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吃奶下面濕 跟我爸在一起睡覺

小蠻兔小蠻兔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409 次 收藏

chapter 3 「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

開學的時候季初來學校坐的是大巴,這次回去趙舒銘買了高鐵票,到X市只要一個半小時。

從小沒離過家的季初還是第一次看到火車站人山人海的樣子,費了好半天勁才擠過檢票器,直到上了車廂坐到位置上才長長地出了口氣,長假客運高峰期什么的,真的好可怕。

“學長,你午飯吃了嗎?”

“還沒。”他早上課滿,下了課就直接來找季初了,根本沒時間吃飯。

季初從包里拿出剛買漢堡和牛奶遞過去,趙舒銘去取票的時候,他等著沒事就去買了點零食,“給,漢堡還是熱的。”

趙舒銘接過來,笑著說了句謝謝,“你自己吃了沒?”

季初點點頭,開始研究扶手下面的按鈕,趙舒銘看他東摸西瞧的,疑惑問了句,“你第一次坐高鐵?”

“恩,我沒怎么出過遠門。”

高鐵緩緩地開動起來,季初盯著車窗外加速后退的景物,有些小小的興奮。

大學開學以后第一次回家什么的,每個人都會興奮的。

趙舒銘很快就把漢堡吃完了,看著季初亮閃閃的眼睛,忍不住又揉了揉他的腦袋。

季初疑惑地轉過頭看他,睜大眼睛問他干嗎?

趙舒銘被他不自覺的賣萌表情逗笑,語氣也柔了幾分,“我去年第一次回家的時候也很開心。”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從家鄉說到母校,然后季初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連小學和初中也都是和趙舒銘一個學校的。

什么叫緣分,這就是!

一晃半個小時,趙舒銘有些困倦地打了個哈欠。

季初見了立刻挺直背,拍拍自己的肩膀,“要不要靠一下,到了我叫你。”

趙舒銘看他那一臉認真的表情,不知怎么就笑了,季初的眼神很干凈,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趙舒銘只好點了頭,“好。”

季初身上好聞的沐浴露的味道鉆進鼻子里,趙舒銘舒服地閉了閉眼睛。

不過季初的肩膀太單薄了,加上兩個人身高差,趙舒銘靠著姿勢挺別扭的,怕靠久了季初會不舒服,一會兒就把腦袋挪開了。

“我現在又不困了。”趙舒銘對他笑笑,拿出手機插上耳線,塞一個到季初耳朵里,“給你聽一下我們要錄的歌。”

這首歌的demo是秦洛一年前錄的,伴奏也是她做的,是一首挺大氣的古風歌。

高鐵上聽歌聲音并不是很清楚,更何況季初只帶了一個耳機,另一個在趙舒銘耳朵里。

趙舒銘把聲音調大了一點,“聽不太清楚,晚上發你一份。”

季初仔細聽了一下,歌詞還是聽不清,但是女聲的音色還是清晰的,忍不住把耳機往耳朵里按按,已經腦補出了一個仙氣滿滿的高冷女神形象,“這個聲音好贊啊……”

“我們約個時間和她見一面吧,順便去她家把歌錄了。”

“誰啊?”季初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唱歌的人啊,她是我表姐。”

“她也是群里的嗎?”

“不是,她不是我們學校的,而且主攻唱歌,配劇的話不是很在行。”

“哦……”

到站下車,重新踏上家鄉土地的感覺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季初深深地吸了口氣,心頭一片輕松。

趙舒銘的爸爸已經等在地下車庫了,季初上車后很有禮貌地跟趙爸爸打招呼,“叔叔好。”

“誒,你好。”趙爸爸的目光從上到下地把人掃了一遍,看得季初心里有點發毛。

趙舒銘有些無奈地咳嗽一聲,說道:“爸,專心開車。”

“好,開車,”過了一會兒又出聲問道,“對了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季初,是舒銘學長的學弟。”

“那家住哪兒?我先送你吧。”

“在XX小區……”

“那和我家很近啊!”說著意味深長地看了趙舒銘一眼。

趙舒銘只好再次提醒:“爸,專心開車。”

“行行行。”

趙爸爸把季初送到小區門口,還熱情地說了句:“小季以后常來我們家玩哈。”

“好的,謝謝叔叔送我回來,叔叔開車小心。”

趙舒銘最后叮囑了一句:“季初,等我電話。”

季初點點頭,笑著沖趙舒銘揮揮手。

看著車開遠,季初臉上的笑容慢慢褪下,總覺得趙爸爸哪里怪怪的……

一定是他想多了。

而車上,趙爸爸眉開眼笑地問自家兒子:“小子談戀愛了?”

