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核又漲又酸快尿了 臺灣師生戀言情辣小說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2月28日 來源:互聯網 1358 次 收藏

節日的貨物當然不會少,多是好事,不過有時也是壞事——

四人來的時候兩手空空,不過現下均雙手沉沉,這樣就麻煩了,一輛摩托車無論如何也載不了那么多人和貨物。

“算了,”田廣說:“我問問文浩的車有沒有回來,回來了,載我們幾個回去。”

這樣當然最好,富貴說:“那——我先回去——”未幾又說:“還有誰——坐我的車——”

“我坐。”四叔說著坐了上去,然后對富貴說:“小心慢點走。”

“又不是你——做司機——”富貴可能有點醉了,說話也不大連貫:“誰做司機——聽誰的——”

“你敢快一點,”四叔說:“我就在你后腦勺猛戳一下!看你怕不怕痛!”

“不至于——吧——”富貴可能有些怕了。

“不信你試試!”四叔說。

“尊命——”富貴叫。

富貴和四叔先離開了,從情形上看,車子走得并不安穩。

田廣搗出手機,又從口袋里摸出本子,然后要打電話了,可是,卻糊涂了操作。

田廣搞了半天,仍然打不通電話,這些新事物,確實有些難度。

老豹湊過來說讓他看看,那就讓他看看吧,可亂七八糟的鍵,老豹根本分又出頭緒——

這玩意兒還是年輕人有見識,剛好不遠就有個年輕人在那里蹲著,田廣和老豹拿著大包小包的趕過去,田廣說:“小伙子,麻煩幫忙打一下電話,”然后把手機和本子一同遞了過去——

年輕人不回絕,也不言語,接過手機就去按,他真的好神喲,不問人不看本子,就能打手機,這玩意還是小伙行,田廣好不佩服。

不過小伙玩了一會,突然直接把手機裝進自己的口袋,田廣一看不妙,立即慌忙去搶,老豹看情形不對,立即放下手上東西加入搶回手機的行列。

本來以為要經過一番激烈搶奪,可是沒有,這年輕人像個玩偶似的,任人擺弄。

真是虛驚一場,手機和本子都回到田廣的手中,老豹還按住年輕人,突然感到他好高大好神勇,只聽年輕人只是啊啊啊一聲聲蒼白無力的叫,嘴巴也是歪的,神情呆木,原來,是個傻子。

吃一塹、長一智,不能再在街上找人打電話了,好在沒有遇上賊或心機不好的人,不然連手機也會沒了——

田廣和老豹商量好,一起走進附近的一間雜貨店——

“老板,麻煩幫忙打一個電話成嗎?”田廣問。

“成!一分鐘收一元。”老板說。

“我有手機,麻煩給打打。”田廣說。

“沒空!去找別人打吧。”老板明明有空,為什么就不肯幫一下呢。

“走吧走吧!”老板催人走:“不要妨礙我做生意。”

說是給人趕出來也可以,反正是這樣子和這樣的結果。

田廣和老豹兩人無奈的出來,正好,遇到荷花了,老豹大叫:“荷花!等等等等!”

荷花的丈夫林彬用摩托車載著她和林一陽,林彬停下了車,田廣老豹跑過來叫:“荷花,幫忙給文浩打個電話,問他回來沒有,好載我倆回去。”

荷花并未接田廣的手機,而是搗出自己的,拔通電話了,田廣和老豹都好高興,一會兒了,荷花卻說:文浩哥說晚上才能回來。

那就真是壞了!田廣和老豹都泄了氣,荷花說:“沒有事我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老豹無奈的說。

現在,唯有打摩的回去啦。

也還算走運,一輛出租摩托空車遠遠而來,老豹拉了下田廣的衣服說:“等下讓我去砍價,把六元砍成五元!”

“摩托佬!有客!”老豹揚手大叫。

出租摩托停在面前,老豹說:“兩人去田家村五元!載不載?”

“十五元上車!”司機說。

什么?!十五塊,最貴也只是六塊,看來遇上吸血的。

“你走!不坐你的!”反正出租摩托有的是,一個不成有二個。

真的又一輛摩托車靠上來了,老豹說:“田家村五塊去不去?”

“二十快!”

什么?!比剛才的還貴,都不用還價了,老豹和田廣提起東西就走。

“現在是節日!那有便宜的摩托坐!”后面傳來摩托佬的聲音。

就不信!老豹心里想。

結果,老豹和田廣在另一地方攔摩托,半多個小時過去了,只攔到了二部空車,最便宜的也要十四元,真的像搶錢似的,坐吧,錢痛是第一位,況且心里不忿氣;不坐吧,這樣走路回去,空手也會覺得辛苦,何況手里還有這么多東西——

真是兩難啊!兩難!

先前老豹還自告奮勇去砍價,這下沒想法和沒脾氣了吧,真是年三十的豬肉——生死價,還能怎么樣?

老豹自怨自艾,無精打彩,還說人老不易錯,偏偏就錯了,怨誰呢?

想不到聽到一句話,老豹田廣垂下去的頭立時抬起來,也來精神了,來希望了——

“我這個人——夠義氣——吧——”原來是富貴。

這比神仙打救還快樂,現在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爬上車再說——

老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兼在富貴幫忙拉扯下,終于坐上了摩托,接著田廣也上了來。

“你慢點開,”老豹說:“我老人家,有點怕!”

“怕我摔——摔死你——嗎——”富貴說:“摔死了——我賠——命——摔傷了——我——我出——錢——醫——”

“去你的烏鴉嘴!”老豹不滿的叫。

摩托車終于行走了,如坐小艇,又似蛇行,老豹提心吊膽默默祈禱的忍下去,忍下去,有一陣子吧,眼見前面的泥土路不太好走,老豹終于大叫:“停——停車!”

“干嘛!”富貴回頭叫,就只分了下神,車子差點滑進路旁的水溝。

“快下快下!”老豹向田廣叫,其實在這種危險的狀況下田廣已迅速下來,接著老豹沒命似的滑下來——

“好了,多謝你了富貴。”老豹下車后心境倒平和。

“真的——不坐了——”富貴叫。

“不了,不了,謝謝你。”老豹顯得很客氣。

“那就——不要——怪我——了——”富貴轉好了摩托車方向,然后往前而去,然后,他還回過頭空出一只手來說再見——

壞了!見字剛出了一半,便打住了,因為富貴的摩托已駛進水溝去了——

好在,水溝里的水并不多,泥巴也不是很深——

“早預見的。”老豹輕拍著胸脯,慶幸的說。

“快來幫——幫幫忙——”顯然富貴一個人搞不掂。

“來了來了!”老豹和田廣小跑上去,然后,站在富貴的身邊在看在研究,研究如何把車子退上來——

看富貴眥牙裂嘴拉車子,田廣連忙去幫忙,老豹往后閃了閃,可能是怕泥漿濺到自己吧。

好啦,摩托車終于上來了,可是,富貴人一半是泥,車子也一半是泥巴,真是好心沒好報!好柴燒爛灶!

不是這樣的阿貴,雖然世事也會偶爾讓好人難受一下,但好人有好報、老天都知道的。

結果,沾了半車泥巴的摩托還能夠開,而且,破機器聲也沒有那么響,真的是人車無事,還可以繼續蛇行,這邊,老豹感慨道:“幸有先見之明!先見之明——”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