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內褲護士—妖精 啊 快 插 不要

王燕輝王燕輝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817 次 收藏

李常曦深知霽月古教能存在這么多年,是因為大夏帝國沒打算滅掉霽月古教。

一旦大夏帝國動真格,霽月古教只會像一只螞蟻一樣,被輕而易舉的捏死。

她以為自己最近的行動很隱秘,卻不想與暗影星域的棋子接觸,全被大夏帝國探知。

如果這只是讓她感到心驚的話,那么影玉符里的內容,就真的讓她感到恐懼了。

這影玉符里有整個霽月古教所有成員的名單,包括他們的真實姓名,修為,出身,尤為詳細。

在名單后面,還有她每天做了什么,甚至穿什么內衣,上面都有記載。

李常曦心里直冒寒氣,她創建了霽月古教,成就了宇仙,自以為很厲害。

現在才發現在真正的厲害人物眼里,她就是個笑話。

她感覺周圍一雙雙看向她的眼睛,好像都是大夏帝國派來的探子,一個個全想著窺探她的隱秘,好向真正的主子邀功。

“李教主,用一份太古祖氣換這份資料值不值?”滄薇月道。

“值!”李常曦擺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不知玄武營幾時攻打我霽月古教?”

“這恐怕只有大夏皇帝和玄武營軍主才知道。”滄薇月微微一笑,“好了,我們的交易結束,現在該告辭了。”

“今日天色已晚,你們就在本教休息一晚,明日再走吧。”李常曦道。

滄薇月猶豫了一下,最后點了點頭。

一位霽月古教的弟子領著滄薇月和唐鋒去休息。

“教主,這兩個人來歷不明,留著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天月左使道。

“他們將大夏帝國要摧毀本教的消息告訴我們,這說明他們與大夏帝國是敵對關系。”李常曦開始自作聰明了,“如果大夏帝國來攻打我們,自然也會連他們一塊收拾,我們就等于多了一個宇仙層次的幫手。”

地日右使道:“教主英明!”

“總壇位置已經暴露,我們是不是要舍棄這里,趕緊撤離?”圣女樓嬈月問道。

“這個本教主自有主張。”李常曦覺得霽月古教被大夏帝國滲透的十分嚴重。

如果現在就匆匆忙忙的撤離,那些細作肯定會將消息傳出去,引得玄武營提前攻打霽月古教。

所以她要趕緊想到一個極其隱秘的撤離方案,不能讓走漏半點消息。

李常曦陷入了沉思中。

她卻不知道,唐鋒已在客房中,全身心的汲取太古祖氣,投入到了天凰印的修煉之中,進展神速。

等他修成天凰印后,就是對霽月古教下殺手之時。

唐鋒一直還擔心李常曦反應過來,對他和滄薇月下手,結果到第二天早上都沒動靜。

“我修成了天凰印!”唐鋒露出興奮的笑容,一手結龍王印,一手結天凰印。

在雙印結成之后,天運之氣從天而降,一只手上五爪金龍纏繞,一只手上不死天凰飛舞。

雙手合十,龍凰呈祥,沒入墟洞,接著發生一種奇特的反應,攝命黑洞暴增兩倍。

于是乎,唐鋒體內的造化神力增加到一百零九萬五千億升。

這等同于八點四五升宇仙之力。

無論是能量,還是爆發力,全接近中位宇仙。

“我剛修成始皇印第二層,也不知道這狀態能持續多久,得趕緊行動。”唐鋒隱藏氣息,喊上滄薇月,準備去向李常曦辭行,瞅準機會偷襲。

只要擺平李常曦,其他人都好說。

他們出了客房,往前走了一段距離,一旁是練武場。

地日右使就在練武場上,他看到了唐鋒和滄薇月,心中靈機一動,琢磨著從武法上瞅出唐鋒和滄薇月的根腳,嘴上喊著:“兩位客人何必急著走,我們來切磋切磋。”

整個人像一只大鳥撲了過去,施展出霽月神教的無上絕學——寒月神掌,掌上變得寒氣森森,飄然襲去。

這樣就不給唐鋒和滄薇月拒絕的借口。

地日右使是攻向滄薇月的,但唐鋒反應比滄薇月快,以“六道輪回掌”迎了過去。

那璀璨的六道輪回圖,與陰氣森森的寒月碰在一塊。

“嘭!”

地日右使被六道輪回圖爆發出來的光芒淹沒了,變成一只白兔,掉在了地上,其修為是古尊層次。

這是地日右使在境界上高于唐鋒,否則這一掌便可讓他變成一只沒有半點修為的小兔子。

“在下孟浪了,還請你息怒,將我變回人身。”小兔子口吐人言,他被嚇了一大跳。

他沒想到滄薇月身邊的唐鋒,隱藏了實力,一掌就擊敗了他。

“原來兩位是輪回星域的道友!”這里的動靜很大,李常曦自然感應到了,匆匆趕了過來。

滄薇月氣憤道:“李教主,你們的人突施偷襲,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道友息怒,我會備下重禮致歉,”李常曦眼中帶著熱切的光芒,“另外,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二位能夠答應。”

“你說!”滄薇月盡可能吸引李常曦的注意力,好給唐鋒制造偷襲李常曦的機會。

“我希望二位能夠將我教內弟子,全部輪回為妖類,這樣我就可以將他們收入儲妖袋,將霽月古教無聲無息的轉移太月星。”李常曦一直在思索怎么轉移霽月古教,看到變成兔子后的地日右使,終于想出了這個好主意。

等轉移成功之后,再讓滄薇月和唐鋒將他們轉換回來,最多耗掉這些人一些元氣。

唐鋒本來都出手偷襲了,聽到這個“好主意”,果斷停手散去了始皇印。

“李教主可真是聰慧過人。”滄薇月的神色“精彩”極了,“量那大夏帝國的人再聰明,也絕對想象不到李教主會用這等匪夷所思的法子,來玩一出金蟬脫殼,在下佩服!”

李常曦也暗暗為自己的神來之筆感到得意,道:“我修行的是吞月法,可化身為廣寒珠,這樣二位可以隨身帶著離開。”

她并不是十分信任唐鋒和滄薇月,用這種方式離開,就算這兩個人想玩什么花樣,以她的修為也可以輕松將他們鎮壓。

“李教主,我們可是生意人,這筆生意可以讓你們霽月古教逃出生天,不知道李教主打算給我們什么報酬?”唐鋒擺出一副生意人的姿態。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王燕輝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