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浴室一家親全文閱讀 公車系例一第96部分閱讀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701 次 收藏

“哼,她因著她哥哥考了個鄉試第二什么的,明天要在家里辦一個詩會,把邀請函送到我家來了。可是我不想去。”

“不想去就不去吧,想個借口推了也就是了。”

“可是我又想去看看她囂張到什么地步!”

聽到這,簡心算是聽出來了,這倆位應該是看對方不順眼的,劉文慧故意給楊環邀請函就是要氣氣楊環的,聽說楊環的哥哥考得并不理想,堪堪夠到線上。楊環果然被氣到,但也不想就這么算了,但她來找她是什么意思,難不成想讓她幫她出氣?還是算了吧,小老百姓就別忘那些個大人物跟前湊了,一不小心就是滅頂之災。

果然,楊環緊接著就說到:“簡心,你陪我去吧。給我壯壯膽,好不好?”

簡心看了楊環一眼,沉默不語,楊環其實也是有些忐忑的,姐姐知道她與簡心有接觸時就說過,有些事可以與之商議,但不可逼迫,姐姐對簡心,總是有一些厚待的,她也不能拂了姐姐的面。但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

“簡心?”楊環晃了晃簡心的衣袖,大眼忽閃著看著她。

“我怎么去呢?楊二小姐。”直接拒絕有些不近人情,她又不想攙和到此事中去,只好把問題再拋給楊環。

這下,楊環就苦惱了,當初一時興起跑來找簡心,只想著也許簡心能幫她,但她忘了,簡心一不是官宦之女,二沒有邀請函,是根本進不去劉府的,但要簡心裝扮成她家的下人,又有以勢壓人之嫌,恐怕以后會在心里產生心結,于二人之間的結交不利。

“對了,”只一會兒,楊環就愁云盡去,“我可以說你是我的表姐。”

“別忘了,劉文華可是認識我的。”

“應該不會碰上他吧,不過就算認識怎么樣?他管天管地還管人是不是親戚呀?”

簡心搖搖頭,只好依了她。

送走了楊環,回過頭就看到樊晨一臉哀怨的看著她,直把她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簡心警惕地瞪著樊晨:“干嘛?”

樊晨幽幽說道:“明天我要去拜訪院長,不能跟你去了。”

“不能就不能,什么毛病!”說完兀自走開。卻沒看到樊晨對著她的背影深深嘆了一口氣。去劉文華家,可別出什么事呀。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樊晨就領著簡意去了白鹿書院,他的打算是早早去,早早回,好把簡心從劉文華家接出來。

簡心一番梳妝打扮,一身淺紫色裙裝,頭上斜斜著插了兩只步搖,清爽利落卻又不失雅致。畢竟她是要和邵佳俊合作的,專門為自己置辦了幾身出門的衣服首飾的。如今這樣穿戴,再配上她在宮中學來的規矩禮儀,和其他閨秀們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楊環見到這樣的簡心,簡直驚喜,本來她還給簡心準備了一身衣服,但現在看來,是她多慮了。

二人及楊環的大丫鬟香草三人被楊府馬車送到劉府門口,就被迎進了花園里。

劉府花園也算是精致,假山流水,曲廊花圃,錯落有致,且種了不少名花,尤其是各種品種的菊花正怒放開來,為花園添加不少景致。

此時花園中已經有了幾個少女在說笑,見楊環來了,都起身打招呼,畢竟除去楊父的名銜,光一個皇后之妹的頭銜就夠了。

“剛才還在說楊妹妹怎么還沒來,莫不是不來了,話音剛落你這就來了,還是真不禁說。。”劉文慧上前拉住楊環的手笑道。

楊環稍一抬眉,又放下,笑道:“劉姐姐邀請,小妹豈有不來之理。只是略耽擱了一下,還請姐姐原諒。”

“什么原諒不原諒的,妹妹嚴重了。”劉文慧一邊與楊環說話,一邊打量站在她旁邊的人。香草她是知道的,但是這人穿戴不像是下人,但她把京城中的小姐想個遍也沒想起這人是誰,就問道:“這位是?”

“我表姐,簡心。”

簡心對劉文慧點了點頭:“劉小姐。”

劉文慧也就胡亂的回了個禮,就引著三人往她們的集會處走去。

此處是建在假山上的一座涼亭。因著假山上有流水經過,站在亭里竟能聽到水聲潺潺,視野廣闊,能將整個花園攬入眼中,又值秋高氣爽的季節,站在涼亭感受著吹到身上的微風,竟心曠神怡,果真是個好去處。

就是挑剔的楊環也很是滿意這里,“竟不知道劉姐姐家有如此美妙之地,要是早知道了一定要多來幾趟的。”

“嘻嘻,以后多來也不遲呀。”就有旁邊的小姑娘開口說道。看起來是和楊環熟的,一邊說還一邊對著她眨眼睛。

楊環點點頭,笑道:“那以后要多叨擾劉姐姐了。”

“正合我意呀。”劉文慧也一臉欣喜的樣子。

簡心在一旁看著這些花齡少女互相恭維,說著客套話,借著抬手的姿勢,悄悄的打了個哈欠,怪不得宮里的女人打得一手好太極,從小就練出來的,自己這個半路出家的還真是比不上。

誰知道她保持低調,還就有人看不得她沉默,劉文慧見從楊環身上找不到突破,就把目光轉向坐在楊環旁的簡心身上,這個人也就進來時打了個招呼,之后一直興致勃勃的聽眾人談話,但也不插嘴。

看打扮,是個未出閣的姑娘,但看樣貌卻是已經有二十了吧?老姑娘?靈光一閃,劉文慧就掛起了笑容。

“這位簡姐姐,是何方人氏,怎么一直未曾聽楊環提起過?”

簡心正百無聊賴著呢,冷不丁聽到有人提她,回神看去,卻是劉文慧問她呢,她微微一笑:“祖籍揚州,也是今年剛剛來京城定居,這才和這邊的親戚們走動走動。”

“聽聞揚州是個出美人的好地方,看簡姐姐如此美貌,看來所傳不虛呀。”劉文慧故意端詳了簡心一會兒,才幽幽說道。

聽到這句話,簡心心里就罵開了,不說她只是堪堪清秀的容貌,尼瑪揚州美人是很多,最出名的是揚州瘦馬,干人肉生意的,拿她和那些人比,真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

“劉小姐過獎了,在我看來,那些個所謂的美人是比不過劉小姐的,要是劉小姐在揚州,那肯定會被萬人寵捧的,她們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

所謂以彼之道還之彼身,劉文慧拿妓/女與簡心比,簡心直接拿花魁與她比,那享受萬人寵捧的待遇的,可不是一般人。

劉文慧攥著帕子的手,指甲都掐到肉里了,楊環從哪里找來的人,說話一點都不顧及,敢如此駁她的臉面。

楊環可不管那個,想從簡心那里打擊她?也不看看簡心是誰?被打臉都是活該。

“就是,要我說呀,也是劉姐姐漂亮,要不然怎么能讓咱京城四公子里的三個都圍著姐姐轉,剩下的一個還是姐姐的親哥哥,要不然這四個可不得被姐姐都包攬了。”楊環是個惹事不怕大的,可著勁的往死里拉劉文慧。

本來被簡心刺得就不高興的劉文慧聽到楊環的話,差點當場翻臉,這不是說她水性楊花,和男人私交嗎?這比打臉還打臉呀。好在劉文慧還記得有其他人在場,硬壓下她心里的不快,把她籌謀的擺了上來,這次到要看看,楊環還能蹦跶多久。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