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美腿美女 瞬間一股熱流涌入花蕊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3月26日 來源:互聯網 327 次 收藏

近幾個月,南淮城不知為何流行起了一種東西——小說。以往說書先生都會講那段薔薇公主和薔薇皇帝的故事,但是現在大街小巷都是各種類型的小說,和之前的野史風流小說不同,他們往往大膽且新奇,切中南淮城市民心態,換句話說讀得爽!

它們被清高文人們不齒,卻也被一些人偷偷當作消遣。人們并沒有對它有太大的關注,下唐國曾有諫官諫言此等市民玩物恐怕會消磨志氣,當禁。然而政令的通過卻一直在擬建過程中,諸多受阻,有人說此等讀物雖然低俗卻有教化作用,且無文學水品,皆為白話,只是一般市民讀物,不至于讓讀書人喪志。雙方多番爭執中,這些小說已經悄然充斥在了大街小巷了。漸漸的人們又發現了,有印有小說人物的一些小玩意在街市上賣,人們不自覺便選擇了自己喜歡的那種。

馨書齋無疑是走在前列的,同時它將產品做得精巧,附贈于世家大族的文墨中,一下子便火爆了起來。幾乎搶走了其它書齋的大量的生意,這使得那寫書店的老板恨得牙根癢癢。人人皆知這些書齋身后其實都是由著那些錯綜復雜的世家和依附與其上的家族把控著,馨書齋卻沒有遭到報復,于是有人猜測它背后應是天啟八大家族之中的哪位。

姬野開始學寫字了,姬謙正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但迫于白玖珞的壓力,他只得應下。姬野不明白白玖珞為什么要罰他寫字,但是他想再見她,只能借由這個理由,于是也開始學習認字。從前姬謙正不愿意面對這個兒子,姬野的眼睛遺傳自他的媽媽,眼黑比常人大,且姬野一直帶著那把槍,姬家有傳言,那槍是平常人用不了的,只有用靈魂和其交換才可以使用。姬謙正再聯想姬野一個人從天啟的路上找到南淮,便只覺得看見姬野便有一種滲人的氣直往頭上冒。他本欲出仕南淮,奈何國主喜歡少年英雄,即便他有能力卻不得任用,于是他將希望寄托在嫡子姬昌夜上,對于姬野他是心中有不屑但偶爾又泛上頭發絲一般薄薄的父愛。

他篤定姬野沒有文墨的天賦,加上姬野性格要強不肯示弱,也不會低頭要他教自己讀書,所性姬野就練武,姬謙正也由著他。

這下白玖珞逼著姬謙正教姬野習字,姬謙正不報希望姬野學什么,也就只教那本書上的字,但出乎意料的是,姬野竟然沉心學。雖然寫出來的字丑,但進步很快,姬謙正觀察了一下,發現他回去還刻苦的練著,沒有給他紙,他就這地上的土寫著,所以用筆總是不對,字很難看。

這么幾天下來,姬謙正對姬野的倒是稍稍改觀了一點。這天姬野學字后,姬謙正卻沒有立刻讓他離開,而是給了他筆墨和一打紙,讓他回去練。

“莫要浪費了,練槍之前寫完。”

姬野有點驚詫的抬頭,他接過紙,姬昌夜進來了撞了他一下,他卻沒有理會而是好好收收起紙轉身離去。

恍惚中姬謙正聽見一聲“謝謝爹。”

姬謙正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似乎第一次發現姬野長這么大了。

進來的姬昌夜發現宣紙不見了一打,心里極度不舒服。晚上吃飯的時候就告訴了姬夫人,姬夫人本就不滿姬野,于是就質問姬謙正今天給了姬野宣紙明天是不是要把姬家給他。

姬謙正被鬧得不行,姬夫人又哭了起來,于是他只得勸道“只是給息將軍的侄女賠罪罷了,若我要真教他識字,怎會只教形而不明意;況且若有息將軍的關系,昌夜的仕途才會更坦蕩。這全是為了昌夜啊,野兒只是輔佐昌夜的罷了,就算認字了又有何用,他怎么會威脅到昌夜呢。”

勸走了姬夫人,姬謙正收拾書桌的時候發現桌上有一打抄寫好的宣紙,他一愣,喚了下人問話,下人說剛剛大少爺有來,只是交了一打紙讓他們放桌子上了。

下人回完話后,發現自家老爺神色難辨。姬謙正坐在椅子上嘆了一口氣,讓下人拿下去扔了。

姬野又走到了那面墻下,幾天前那面墻就被封了。他拿起虎牙開始舞槍,槍風獵獵做響,刺,挑,劃,起,落,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姬野所練的槍是霸道的毒龍槍,再這么下去會傷害到自己。

但是……就算受傷也沒人在乎吧。

碰——,強行將槍插入地面,姬野的額頭上全是汗水,剛好不久的傷口又裂開了。

他不自覺的看向墻那邊,神色莫測。

他到底在期盼什么呢?

