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辣文一女六男一起上—男朋友在山上要我

王燕輝王燕輝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598 次 收藏

尼瑪,怪異加恐怖!

黃大覺身子打了個顫,好后怕啊!要是剛才自己在打瞌睡的時候這個瘋女子突然發瘋,拿把刀來把自己殺了都有可能!

黃大覺感覺甩掉了她的手,把自己拿沾滿自己口水的手往自己身上使勁地擦啊擦。

還好這時徒弟端著一碗安神湯出來了,為他解了圍。

“快,快,爸這碗藥喝下去,喝下去你就不怕那些鬼怪了。”黃大覺趕緊對丁玉芬說。

“好,我聽你的。”丁玉芬對黃大夫可是百分百地信任,端過徒弟手里的碗來就咕嚕咕嚕地把一碗藥湯喝了下去。

看著女瘋子把藥全部喝下了肚,黃大覺這才長長地松了口氣。

“黃大夫,你再給我把脈吧。”丁玉芬說,并主動將手放上了診臺。

“好。”黃大覺伸手過去強裝平和地給她把脈,心里其實在想:這個女瘋子得想個辦法把她弄走才是,不要讓她再到我診所里來了。

其實他心里非常清楚,像她這樣的精神病患者想要治好完全不可能,只能說是控制病情。

這時候他有些后悔自己當初對這女瘋子家人夸下的海口了,看樣子這女瘋子已經認到他的門了,以后肯定還會來。

麻煩了,頭大啊!

他心里這么尋思著,手雖然搭在女瘋子的脈上,但卻根本沒有切脈,想到一邊去了。

大概一分鐘左右,丁玉芬的眼睛直了,整個人變得直愣愣了。

黃大覺知道是那碗安神湯起作用了。

他蹭蹭蹭地就給這女瘋子把藥方開了出來,然后叫徒弟去抓藥,他趕緊起身往里屋去洗了把臉,然后換了一身衣服,因為剛才背上出汗已經把衣服后背打濕了。

當他換完衣服從里間出來的時候,看到女瘋子還坐在椅子上,兩眼無神盯著某個不知名的方向,一動不動。

“丁……丁玉芬……”黃大覺坐下,叫了一聲。

“……”丁玉芬坐在那沒有反應。

黃大覺心里發毛:小安那娃是不是把那種藥給她放多了哦,不然咋傻成這樣呢?

然后他傾身過去,伸出一只手往丁玉芬眼前晃來晃去。

丁玉芬沒有反應。

黃大覺又將手掌變換成一根手指頭,往丁玉芬的鼻梁尖上戳過去。

突然,丁玉芬猛然筆直地站了起來,嚇得黃大覺身子往后一仰,“哐啷”一聲跌倒在椅子上。

貌似這聲音將丁玉芬驚醒了似的,她的腦袋遲緩地晃了一下,眼睛珠子也隨著往上一翻,一個白眼過后又往下一翻,目光停留在了跌倒在椅子下的黃大覺身上。

“黃大夫……你還在睡覺?”丁玉芬訂著他問到,轉了一下頸子,又說:“對不起,我沒接住你,讓你打瞌睡栽到地上去了。”

原來,剛才發生過什么丁玉芬已經完全不知道了,只記得她進來時黃大夫在打瞌睡。

“哦……我……”黃大覺往額頭上抹了一把汗,趕緊撐著椅子腳爬起來,“是了,是了,年紀大了……”

“黃大夫,我來扶你……”

“不用,不用……”黃大覺忙說,也顧不得身上的磕痛了,一骨碌起身來坐到了椅子上。

剛才那一跤摔得實在是有些厲害,黃大覺坐在椅子上忙喘氣,丁玉芬就緩緩朝著他過來了,“黃大夫,我來給你按摩按摩,你一定是摔慘了……”

“不要不要!”黃大覺大驚,一下子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我不用按摩,不用,馬上就好。”

說著還忍痛做了兩下擴胸運動。

“師父,你沒事吧?”徒弟在藥房里放下了正在抓的藥,問到。

診室這邊的動靜已經驚動到他了。

“沒事,藥撿好了嗎?我來看看。”黃大覺說著,移步往外面走去。

“黃大夫,你就要走了?你還沒給我看病呢!”丁玉芬不干了,一下子橫在了黃大覺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黃大覺又被狠狠地嚇了一跳,忙舉手護著自己的頭,道:“都已經給你看過了,藥已經在給你撿了,我這就過去看看你的藥撿好了沒有。”

“哦……”丁玉芬遲疑地盯著他,緩緩讓開了身子,“黃大夫,你干嘛舉手投降呢?你又不是n鬼s神,怕什么,我不會批斗你的……”

尼瑪,這是又要精神錯亂的節奏嗎?

