止了動作,牙齒打著戰,卻知道再停一下,給這么多施法者下一次吟唱的時間,自己就沒有然后了,一邊暗道原本的體質還在多好,一邊咬緊牙拼命從撞出的缺口中沖了出去。

顯然牛魔們壓根想不到這種陣勢里都有人能殺出去,一時間來不及去圍堵他,只見他一路猛沖,再沒遇到多少抵擋了,看來這一層據有控制力的牛魔全部集中在了入口那里。

他也帶著一身冷汗在那里橫沖直撞,所向披靡,一路撞進了第七層的入口,卻發現這里的氛圍又十分不同,雖然從牛魔戰士到牛魔將軍、祭祀是應有盡有,但是看上去卻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目含混沌,仇大苦深,要拼命的架勢。

本來想上去來個大開殺戒的幽影看到這些家伙的眼神里居然好像有理智,根本沒有紅著眼要撲上來的樣子。

“呃,說實話,我覺得沒什么希望,但是看你們這樣子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試試,你們能和我進行交流么?”幽影對最前面的一只牛魔將軍說。

“這個世界的原生生物居然能抵達這里?完全在計劃之外,不過你既然到得了這兒,說吧,你想干什么?”那只牛魔將軍居然心平氣和,語氣十分淡定。

“我想干什么?這一片憑空出現在我們世界的外來物,對我們來講完全是意外好嗎?這問題應該我來問你們才對,你們究竟有何目的?知不知道出現在這里是什么原因?”幽影感覺有些說不出話。

“我們的世界遭遇了一次可怕的災難,然后我們的同胞幾乎毀滅殆盡,只有極少數的幸存者在地獄一般的環境里茍延殘喘,等待著隨時出現的末日,隨后破碎的世界就被召喚了過來,而其他的我們并不知情。”這位牛魔將軍回答。

幽影有些不大相信地問道:“就是說究竟發生了什么你們全都不知道?據我所知毀滅你們世界的,和召喚你們過來的其實是同一個敵人。”

牛魔將軍說:“本來就是這樣,所以你們的世界就是我們的敵人,但是這對我們來講沒有什么意思,我們的同胞也就還剩下這最后兩層的少數生幸存者了,其他的人都在被拉入這個世界的過程中被撕碎,變成了無魂的傀儡了。”

幽影吃驚地問:“這是指的什么情況?上面的都不是活人?如果你肯相信我,就請聽我說,我絕對和召喚你們過來的人沒有任何關系,它們同樣是我的敵人,我想搞清楚這到底指的是什么。”

牛魔將軍說:“現在的我們也是根據我們的王下達的命令,茍延殘喘地活下去,爭取有轉變的契機,我們這兒本身就和最殘酷的地獄沒什么差別,但是后來我們的王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們的希望將要完全斷絕時你出現了。”

幽影問:“那么我一個這個世界的人能對你們的情況造成什么影響嗎?如果能幫上什么以使雙方都收益的話,我不勝榮幸。”

牛魔將軍說:“說不上什么影響,但是我們的存在全部是靠我們已經超脫了凡人,擁有無上神力的王勉力維持的,所以我們沒有質疑王的資格,如果你可以去幫我們搞清楚王究竟怎么了,哪怕是煙消云散,我們也會感激你的。”

說完他就讓開了一條路說:“沿著著,走到第三個路口左轉三百米就可以到第八層,那是我們王的所在,小心些,他可不是我們這些小嘍啰能比的。”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