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大干太子妃h 嬸兒下面更香

王燕輝王燕輝 2020年03月31日 來源:互聯網 671 次 收藏

“臥槽槽槽槽!!!”小組長一陣驚呼,連蹦帶跳躲到小余和老任背后,低聲道,“這這這鳥都不怕人的嗎,臥槽不是剛吃完吧!!”

小余:“……”

小余僵著脖子悄悄轉過去,剛巧對上禿鷲看過來的眼神,她條件反射舉起手,小幅度揮了揮,戰戰兢兢道:“嗨……”

禿鷲就停在距離他們將將兩米的地方,半人多高一只大鳥,禿腦袋上還是顯眼的紅色,翅膀展開就能把他們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一米之內。大鳥身覆黑褐色羽毛,爪子抓在圍堰粗糙的邊緣,腦袋轉向水面,“咕”的叫了一聲。

小組長:“……不是沒吃飽吧。”

小余:“這叫聲還挺萌。”

兩人對視一眼,各自閉嘴。老任打量片刻,很快禿鷲腦袋上的紅色就消了下去,回復往常的冷藍色。他朝后退了一步,小聲問:“平時有來過嗎?”

小組長還在“沒吃飽”與“萌”之間來回切換,冷不丁被提問,大腦空白了兩秒才續上,不假思索道:“沒有,從來沒有過,我們這兒又不絲……天葬,怎么可能來。”

“那就是意外了……”老任喃喃說著,順著禿鷲的目光看向水里。它的前方正是浮在水面的小鯉魚們,嵩草被掀到一邊,檉柳也不咬了。

不多時,大鯢也游了過來,老任低頭看著,沉默不語,片刻后道:“記錄下來吧。”

小余只好有操縱著無人機飛回來,找了個合適的位置懸停在半空,其間還引來禿鷲警惕的一瞥。

“到底怎么回事啊?”小余問。

小組長在背后插話道:“我聽說啊,這種鳥能聞到誰要死了,它就飛過來守著,是不是水里有什么要死了,嘶,真嚇人。”

小余:“……”

老任點點水中冒出來的兩只小鯉魚,道:“你覺不覺得,它們朋友還挺多?”

小組長:“………………”

小組長:“專家,你是不是嚇傻了?”

“哦,我反悔了。”禿鷲若無其事道。

小金&鯉十八:“……”

高原鰍小心翼翼的問了句:“為什么啊?”

禿鷲看他一眼,道:“你當我傻嗎,那些家伙都被我趕跑了,哪來什么尸體。”

小金冒了個泡泡,道:“也是哦,你不喜歡活的。”

禿鷲:“……”

禿鷲懶得理這群腦子有問題的魚,一展翅膀準備飛走了,他的同伴們卻看熱鬧似的嘩啦啦圍了過來,一只只好奇的看著,紛紛道:“真是那只魚啊,嘿,游真遠。”

“你們好呀~”小金在水面上轉了個圈,問,“你們還認識其他的鳥嗎,喜歡生活在水邊的。”

禿鷲們各自落在圍堰上,,或者停在岸邊淺灘,各自梳理羽毛,偶爾埋頭喝一口水。其中一只禿鷲懶洋洋道:“水鳥,吃魚嗎?”

小金搖搖頭,認真道:“這里要被淹掉了,我想讓大家都搬走。”

禿鷲們一愣,而后大笑起來,最開始落下的那只禿鷲道:“妄想。”

禿鷲們扇扇翅膀,翼尖在陽光下泛起光澤,各自都懶洋洋的曬著太陽,而后一只禿鷲道:“你知道這里有多大嗎,人類修的那個壩有多高,水會淹到哪里去嗎?”

水中魚兒都搖搖頭。

那只禿鷲展開右側翅膀,翼尖指向這條曲折回轉的峽谷,道:“不僅僅是這個峽谷,峽谷前面的淺灘和灌木,再往前的峽谷和河谷,你想讓誰搬走,誰又會搬走,搬到哪里去。還有這些匯入黃河的一條條支流,所有的所有都會受到影響,你做得到嗎?”

小金震驚的張大嘴巴,禿鷲們看著他,而后其中一只道:“你做不到,我們也做不到。”

“怎么、怎么會?”小金拍拍胸鰭,有點無措的看著他們,又看向鯉十八,道,“怎么會呢,都會被淹掉嗎,為什么啊,為什么會有那么多……那么多地方,大家、大家要怎么辦,跑不掉怎么辦,我、我……”

小金越說越慌亂,鯉十八抖了抖背鰭,輕輕拍拍小金的胸鰭,事情比他想象的嚴重多了。如果只是這片峽谷還好說,要是連支流里也……他們根本就游不過來,更何談讓支流里花鳥蟲蟻都離開呢?

容容安慰的拍拍小金的背鰭,而后道:“讓大家知道,就好了。”

小金看著他,淡金色的胸鰭隨著水波擺動。

容容緩緩搖頭,道:“慢慢來,但不能強求。”

小金點點頭,算是認同了這個不算方案的方案,他左右看看,開始考慮是先游出峽谷通知大家呢,還是從最近的支流穿上去,一條一條河來告知。

鯽七遠遠看著,默不作聲。高原鰍咳了一聲,拍了下胸鰭,道:“那個,我有一個問題啊。”

唰一下,水中小鯉魚,岸邊禿鷲都盯著他,高原鰍無端的打了個寒顫,過了兩息才想起來自己要說什么,猶豫道:“就是告訴大家就行了對吧?黃河這么大,我們又在水里,岸上那些家伙們我們也不能替他們游……走,是吧?”