“爸,你想什么呢……”

“行了,爸知道你喜歡男的,我又沒怪你,只要求你找個乖巧一點的,小季就很好啊,喜歡人家就抓抓緊……”

趙舒銘越聽越不靠譜,趕緊打斷他,“爸,季初根本就沒這種想法,我自己的事你讓我自己看著辦行么。”

“行,你自己看著辦。”

“你沒在我媽面前亂說吧?”

“沒有。”

就在上個寒假,趙舒銘的移動硬盤被趙爸爸急用拿走,趙爸爸聽了里面那些耽美廣播劇以后,結合趙舒銘一直沒有女朋友這件事,一口咬定趙舒銘是彎了。但他也沒說什么,算是默認了兒子的性向……

趙舒銘對此也挺無語的,他沒談過戀愛,并不是很確定到底喜歡男生還是女生,每次想要解釋,趙爸爸總是一副“你別說了我真的不怪你”的樣子,所以現在趙舒銘也干脆懶得解釋了。

他倒是對季初很有好感,季初乖巧,待人真誠,心思單純,但是人家未必就是彎的呀。

季初回到家里,和家人打了聲招呼,四歲的妹妹立馬扭著胖乎乎的身子撲了過來,哥哥哥哥地叫個不停,季初把人抱起來,心都快化了。

季初家里是重組家庭,他媽媽生他的時候就難產去世了,后來奶奶又給爸爸介紹了一個女人,那女人也是二婚,和季初的關系稱不上親密,但也算挺好的。

因為家里有個兒子,夫妻倆也一直沒再要孩子,直到季初高一的時候,繼母意外懷孕,家里商量了一下,還是把孩子生下來了。

小妹妹從出生就特別喜歡季初,季初也很喜歡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當寶貝一樣疼著,這會兒回到家,一大一小在地上打滾的樣子還真是其樂融融。

晚上把妹妹哄睡下,季初才回房間開電腦上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假來了,劇組群特別熱鬧,剛上線就開始“嘀嘀嘀”的沒完。

導演-北棠:我們這次出劇算個人劇呢?還是掛在希聲名下呢?

龍套-鵪鶉:掛在希聲吧,讓我也感受一回被大社團包養的趕腳吧!

裴宿裔-華燈:我打算掛工作組

編劇-無城:哪來工作組?O O

裴宿裔-華燈:就是新成立一個工作室,掛名在希聲名下

導演-北棠:也行啊,我們幾個玩得比較好的加吧,不求壯大,只求短小精悍

裴宿裔-華燈:那社長的意思是同意了?

導演-北棠:妥妥的OK啊

龍套-鵪鶉:小透明收么【可憐】

編劇-無城:姐罩你,誰敢不收!

協役-三水:今天怎么不見小雞啊?

龍套-落謠:被燈泡吃掉了吧,我今天在高鐵站看到他們倆呢,這么快就勾搭上了,燈泡你可以啊

編劇-無城:什么【被雷劈】燈泡你給我說清楚!

裴宿裔-華燈:我們在一個市,一起回家很正常的吧

龍套-落謠:果然是近水樓臺先得月,燈泡請不要大意地上吧!

協役-三水:居然!我果然看錯你了!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只燈泡!

編劇-無城:看錯你了+1【心碎】說好的小學弟是我的呢(╯‵□′)╯︵┻━┻

裴宿裔-華燈:誰跟你說好了【再見】

季初挺無語的,又拿他和學長開涮,為什么大家都一副“季初已經被趙舒銘拐走了”的樣子……雖然如此,他還是決定冒個泡。

豐遺世-季末:大家晚上好!

裴宿裔-華燈:怎么這么晚才上線?

龍套-落謠:↑↑↑這種過問得理所當然的語氣是怎么回事?

協役-三水:呵!人家家事輪得到你攙和!

豐遺世-季末:剛剛哄妹妹睡覺去了。

龍套-落謠:呵!水受啊,我策劃的那個劇的音你還沒交吧,這種陽光燦爛的夜晚最適合錄音了【微笑】

協役-三水:內什么,我要去曬太陽了,回見啊~

裴宿裔-華燈:后天中午有空嗎,那邊我聯系好了。

豐遺世-季末:恩恩,放假我都有空的。

編劇-無城:你們倆要背著我們干什么去?▼_▼

裴宿裔-華燈:無可奉告。

季初剛打完要去傾落家錄歌,看到趙舒銘那四個字,默默地把輸入框里的字刪了……

錄歌也是為了做劇啊,為什么不能說?

