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拿到駕照獻身教練_裝修工二人老張干小月

小蠻兔小蠻兔 2020年03月13日 來源:互聯網 139 次 收藏

“那你到底還想要我怎么樣,你現在真的很莫名其妙,就允許你天天談戀愛,不允許我跟別的男人接觸了?”梁暖暖是真的生氣了,冷著臉說道。

梁珩煜稍微愣了一下,腳步速度加快,直到把她擠到了墻邊,他這才停止,伸手撐住墻,將她緊緊禁錮在了自己懷中,“梁暖暖,不管我怎么樣,我都不允許你跟別的男人靠近,尤其是席城,絕對不容許。”

畢竟是競爭對手,不管是生意上還是情場上,梁珩煜都絕對不允許自己輸給對方,項目不會輸,女人就更加不會輸。

然而他說的這些話徹底激怒了梁暖暖,她實在是受夠了,不愿意這樣下去了。

她拼命地掙扎著想要掙脫梁珩煜,但女人的力氣怎么能跟男人相比,最終還是被他禁錮在了懷中,不得動彈。

“呼!”梁暖暖懊惱的翻了翻白眼,甚是無奈的道:“能不能放開我,我現在真的不想跟你說這些問題,你要清楚我們之間的關系,你是我小叔,所以……”

“沒那么多所以,你只要乖乖聽話就好。”梁珩煜不耐煩地打斷了她,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性感薄唇霸道的吻了上去。

強攻,還真的是他的一貫作風。

一旦不想解釋了,那就直接強吻,一旦說不通生氣了那就直接對她下手。

梁暖暖越想越生氣,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力氣,使勁推開了他,大聲的沖著他喊道:“真是無理取鬧,請你以后不要這樣對我。”

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夫了,馬上就要和別人結婚了,卻還是處處招惹她,她又不是沒心沒肺的動物,她也有感情啊,自然不希望感情就這樣付諸于流水。

似是沒想到梁暖暖會如此生氣,梁珩煜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開口,他木訥地伸出了手,還沒有靠近她的臉,就已經被梁暖暖狠狠的打開。

“我現在要回去工作了,你能不能讓我走?”她認真的看著他,美目之中有著無法掩飾的堅定和倔強。

“走吧。”梁珩煜松了手,倒是沒有再強求她了,不過梁暖暖剛走了幾步,就又聽到了他性感渾厚的聲音。

“一定要離席城遠點,要是再讓我看見你跟他在一起,我會對你們不客氣。”

聞言,梁暖暖停止了腳步,但卻并沒有回頭,也沒有回應,只是愣了一下,之后便離開了辦公室。

梁暖暖走后,梁珩煜一拳砸到了墻上,暗自咒罵道:“該死。”

好不容易離開了梁珩煜的束縛,梁暖暖緊懸著的心這才松了下來,其實她并沒有去工作,而是直接回了家。

她現在感覺好累,不管是面對梁珩煜還是高雅瀾,亦或者是梁家的那些人,她都感覺心力交瘁,已經快要沒有力氣在面對了。

“暖暖?你怎么這個時候回來了?不是在上班嗎?”楚巖青打開門,在看到梁暖暖的時候不由得有些詫異。

梁暖暖沒有回應,直接躍過他進了房間。

見她情況有些不對,楚巖青有些擔憂,立馬過去詢問情況,“是不是公司發生了什么事情?還是說你和梁珩煜之間又發生矛盾了?”

“都不是,我只是覺得好累,想回家休息,巖青我現在很困,這些事情以后再說好不好?”梁暖暖徑直回了房間,一頭栽到了床上,然而床還沒有捂熱,就接到了公司同事的電話。

“暖暖不好了,我們團隊的策劃案忽然消失了,怎么找也找不到,明天就要比拼了,這下該怎么辦啊?”電話那頭傳來了同事焦急的聲音,這倒是讓梁暖暖睡意全無,一下子坐了起來。

“你說什么!”

就這樣,剛回到家的梁暖暖立刻啟程去了公司,因為楚巖青不放心她,所以親自把她送到公司,之后才離開。

梁暖暖快速到了辦公室,詢問情況,“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策劃案呢?設計出來的東西呢?全都沒有了?”

“恩,全都沒有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們辦公室的電腦忽然一瞬間全部黑屏,在打開的時候什么東西都沒有了,甚至連備份都消失了。”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好端端的電腦全部黑屏呢?