小金看看容容,又看看鯉十八,最終點了點頭,小聲道:“是。”

高原鰍頓時松了口氣,道:“我還以為是什么難事呢,這很簡單嘛,河里這么多魚,大家又沒什么事情忙,每只魚負責自己地盤附近,傳來傳去,大家就都知道啦。”

鯉十八有點懷疑自己耳朵,小金卻管不了那么多,蹭一下竄出來,驚喜道:“真的嗎,真的可以做到嗎?”

“可以啊,”高原鰍有點奇怪的看著他,道,“剛剛你們都那么嚴肅,我還以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呢,只要告訴大家的話,就很簡單啊。”

鯽七忍不住嘲道:“就你們閑。”

高原鰍瞥他一眼,道:“你最閑,還在這不走。”

鯽七:“……”

鯽七氣得拍了下尾巴,在水中蕩了個圈,還是沒有離開。

小金眼睛睜得圓圓的,憋了好久,最終吹出個超級大的水泡,大聲道:“你真是太厲害了阿須!!”

阿須被嚇了一跳,而后忍不住笑,最后道:“那,你們就繼續往前游,我就在這里通知大家,等你回來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鄂陵湖。”

“好!”小金興奮的跳起來,而后又叫道,“不好!我也要一起告訴大家!”

于是幾只魚和一只大鯢風風火火游走了,岸上禿鷲群相互看看,片刻后其中一只道:“我怎么覺得,好像被魚比下去了呢。”

“就是!”“廢話!”幾只禿鷲扇著翅膀飛起來,在壩頂盤旋片刻后,便沿著水壩的頂線向著峽谷外飛去。一鳥飛,群鳥飛,這群禿鷲來得快去得也快,嘩啦啦一陣翅膀扇動的聲音后,就都飛遠了。

直到禿鷲背影遠去,小組長這才收起手機,道:“其實叫的也不萌,太刺耳了。”

小余將無人機推到最大的飛行范圍又收回來,道:“走嗎?”

老任點點頭,握著已經收好的繩索,轉身跟著小余下了圍堰。小組長“哎”一聲,道:“去哪兒啊,中午還回來嗎?”

老任朝他揮揮手,而后比了兩根手指,小余心領神會道:“Yes!當然回!”

老任:“……”

老任:“我說大概要停留兩天。”

兩天后。

小金氣喘吁吁停在大壩前,道:“黃河、黃河真的好大呀!”

鯉十八擺了下酸痛的尾鰭,喘了口氣,道:“這樣就行了吧?”

背后大小魚群聚集,有小小的硬刺高原鰍和麥穗魚,也有成年的大型裸鯉,大家相互看看,紛紛道:“交給我們吧。”

小金轉過身,看著大家。他的背后是橫斷河道的巨大水壩,面前是奔流不息的黃河水以及水中停留的魚群。兩岸山脈巍峨,直向天空。

“謝謝大家。”小金認真道。

鯉十八看著山頂上落下的禿鷲們,揚聲道:“也謝謝你們!”

禿鷲的叫聲瞬間貫徹峽谷,眾魚各自拍拍魚鰭,相互吹了個泡泡,道:“早去早回!”

“等你們哦!”阿須游出來,看著小鯉魚和大鯢道。

小金用力點頭,繼而轉身和鯉十八游向導流洞。黑色大鯢浮在水中,向大家擺擺尾巴,低低鳴叫一聲,便踩著水跟了上去。

鯽七在角落里看著,猶豫半晌最終閃電般沖了上去,攔住他們道:“就一定要去嗎?”

小金看著他,道:“一定要去。”

鯉十八在一旁擺擺尾巴,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那就更要去。”

鯽七看著這兩只倔強的小鯉魚,內心的咆哮早就循環了一百八十遍,最終還是看在這兩天的面子上耐下性子道:“我千方百計從那里游出來,你們就這么輕而易舉想進去……憑什么,憑他?”

鯽七指著容容,而后又指向小金,道:“就憑他,和你,第一時間就會被抓住。”

小金看著他,小心游過去拍拍他的鱗片,道:“我們會小心的呀小七。”

鯽七:“……”

鯽七:“誰是小七!”

“我們會游在深水的,阿七,”鯉十八換了個稱呼,朝他道,“是很危險,但是如果水里都已經這么危險了,那我們就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我們是魚啊。”鯉十八看著他道。

是魚,所以要游水。

是魚,所以不能退,因為逃無可逃。

鯽七終于讓步,道:“我跟你們一起去。”

小金一瞬間睜大眼睛,卻看見鯽七轉過身朝大家道:“這里也不要靠近,洞口經常會有人類的網,我不知道這兩天為什么沒有,但是為了安全考慮,大家請不要通過。”

說完鯽七便率先游進導流洞,小鯉魚們相互看看,跟著游了進去,容容回頭看看大家,微一點頭便一同離開了。

河水滔滔流淌,河面被圍堰收束起來,由導流洞流向后方河道。壩前魚群停留著,各自交換著信息和情報,不多時便散開來,去向黃河的每一處河道與支流。

老任松開牽著檉柳的繩子,準備到導流洞后面去。電話鈴響,聽筒里傳來小余焦急的聲音,道:“完了隊長!不知道誰把魚網掛導流洞后面了!你看我干什么趕緊拆啊!!!”

手機里聲音響著,老任一瞬間臉都黑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王燕輝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