看著吳宸學姐一個勁地炸毛打滾撒潑求真相,忽然明白了什么,趙舒銘故意吊人胃口什么的,肚子好黑啊。

編劇-無城:不帶你們這樣的,心好塞T T

裴宿裔-華燈:你趕緊把預告的劇本寫出來,我就考慮告訴你【微笑】

編劇-無城:靠!老娘這就去寫!

十月三號,晴,有風,陽光燦爛,是個約會的好日子。

季初按照說好的,在倆小區中間的公園里等趙舒銘,然后一起去市中心吃飯,再去秦洛家。

季初還是蠻期待和秦洛見面的,那天聽了趙舒銘給他聽的歌以后,回去找到秦洛的葉子把她的歌都聽了一遍,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聲音,而且唱功也很棒。

在餐廳等她的時候,趙舒銘簡單地介紹了一下秦洛這個人,她比趙舒銘大三歲,很小就開始學歌了,趙舒銘的媽媽是文藝部的歌手,秦洛可以說是趙媽媽一手教出來的。

事實證明,現實和腦補有很大的區別。

他看著門口進來的那個女生,扎著馬尾辮,長著娃娃臉,T恤衫花短褲,拖一雙人字拖,懶散地沖他們這邊打招呼……幻滅!

說好的高冷女神呢?

說好的姐姐呢?學長這……真的不是你表妹?

偏生這樣一個蘿莉開口就是御姐音:“嗨,我是傾落。”

季初猛然收回神,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窘迫地紅了臉,“我是季初,不好意思,一下子沒把你的臉和聲音對上……”

“沒關系,那你一定是因為沒見過三水。”秦洛沖他眨眨眼,“我聽阿銘說你接了豐遺世這個角色,那篇文的作者是我基友,我先替她謝謝你,因為找不到合適的聲音,這部劇已經拖了很久了。”

“啊……”季初忽然覺得壓力山大,“我沒有做過cv,萬一配不好……”

“我相信阿銘的眼光。”秦洛微微一笑,坐下來開始點菜。

等三個人吃吃聊聊結束,已經快十二點半了,秦洛家就在附近,走過去很快。

這也是季初第一次進到專業的錄音棚里。

秦洛幫他調好設備,讓他先試唱一遍,那首ED旋律很簡單,季初聽了幾遍就會了,一遍唱完,秦洛一直懶洋洋的眼神終于有了抹驚艷。

本來嘛,新人cv,對他的唱歌水準要求不能太高的,秦洛把期望值拉得很低,但挺出乎意料,季初雖然唱功一般,但音準很棒,而且聲音真的很好聽,干凈清脆,讓人心生感動。

趙舒銘也被驚艷了一把,聲音很好聽,唱得也很棒。

比其他這種偶爾會跑調破音的人,確實強了很多……

秦洛當然不會放過任何打壓弟弟的機會,“阿銘你要加油了,別給小季拖后腿喲。”

趙舒銘只好認真起來,唱完他的詞,秦洛評價道:“恩,勉強湊合吧,反正對你唱歌不能抱太大希望,我后期努力一下吧。”

因為季初不怎么需要教的原因,本來打算兩個小時錄完的歌,一個多小時就OK了,效率高得驚人。

難道碰上這樣的好苗子,秦洛自然不會放過,拉著他再唱幾首。季初之前都是聽英文歌的,所以就隨意唱了兩首,比剛才唱古風的時候更有味道。

時間還有的多,趙舒銘翻出早上剛拿到的劇本,pia戲。

《且共》里的人物還挺多,配角都挺突出的,所以預告也是有很多配角的臺詞,當然,主角的臺詞還是最多的。

比起剛才唱歌,季初明顯緊張了,戲感這種東西真的要靠磨,十來句臺詞,磕磕絆絆地磨了半天才摸到點門道。

他偷偷地打量趙舒銘的臉色,還好沒有不耐煩,這才安心了一點。

“再來一遍,這里注意語速放慢,氣息再平穩一些。”

“好。”于是再來一遍。

到最終的成果只是能有情緒地把臺詞念下來而已,咬字啊,停頓啊,都需要更多的理解和聯系。

回家路上季初忍不住問趙舒銘:“學長,我是不是不適合做cv啊?”

“你只是第一次緊張而已,多試幾次的就會好的。”

“恩……”

趙舒銘感覺到身邊人的低落,捏捏他的臉安慰道:“第一次能這樣已經很好了,我們以后再對幾遍,肯定沒問題的。”

“我知道了,謝謝學長。”

“別有壓力,恩?”

“恩。”季初點點頭。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蠻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