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肉肉液液快穿 蘇雅跟我擁吻起來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797 次 收藏

一室靜寂無聲。

方子橋看著滿地的狼藉,暗暗嘆了口氣。他見齊澈暗沉著臉色不說話,便也不好接著往下說,只扶了張椅子起來,然后坐下。

齊澈挺直了背默然許久,方才開口問道:“子橋,你……你是何處得知謝月華他已經……”心里針扎一般的疼,一句話竟然是半途打住再說不下去了。

方子橋看著眼前這個打小就在一起的朋友,陡然感覺有些陌生。他們身在皇家,素來不是太平地方,但就是宮闈里面長大,齊澈他也從來沒有失過什么分寸。現在這般理智全無,這般心緒全亂,彷佛生生成了空子,好讓別人來鉆。可眼下這景況,方子橋明白自己怎樣也不能火上澆油。反正人死了,橫豎都有個過去的時候。齊澈就再怎樣,難道還真能逆天來個起死回生?!

他斟酌了字句,小心言道:“太子,不是你派出了‘疾風’么?”

齊澈霍的站了起來,直沖到方子橋的面前,一把攥住他的胳膊,近乎失聲的大喊:“疾風?!我什么時候派他去了?!”

“不是太子?!可是子橋分明聽太子妃說……”

話還沒落音,齊澈就沖了出去。

陳倩?陳倩!陳倩!

方子橋苦笑的撫了撫自己被掐的生疼的胳膊,又低首看看地上的碎瓷片瓦殘書斷簡,里面依稀還有太子曾經愛若性命的一方古硯。他幾次討要不成,現下卻成了堆碎石。方子橋彎腰拾起來,堪堪一個字,忘。

山水忘情。是為忘情硯。

他心頭一片凄然:

忘情……談何容易……倩兒,不知道你這一番苦心,齊澈他是否真能明白……

琴繞梁,聲聲曼。

陳倩看著幾乎是破門而入的齊澈,只是微微頷首,手下并不見停。

齊澈直直走過去,一掌扣住琴弦,“鏘!”——弦斷了。萬籟俱寂。

陳倩抬頭,對視著齊澈一雙因由徹夜未眠的充滿血絲的眼睛。里面的焦躁憤怒噴薄而出。她站起來,從墻壁上取了鳳鳴劍。手輕輕的撫摸著上面的一行小篆:

鳳鳴龍吟,莫失莫忘。

倩兒,我們便好比此上古神兵,若非一爐火融了化了,我齊澈發誓你一輩子都是我的妻……

龍吟鳳鳴。不離不棄。

鳳鳴龍吟,莫失莫忘。

一輩子的妻……又能如何……她真正想要的永遠都得不到……

陳倩決絕然的轉首,往地下直直一跪:“臣妾忤逆太子實屬罪不可赦,請太子賜臣妾一死。”說罷,反手一劍就往喉間刺了去!

“嗡”一聲長吟,鳳鳴劍脫手,劍身沒入了墻壁中。陳倩受不住力歪在一邊,嘴角滲出些嫣紅。齊澈急促的呼吸在室內顯得分外清晰。他盯著鳳鳴的劍穗子一搖一晃……而后重重的坐下,眼里頓時失了神采。

“為什么……”

為什么。我不說,你亦從來不問。

陳倩垂下頭。眼眶干澀的疼痛。

疾風是那個不問世事的父親唯一留下的可以用來保護自己女兒的財富。后來她嫁進了齊家,疾風自然也跟了來。陳倩念著疾風的才干見識做下人未免有些屈才,又想到齊澈正當用人之際,便把他保了上去。雖然疾風已經在為齊澈賣命,而且也多年沒有和她見過面,可是陳倩知道他是絕對不會忘了陳家的恩德。所以當她去找他,并且拜托他殺了月華的時候,那人只是沉默的點了點頭。沒有問原因。

既然選擇了,就勢必不會后悔。可當真面對的時候,還是覺得心冷如死灰。

陳倩端端凝視著面前的這個男人,她的夫,她的天。已經無法計算,究竟愛了他多少年。

父親既身為太子太傅,她從小就跟著齊澈,陪他和子橋竄上跳下。長大了些,她被禁在家里習那些個女紅,陽光灑在頭頂上,她只能在他的身后默默注視,注視那個稚嫩的孩童成長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雖然難免有點落寞,可是她卻知道他心里是有自己的。因為齊澈常常帶著子橋到自己的閨閣外面,隔著窗給自己送些西城頭走攤賣的紅棗糕。一塊糕,被捂的熱烘烘的遞進來。

指尖不小心擦著了,她羞紅了臉,趕忙縮回手,細細感受那一點點的暖意。

然后他會吹笛給她聽,她很喜歡那樣悅耳動聽的聲音。有一天,他對自己說,倩兒,等你什么時候把琴練好了,我們就來合支曲子吧。只為了這無心的一句話,她拼命練習直把手指磨破了,血染在琴臺上,點點滴滴的痕跡。再也擦不掉。

后來三媒六聘的,齊澈握著自己老父的手說要照顧自己一輩子。他們便成了夫妻。婚夜里,他醉了酒,卻還是溫柔細致的待她。輕輕的解了衣裳,輕紗薄帳里,她彷佛看到頭頂上的陽光。和煦飽滿的灑下來。她躺在他的胸前,心滿意足的睡了去。

她曾經把這些當作幸福的全部。可是日子久了心底隱隱有些不對勁。齊澈永遠對她恭謹有禮,不遠,卻就是無法靠近。少年夫妻,他們的生活總是淡如水。她以為或許是齊澈忙于政事或許他就是這般性情的人,她慢慢的等,把性子磨平了,閑暇時候彈彈琴,心想遲早有一天那人會想著回頭。

回頭一看身后人。已經等待多年。

卻,是倉惶夢碎。

那日,齊澈去了齊修云的府宅。回來的時候,她站在廊前剛想上去迎他,忽見他的馬背平白多出了一個人。一個男人。生得沉魚落雁的貌。齊澈把那個熟睡的男子抱下馬,徑自去了西苑。

她呆在原地無法動彈。

他那般小心翼翼那般溫柔呵護,她沒有見過。

他們夫妻五年,她沒有見過。

一宿無眠夜。她守著蠟燭流盡紅淚。

第二天,齊澈來到她的房間。眼角垂垂笑意,春風拂面。他說自己有了個男寵,喚做月華。她清清冷冷的笑,他沒有看出來,只是按例留下來用早膳。

青木桌上日日清晨都擺著紅棗糕,不過不再是西城頭走攤賣的,而是齊府大廚的手藝。他大口大口的吃。他喜歡,所以就以為她也會喜歡。……

日頭偏了西,房間里面一點一點的暗了下去。兩個人影子誰都沒有動,就那么僵著。齊澈猛的站起來,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陳倩慢慢的起身,她走到床邊合衣躺下來。有淚輕輕的滑過面頰。

其實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并不愛吃紅棗糕。

其實他一直不知道,再好吃的東西吃了這么多年,遲早厭倦。

其實他一直不知道,愛一個人太久太久,也許就會忘了怎么才是愛。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