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好深熱巴污_在公共汽車上的性刺激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3月28日 來源:互聯網 521 次 收藏

楊曼柔是很清楚的,陸澤宸打小就愛慕著自己。

她和陸澤宸從小學的時候就認識,那時候不過是單純的朋友關系,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這份感情逐漸變了質,他和自己說,上大學之后在一起好不好。然而到了大學,她卻遇見了一個如同太陽般耀眼奪目讓人完全無法移開眼睛的男人。

這一見,就是近十年時間。她從溫晟雋接手溫氏集團開始就陪在他身邊,而陸澤宸卻是從小就一直在身邊的。

她很愧疚,卻是無法接受。

楊曼柔抬眼,神色復雜的看著他:“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陸澤宸的笑容中多了幾分苦澀:“原本以為我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的,這樣子我可以好好照顧你。沒有想到,就算是你因為那個男人而傷心,我也不愿意見到。”

“對不起……”楊曼柔嘆口氣。

陸澤宸笑:“傻丫頭,和我說什么對不起?”

他看了看自己回國之后的安排,心中頓時有了計較。

另外一邊,溫家別墅中,結束了日常禽獸行為的某人終于是懶洋洋的從床上起了身,去浴室洗漱干凈,披了浴袍坐在桌子前面看文件。

蘇沫看著他這一副吃飽喝的的樣子就想抬腳踹他,奈何剛一抬腿腳下就是一軟,急忙爬在書房座椅上,瞪他。

溫晟雋嗤笑:“站不住就老實呆著,下次讓王姨給你做藥膳補補。”

“你有臉說!”

“那只能證明我厲害。”

“行行行,您厲害。那溫總,您還看這些干什么?”

溫晟雋從文件中抬眼,危險的瞇起眼睛,黑色的眼睛在臺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深邃:“我不干可以,不如,我們來接著運動一下?”

蘇沫知難而退,老實的退到椅背后面,翻了個白眼不再理某人。

但某人顯然是不想放過她的,拎著文件就走了過來,挑眉:“明天有件事,你得跑下。”

說著,手不老實的就摸了上來。

蘇沫一把把某人的咸豬手拍下去:“說正經的!”

“很正經。”溫晟雋說,“陸澤宸回來了,他這次請回來的專家很不一般,你去約他一下。”

蘇沫很驚訝:“這人什么來頭?竟然勞動您專門派人去請他。”

溫晟雋:“大學時候的朋友。”

蘇沫了然,卻對溫晟雋口中的朋友不免好奇起來。

據她所知,溫晟雋的大學是在北方著名學府念的,那里的商學院在全國都是數一數二的。楊曼柔和他同一所大學出來之后便報了溫氏集團,在上千號人中應是一路闖到最頂層,成為溫晟雋的秘書。

這位溫晟雋的好友、被他特意惦記著的人定然不是尋常人。

次日清晨,在去寰瑞公司的路上,蘇沫特意查了下這位名叫陸澤宸的男人。頓時不免有些感慨溫晟雋認識的人真可是了不得。

寰瑞公司,陸澤宸畢業之后自己創辦的公司,資質雖淺,公司內的成員卻全都是各個高校出來的精英,尤其是這次陸澤宸去花旗國深造,特意請來了一個團隊回來進行研發。不同的研發理念,自然結果也并不相同。

難怪溫晟雋如此重視。

寰瑞公司和溫氏集團總部間距離不遠,不過短短十分鐘時間,蘇沫就已經到了公司樓下,前臺態度溫和的讓她在前面等待,很快就有人下來請她上去。

一路上,蘇沫能聽見有人在她背后指指點點。

“這就是溫氏集團來的那個蘇助理啊,看著也沒什么了不得的啊。”

“別瞎說!人家可是剛畢業就直接成為溫總身邊的助理的,沒有點能力怎么行?”

“切,說不定是托了關系。”

……

蘇沫勾著唇,看旁邊帶路的人:“沒有想到貴公司氛圍如此輕松,倒是和溫氏集團不一樣了。”

那人尷尬的笑了下,擦了擦冷汗:“陸總難得特意吩咐,她們也是好奇,就多說了兩句。”

蘇沫不置可否,隨著他走到會客廳。

打開門,里面坐著個身穿著休閑西裝的男人,和溫晟雋不同,他周身散發出一種很儒雅溫和的氣場,與其說商人倒更像是位在學校中教書的老師,但當他看過來的時候,眼中的意圖卻是讓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看面容就知道是陸澤宸。

看見她來,陸澤宸放下手中的文件,起身,笑了下:“溫總剛和我說派來了個身邊人,沒有想到居然是把蘇小姐直接派來了。”

蘇沫笑笑,對他很有好感:“溫總很在意這次會談。當然,我沒有想到貴公司氣氛如此好。”

她特意沒有說出來在下面見到的場景,小小的夸贊了下對方,沒有想到陸澤宸的笑容卻是略凝固。

“他們有些人最近確實是有些太閑了。”陸澤宸說。

蘇沫卻是看著他臉上略帶了寒意的笑容心中就是一凌,覺得難怪這人能和溫晟雋成為朋友,在內在上確實是有些相似之處。看著像是儒雅學者,本質上還是個商人。

轉回頭,陸澤宸對她又笑起來:“我最近剛回來,對他們管教有些松了,讓蘇小姐見笑了。”

蘇沫搖頭:“您說笑了,不提這個,這是溫總讓我送過來的資料以及下個月本市聚會的請帖。”

現在已經到了月末,下月溫氏集團舉辦的聚會,無疑是為了陸澤宸帶回來的專家和本市人才進行交流而特意舉辦的。

陸澤宸接過來卻沒有看,隨手遞給了一邊等著的秘書,自己回到辦公桌前倒了茶,饒有興致的看著蘇沫。

蘇沫下意識的就覺得這人是有話要和自己說。

果然不出所料,他讓身邊秘書離開,這才說:“我聽溫晟雋說,他很欣賞你。”

蘇沫驚訝:“他這都告訴您了?”

她第一反應是溫晟雋把兩個人真正的關系告訴了這個人,因此這才點了頭,心說看來這人真的很得溫晟雋的信任啊。

卻是沒有意識到陸澤宸用的是“欣賞”這個很含糊的詞匯。

陸澤宸的瞳孔微微收縮,臉上笑容不變。昨天和楊曼柔聊完之后他就有著這方面的猜測,如今猜測成真,暗嘆著楊曼柔十年來的心意付之東流外,卻也難免是生出幾分或許自己有了機會的猜想。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