梁暖暖越想越不對勁,腦海中忽然浮現了一個人影,她暗自咬牙,二話不說就跑了出去。

“席總,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再見一面,我有事情想要問你。”梁暖暖給席城打了電話,邀請他見面,席城倒是閑得很,非常爽快就應下來了。

但是梁暖暖怎么也想不到,她給席城打電話的這一幕完全被沈安撞見,沈安一見情況不好,立馬向梁珩煜稟報了。

梁珩煜本來就有些生氣,如今又聽說梁暖暖主動約席城見面,更是氣不打一出來,立馬給梁暖暖打了電話。

“滴滴滴……”

梁暖暖正準備跟席城談事情,結果電話就響了起來,看著來電顯示,她不由得蹙眉,猶豫了片刻后,最終還是接了電話。

“我現在很忙,等會兒再回給你,希望你這段時間不要再打過來了。”她快速說了一句,之后沒等對方有所回應,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見狀,席城忍不住笑了起來,明知故問道:“是你們總裁打來的?那他還真的不是一般的關心你啊。”

“這根本就不叫關心,應該說是跟蹤,窺探。”梁暖暖沒好心的應了一句,之后才恢復了正常,神情有些凝重,“我們公司的策劃案和設計書應該跟你有關系吧,電腦是不是你找人控制的?”

雖然梁暖暖問了這個問題,但她心里卻非常的肯定,除了席城,應該沒有人會這樣做,只是她不明白,席城為什么要這樣做。

席城倒也是爽快人,他聳了聳肩,笑著說道:“我就喜歡和聰明人說話,沒錯,是我派人弄的,但如果你答應我一件事情,我會把電腦里的東西全部恢復正常,你覺得怎么樣?”

一旦有但是,那就絕對有問題,有陰謀。

只是,這個項目大家都花了好長的時間,若是就這樣失去了所有的勞動成果,大家心里一定都不平衡。

兩個團隊競爭,向來有輸有贏,就算是輸大家也輸得坦蕩,總好過現在這樣,還沒有正常的參加比拼,結果就已經輸了。

梁暖暖顯然沒想到席城會那么爽快,一時間倒是有些錯愕,怔了好一會兒,方才反應過來,皺眉道:“明明是你做錯事了,你還要我答應你一件事情?席總,你這么做好像不太好吧。”

“我是生意人,你應該沒見過有幾個生意人是好人吧,當然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席城唇角勾起了一抹戲謔的笑意,打趣著道:“如果你想讓我變成好人,那就答應我一件事情,只要你答應了,我一定會履行諾言。”

席城已經把話說得這么明白了,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更何況梁暖暖還那么聰明,自然一下子就猜到了。

不過……

梁暖暖咬了咬牙,還在做最后的堅持,“你能不能先告訴我要我答應你什么事情,如果你不說的話,我根本就不好做決定。到最后大不了,我就把這件事情報告給梁總,讓他處理。”

聽她說的還有那么一點道理,席城這才點頭應了下來,笑著道:“那好吧,那我就把我讓你做的事情說出來,其實也沒什么,只不過是我覺得你很有才華,希望你能夠加入我的團隊,進入我的公司,做我們公司的CEO。”

額……原來是挖墻腳。

梁暖暖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忽然覺得有些無奈,沒想到席城費盡心思做這些事情,竟然是希望她能夠加入他的公司,還真是有些可笑啊。

其實維雅和kxc這兩家公司都不錯,亦或者說是棋逢對手,沒有辦法說哪家公司更強,就算是排名,也差不多是并列,很難分出勝負。

如果梁暖暖到了席城的公司,待遇也和這邊差不多,有可能還會稍微更好一點,畢竟是席城花了大把力氣好不容易才弄過去的。

只是現在到底要不要跳槽,就有些讓梁暖暖為難了。

見梁暖暖沒有說話,席城接著又開口道:“我可以給你一點考慮的時間,不過明天就是項目的最終考核,我不相信你們能夠在一夜之間把之前所有的勞動成果全都做出來,相信就算是你也做不到。”

當然做不到!

梁暖暖真想噴他一下,一個星期的東西,并且還是一個團隊加班加點熬出來的東西,怎么可能會在一天之內完成,簡直是無稽之談。

看來席城是不打算給她多一點的思考時間了,梁暖暖低頭沉思著,片刻后,這才點頭應了下來,“好吧,我答應你,等把這個項目完成之后,我就到你的公司上班。”

“真的?你可千萬不能騙我,我已經錄音了,你要是到時候不來,我可是會跟你打官司哦。”席城稍微有些詫異,笑得一臉的燦爛。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蠻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