黃大覺心里發毛,一個閃電般地邊從門口閃了出去,然后直接奔向了徒弟的藥房柜臺里面。

“藥撿好沒有?快點把她送出去!”黃大覺躲到了徒弟身后,低聲說。

“馬上就好了,師父。”徒弟的聲音也有些變了,拿著小秤桿秤藥的手都在顫抖。

“嗯,撿快點,我來包。”黃大覺說。

趕緊送走這瘟神才是啊!

“黃大夫,這是給我撿的藥嗎?”丁玉芬站在藥柜外問。

“嗯嗯,是的,是的。”黃大覺點頭如搗蒜。

“多少錢啊?我還沒給錢呢。”丁玉芬問,此刻的神智倒還清醒。

徒弟一看,這女瘋子沒犯病了啊,師父怎么怕成這樣?于是他說到:“我把藥撿完了再來給你算一下。”

“好,你慢慢撿,慢慢算,我等著。”丁玉芬不緊不慢地說,倒也絲毫看不出是個瘋子的樣子來了,除了她的眼睛看人時有些專注外。

不過,你不要去盯她的眼睛就是了。

據說瘋子的眼睛盯不得,你盯著他看他會發瘋的,會把你當仇人的。

可是黃大覺這時卻巴不得把藥撿快點,還慢慢呢,再慢慢的會出人命的!

于是他從徒弟身后鉆了出來,對著藥單在算盤上噼里啪啦地撥了一陣,撥一下偷偷瞅一下柜臺前的女瘋子,也不知道自己算得對不對,反正就是算了個大概的帳罷了。

“十一塊八毛三分,你給十一塊八毛就行了,三分不要了。”黃大覺說,不敢看她的眼睛。

這藥費還是挺貴的,不知道女瘋子會不會覺得藥費貴了而發瘋?

田心里有些忐忑。

不過,對面那女瘋子倒也沒說什么,伸手往身上摸了摸,然后掏出了一個手帕子,手帕子里包著十塊錢。

“黃大夫,我這里才十元錢,不夠呢……”丁玉芬有些尷尬,臉還紅了。

她出門看病時她母親只給了她十元錢,沒有多余的。

“這次多給你開了一副藥,所以藥價要貴一些……”徒弟開口說。

黃大覺忙打斷了徒弟的話,說到:“十元就十元吧,那一塊多就算了。”

現在他只想快點將這個女瘋子打發走,也不在乎那一兩塊錢了。

“……”徒弟有些納悶地瞅了他一眼,心想:師父今天這是怎么了,平時一分錢都要摳的人!

不過師父既然要大方起來他也不能拿師父怎樣,師父說咋辦就咋辦吧。

“黃大夫,感謝您了,您真是個好人啊!”丁玉芬感激地說。

“……”黃大覺。

嗯嗯嗯,我是好人,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來了,放過我這個好人吧!

藥撿好了,一共六包,一包一包地包好用線連成一串。怕她搞丟,黃大覺還讓徒弟趙了一張報紙來為她包在了一起。

最后一小包單獨交到她手上說:“這個藥粉是每晚服用的,晚上那道藥你就放一小勺進去,混著一起服用,明白了嗎?”

“嗯,明白了。”丁玉芬點頭,又問到:“我吃完這些藥,是不是病就會好了?”

“是,是,差不多會好。”黃大覺怕她又犯病,只得拿這樣的話來穩住她,回頭又說到:“病這個東西,要慢慢來醫,不急的,不急的。”

“好,我全聽黃大夫的,以后我只認黃大夫的藥。”丁玉芬服從地點頭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婦》,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王燕輝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正规的彩票网站 怎样判断股票涨跌 广东快乐十分 338 哪个网站可以赌钱 七星彩直播开奖在线播 pc蛋蛋幸运28绿色版 七乐彩app哪里下载 什么是配资炒股 用配资炒股可行吗 网上买福利彩票 山西快乐10分开奖 贵州茅台股票 贵州快3开奖号码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一 江西11选5前三直历史开奖 股票激励计划对股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