自嘲一笑后,他喘息著躺在地上。

月亮漸漸消瘦下去。

墻的另一邊,白玖珞看著躺在地上的姬野。

“你急急的來了,為什么不出去?”小蜘蛛站在圍墻上,揮揮它的手。

“我很猶豫。”白玖珞皺著眉,無意識的握緊了衣袖“曾經,在書里我看見過,他有多么渴望得到父愛,我以為讓姬謙正和他多接觸,在長久的相處中可以改善他們的關系,他會快樂。但我錯了,我使他更難過了。”

“我不知道,如果我一直幫助他,他是否,反而無法成為那個燮羽烈王。”

“稀奇!”小蜘蛛在圍墻上轉來轉去,“你不是不怕改變劇情嗎?怎么對他就猶豫了。”

白玖珞沒有回答,只是看著月色如冰,鳥兒從枝頭飛走。

息轅來的時候恰巧趕上了息衍的飯點,息轅笑罵了一聲蹭飯的,便讓人上了一幅碗筷。息衍對于食物并不挑剔,他也不常在府中吃飯,從前白玖珞在的時候他倒經常回來,這幾天她搬走后,息衍又過上了游走于大街小巷尋找美食美酒的生活。息轅早就在東宮禁衛軍里當值,同時和禁衛軍里的軍官一起接受訓練,息衍作為東陸名將有時也會給他們上課。

息轅夾一個雞腿開始啃,被息衍嫌棄了吃相。他也不在意,“叔叔,有何事知會我一聲便可,怎么還要讓我回來?”

“沒事就不能讓你回來了,這萬一是我想你了呢?”

“咳咳……”息轅被噎住,他見桌子上放了一杯子,想也沒想便拿起來仰頭便是一倒,他旋即一愣,臉色突變。“好辣!”他掐著自己的脖子,直接開始上竄下跳找水。“茶茶茶!

息衍毫不客氣的笑了,然后不慌不忙的倒了一杯酒,看著侍衛將茶快速送上給息轅,他嘬了一口酒后悠悠嘆道“浪費了一杯好酒,你可知道這是北陸的青陽魂。”

“太烈了。”息轅搖搖頭,臉色發紅。

“珞珞最近在干什么?”息衍看著他,忽地便轉了話題。

息轅下意識便答了“是商會的……”他一愣,看見息轅早知如此的模樣,息轅嘆氣一笑“就知道瞞不過叔叔。這事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叔叔你知道……。”他看見息衍沒有了表情的臉色,便直接啞了聲,找好的借口也說不出口了。

“我便知道,放她出去會如此。”息衍銳利的目光仿佛貫穿靈魂,他沉聲“息轅,你忘了我告訴你什么嗎?”

息轅見了便單膝下跪。

兩年前白玖珞自己找上門時,息衍警告過他,不可靠近白玖珞,對白玖珞的相信要保有余地。息衍說“她比你想得更恐怖。”

雖然當時息轅保持著十二萬分的警惕也終在日復一日的相處中忘記了,他更相信自己接觸到的白玖珞。

“珞珞她能做什么?只是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女,叔叔,她如此敬慕你,你卻懷疑她。”

息衍的聲音低沉而無奈“不是她想做什么,是他們想用她做什么。”

未等息轅問清楚屋外便有人一路小跑著過來。

“將軍,國主請您進宮議事。”

息轅抬頭,看見息衍一幅果然的樣子。

“以后不必瞞我,她既告訴了你,就是在告訴我。”息衍咬牙切齒“我是造了什么孽,你們一個聰敏絕頂,一個……”息衍走前只是瞥了一眼息轅什么也沒說,然而息轅卻覺得比說出來更扎心。

息轅撐著下巴想到。

唉,老的小的都難對付,做人好難。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