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陰道故事—禽獸小女孩幼幼20p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3月24日 來源:互聯網 864 次 收藏

風聲呼嘯,卷起水浪滾滾,拍打著岸邊的礁石,夏拓踉蹌起身,劇烈的刺痛從全身各處傳遞而來,刺激著心神。

仿佛全身有萬千蟲蟻在撕咬著每一寸血肉,陣陣刺痛鉆心,體內天脈中戰氣干涸,神竅氣海中戰氣隔絕,無法重新循環入天脈中。

勉強走出水灘,他就找了塊石頭靠著坐下,這次的傷勢實在是有些重,差點就嗝屁了。

就在這時,遠方傳來了咚咚的腳步聲,不多時出現在了眼前,擋住了身前的陽光,夏拓瞇著眼睛,看到了一個赤著上身,高達一丈的身影,肩頭扛著一根白骨棒子。

正在看著他流口水。

我尼瑪,食人族。

剎那間,夏拓就看到了白骨大棒子朝著自己招呼了下來。

砰!

夏拓沒動!

白骨棒砸在了后背石頭上,將一頭吞吐著蛇引的花斑血蛇給砸扁,野人樂呵呵的抓起血蛇,扛著大棒子轉身就要走。

“額~~~”

看到這一幕,夏拓感覺被一個野人侮辱了,看不到這么一個大活人靠在這里嗎?

聽到夏拓的聲音,野人轉過頭盯著他,一副防賊的樣子,剛剛抓在手中的血蛇藏在懷中,一副防止夏拓搶的樣子。

這一刻,夏拓不知道自己說啥好了。

野人瞪著眼睛看了好大一會,方才走上前來,一把扛起夏拓,朝著遠方的林子走去。

一時間,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腥臭味刺激鉆進了夏拓的鼻孔,本就渾身重創的他,只感覺體內翻江倒海。

強忍著這種干嘔,夏拓屏住呼吸,此刻最主要的就是遠離水域,免得水族強者追來,這野人還行,心思淳樸。

野人扛著夏拓鉆進老林子,翻過起伏的丘陵,走了大概五六地,鉆進了一個山洞中,山洞中鋪滿了野草,還有一些骨頭。

砰!

夏拓就這樣被扔在了野草堆上,野人又匆匆離去。

等到小半日后回來的時候,手里捧著一個獸頭白骨,骨頭天靈蓋早就打開了,里面盛放著一些獸血。

除此之外,還有幾株樣子不咋的普通藥草,將東西放在夏拓跟前,神色緊張的看著他。

閉目調息的夏拓,在煉化了幾尾赤鱗古魚后,干涸的天脈總算有了一絲潤。

精神世界中出現的生機符文,也在灼灼生輝,引動全身血肉中的生機符文,一縷縷生氣在體內衍生,修補著體內的傷勢。

雙眸開闔,看到野人擺在自己身前的東西,獸血還散發著溫熱,顯然是剛剛獵殺的兇獸,隨之他抓過幾株藥草,輕易的煉化進了體內。

看著夏拓將自己帶來的藥草煉化了,野人摸了摸自己的大腦袋,憨厚的笑了笑,接著又跑了出去,再次回來的時候抓著先前那條花斑血蛇。

這條血蛇連雜血兇獸都算不上,勉強算是強大點的野獸,血氣卻是野人獵殺的其他兇獸中最強盛的。

將血蛇推到夏拓面前,眼中帶著一抹不舍,卻還是嘴中發出嗚嗚聲響。

“吃~~~吃~~~傷~~好~~~好~~~”

話語結結巴巴,卻并不難理解,讓夏拓吃了好養傷。

樣子看起來很傻,卻也很憨厚。

隨之夏拓意念一動,一條條黑的、白的、青的、銀的大魚出現在山洞中,這些都是他水中抓的,免得它們成為水府的眼睛。

看著突然出現的魚,野人瞪大了眼睛,最大的魚足有兩米大小,通體銀色鱗片,跳動起來拍打的山洞砰砰作響。

啊!

野人頓時朝著這條大魚撲了上去,張開大嘴就咬了上去。

咔嚓!

這條大魚的鱗片,就這樣輕易的被其咬碎,幾個呼吸,大魚就被啃走了一大塊的魚肉,野人連魚鱗都咯嘣咯嘣的給嚼碎了。

牙口好,吃嘛嘛香。

劇痛的大魚想要掙扎,但在野人兩只如鉗的大手擒住下,絲毫動彈不得,夏拓就這樣看著野人將魚骨魚刺也啃得一干二凈。

牙口真好。

休養了一天,體內生氣繚繞勉強算是讓身體重新恢復了掌控,本來以為自己這傷勢想要動彈最起碼五六天的時間,但沒有想到體內神秘的生機符文作用下,僅僅用了一天時間。

看來煉體也是有好處的,傷勢恢復的快。

當然,這只是說可以走動了,想要重新駕馭本來的戰力,恐怕沒個數月半年,是不可能了。

眼下他連自己巔峰之時半成的力量都使不出來了。

夏拓盤坐在野草堆上,野人抱著自己的白骨棒子癱坐在洞口不遠處,不時的轉頭看看他。

沒有魚了。

從水中他抓了不下上百條魚,一天的時間就被這個傻大個給啃光了。

對于夏拓占據自己的洞穴,野人一點也不在意,只要有吃的他住到山洞外面去都行。

恢復了行動能力,夏拓才有了時間來觀察這個傻大個,他的體質很怪異,似乎是天生神力,手中的白骨棒子也不知道哪里撿來的,竟然重達千鈞,這樣的白骨可就不是普通兇獸能夠遺留下來的了。

再說了群山遍野的,就生活著這么一個傻大個,更加的怪異。

這樣過去了三四天,夏拓的傷勢逐漸的在恢復,他依舊沒有外出,這次青龍水之行,不能算失敗,卻也不能算成功。

尋找靈脈提升實力,尋找神金打造重器,兩者只完成了一個,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片水域他是進不去了,得罪了這片水域最大的勢力,再去水域就是早死,特別是水中那些無處不在的游魚水蛇,都是水府的眼線。

還有一個想要弄死他的老王八蛋。

珍惜生命,遠離水域。

短時間里,他是不敢進入北方這片水域了,要是老王八蛋在給他來一次突然襲擊,這次僥幸回來,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生命只有一次,不能拿著開玩笑,哪怕是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殞命,但再次進去就遇到了危險成了這萬分之一,可就沒后來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僥幸了。

只是可惜,沒有找到足夠的神金。

這次在水府做的事情,還是沖動了,不過既然做了,他也不后悔,這里不行,就換個地方,神金是死的,人可是活得。

“嗚~~~”

這時,三兩從外面跑來,嘴中大呼小叫著。

三兩是野人的名字,他自己指著自己胸膛前的兩枚疤痕,夏拓看著模樣像是這兩個字,就直接喊他三兩了。

“人~~有~~~人。”

聞言,夏拓神情猛地一緊,他才恢復了幾天時間,要是水域強者出現,可就麻煩了,三天雖然天賦異稟,擁有神力,對付個裂石境武者還行,其他的還跑吧。

“走,離開這里。”

隨之夏拓起身,就發現三兩已經將他扛在了肩頭,沖出了山洞,朝著荒林深處跑去。

……

另外一邊,風老頭在老林帶著人手不斷的穿梭在林子中,尋找著夏拓的蹤跡,經過多天查探,查到了三兩生活的這片區域。

“長老,前邊有個山洞。”

“有人朝著林子深處跑了,旸長老已經帶人去追了。”

……

噼里啪啦!

被三兩扛在肩頭,夏拓再一次被周圍亂打的樹葉招呼了,打在身上和臉上,如今這些樹葉打在身上和撓癢癢差不多,但這也太特么的狼狽了。

沒想到他夏某人也有如此落魄的一天。

“停!”

突然,他看到了后方追來的身影,是自家部落的人。

三兩止住了腳步,愣了愣,不知道為啥要停下。

“放我下來。”

從三兩身上落下,遠方追來的兩道身影,在不遠處拜倒。

“暗影殿,拜見族長。”

看到是暗影殿副殿主旸,夏拓不由得松了口氣。

“你們~~~”

“數天前,大祭司召集族人,命我等前來北方搜尋族長蹤跡,我等在風長老的帶領下前來北域。”

聞言,夏拓一下子明白過來,自己受傷巧兒竟然知道了,看來是嗚嗚感應到了他受傷,派出了族人前來接應他。

“風長老呢?”

夏拓還沒說完,就看到遠方山林中出現了風老頭身影。

“族長,你沒事吧。”

一下子出現了這么多人,三兩有些緊張,握緊了手中的白骨大棒子,虎視眈眈的看著眾人。

雖然感覺打不過,但氣勢不能墮了。

夏拓轉頭輕輕拍了拍三兩的手臂,輕吟道:“跟我回部落吧。”

“有很多魚吃。”

“管飽。”

頓時,還在猶豫的三兩,猛地點頭。

看到三兩答應下來,夏拓轉過頭,說道:“走吧,回部落在說。”

“旸長老,你帶著暗影殿暗衛監視北方水域,凡是有任何的異象,盡快回稟部落。”

頓了頓,他接著說道:“記住不要太過于靠近水域,遠遠的隱藏起來監視就好,注意隱藏好身形。”

“是。”

鹿一直都再閉關,故此暗影殿暫時由旸來掌管。

……

“阿叔。”

看著夏拓渾身破破爛爛的樣子,巧兒大眼睛淚汪汪的,繃著嘴不讓自己哭出來,不過聲音還是有些哽咽。

拍了拍小丫頭的腦袋,這次巧兒沒躲沒噘嘴。

“做的不錯。”

回到部落他已經知道了,就在他受創那天,巧兒召集了長老,風老頭帶人去找他外,巧兒坐鎮部落,免得發生意外。

“喲,沒死就好。”

嗚嗚出現,不咸不淡,而且很不在乎的哼了一聲,隨之又說道:“你都快成咸魚了,臭死了。”

“外面那個傻大個是我的救命恩人,體質有些奇怪,給他在夏園找個地方暫時住下來,對了準備好食物,他吃的多,千萬別餓著。”

“知道啦。”

夏拓歸來,巧兒也恢復了情緒,輕輕的回應道:“我這就吩咐人去準備”。

“阿拓,我在天爐山洞天等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推荐 股票涨跌停限制 哪个时时彩平台有快三 极速赛车让我输了90万 海南环岛赛招标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下载 排列五预测软件苹果版 11选5前三组出号规律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最好的免费炒股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交流 巨牛盈配资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河南快赢481玩法介绍 13271期排列5预测 股票指数 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