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鏡子雙腿張開 揉 口述20個亂真實案例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318 次 收藏

被鳳賢暗地稱為“未來的彩八仙”的八仙,他們各自都有其他幾仙無可媲美的特長。

黃仙擅長醫術、碧仙擅長仙術、紅仙擅長栽培、藍仙擅長樂器、白仙擅長武術、茶仙擅長釀酒、黑仙擅長鑄造,而最后的紫仙則是擅長揣摩人心。

所以,紫宵是八人中最謹慎小心的人,即使最初他見到鳳賢的時候又一瞬間的呆愣,也仍舊沒有降低對鳳賢的戒心。直到最近一段時間,不僅是他就連神經最大條的藍靛韻都發現鳳賢面無表情下的懶散性格。那種只要沒有人拉他出去就能呆在屋里哪兒也不去;沒人給叫他吃飯就能不吃不喝的一聲不吭;沒人跟他說話就可以連續幾天都不吱一聲。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大家一起快快樂樂的郊游”的活動。然而各自擅長不重樣項目的八人中卻沒有一個人擅長卜卦的結果就是——之后很長的一段時間,大家都在拼命的專研易經等書籍。更有甚者,如:玉藻小妹妹,更是把關于詛咒的書籍都爛記于心。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女人——蒼遙姬。

雖說只要是對鳳賢有一定了解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很懶的人,但是就算是再懶的人也不會拒絕在一個好天氣到風景好的地方去郊游的。

理所當然,他們的十人隊伍(在鳳賢眼中,相信除了他不會有其他人把一只狐貍算作人)就開開心心的在一個好天氣里,到上次他遇見絳薇的桃花林郊游,因為是春末,勉勉強強也可以說成是“春游”。反正,不管怎么樣,在這里鳳賢認識的所有人都到齊了,就連之前悶在“醉鄉”專研鳳賢說過的釀酒配方的茶椿溪,都帶著滿身的酒氣和改良出來被鳳賢稱為勉強一喝的新酒出現了。既然有酒,那就不能沒有菜,于是絳薇帶著小玉藻跟著黃葉一起去廚房弄了些吃食,做成便當帶走。

一路上有著歡快的猶如小鳥般的玉藻們,擅于帶動氣氛的紫宵、白眉,氣氛一點都冷不了還嘻嘻哈哈的好不熱鬧。

等到了休息的地方后,鳳賢又被以“你是客人,這些事情就讓我們來就行了,你去一邊休息休息吧!”給閑置到一邊了。

沒辦法,本來就是懶人一個的鳳賢便順從的到一邊去了。但是,一個人在一邊獨自的呆著而“就連一只狐貍都有事情(陪著小玉藻采花)做!”這件事刺激到了還是有“自尊心” 這個東西的鳳賢。

于是,無事可做的鳳賢便用他帶來的玉笛吹起了《春江花月夜》這首名曲。

悠揚的笛聲飄蕩在林間,引得做著事情的人們都不覺駐足欣賞起來,微風也帶動著花草樹木應和著笛聲婀娜搖擺,小鳥們也嘰嘰喳喳的充當著配樂的工作。悠揚的曲、如畫的人、鮮活的景、輕盈的聲,全部的一切組成了這獨一無二,只屬于他們的《春江花月夜》。

然而,另沉迷于優雅的樂曲中的眾人都沒有想到,一切竟然會是招致他們離散的續章。

一曲仙樂直到結束都沒有打擾,但是就在大家回過神接著做自己該做的事情的時候……

“咦?明明聲音是從這邊傳過來的啊?怎么會沒有人呢?”

一個嬌嬌柔柔的女聲出現在離鳳賢并不遠的地方,之前鳳賢為了不打擾大家就站在桃花林邊緣。所以,那個說話的女人就在離桃花林不遠處的楓葉林。

然而明明離鳳賢就幾步之遙,女人卻一副什么也沒有看見的樣子,不停的尋找著她之前聽到的笛聲。

即使,看不見自己面前有人,但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都特別強的原因,明明看不到面前的楓葉林里面有人的跡象,卻還是不放棄的在鳳賢四周摸索著。當然,就算知道女人在找他,身為懶人的鳳賢完全沒有一點想要幫助女士而主動上前的紳士風度。

就這樣鳳賢漠不關心的看著風景,女人鍥而不舍的尋找笛聲。明明第六感和毅力都強的讓鳳賢感慨的女人,卻完全沒有察覺到她身后漸漸逼近的鬼影,而秉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直覺認為那個女人肯定是麻煩的宗旨,再看到“主人家”的幾人弄得差不多便上前準備吃飯。

“恩?什…什么,啊————!!!”

然而,天不從他愿。剛走出十幾步,身后便傳來了與之前音色一樣卻透著驚恐與無助的聲音。

哎……就算仍然保持著一副沒人看見的面癱臉,鳳賢也狠狠地在心中嘆了一口氣。

果然沒錯,這個女人的確是一個麻煩,要就她嗎?

這么想著,鳳賢還是停下腳步轉過身去,于此同時聽見驚叫聲的“彩八仙”等人也趕來過來,詢問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個女人…”白玉般的手直直的指向大家之前都掃過一眼的女人,“被她上面的小妖怪給撲倒了。”

“……”我們都看到的,請說我們不知道的好嘛~而且,對于那個女人來說把她壓倒的“小妖怪”并不小好不好,足足都有三個她那么大了。By:臉上都浮著黑線忘記去救援眾人。

“啊~~~~~~~救命——!!”

好吵!微微皺眉,鳳賢越發對面前的女人沒有好感了,然而卻還是猶豫到底要不要去救她,為了使其不再制造噪音。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有人沖了上去,定睛一看便無語了。因為上去的是一臉燦爛的椿溪,此時她手上的是新制造的試驗品。相信之所以身為女人的她會沖那么快,肯定是把那個小妖怪給當成免費的實驗品了,要相信對于椿溪來說,即使是釀酒,偶爾也是會產生一些她也弄不明白的副產品的……

看著不用自己動手救那個女人,鳳賢便很高興的自覺把讓那個還在尖叫的女人停下來的活給攬上身。

“你可以不用叫了。”

“啊——————!”

“……”啊啦啦……那位小姐沒有聽見啊~眾人幸災樂禍中!一旁的椿溪和“小妖怪”忘情的玩著少兒不宜的游戲。

“我說,女人你沒危險可以不用叫了。”

“啊——————!”

“……”其實小姐你可以停了,我們的耳朵都有點不舒服。一旁的椿溪和“小妖怪”完全沒有一點受到影響。

“……小玉,把狐貍給我一下。”

“啊——————!”

“啊?好,給你。”

“……”你難道要用毛絨絨的小狐貍來安撫受到驚嚇的小姐?看樣子你人還不錯嘛~我們都以為你會把她打一頓來讓她停下來呢~~一旁心滿意足的椿溪拖著飽受摧殘和□□的“小妖怪”走過來看看這邊的戲。

“既然您不想自行閉嘴那就算了……”

“啊!…………”“吱嘰——!”

“……我很樂意幫助您閉上。”

“——!!”魔、魔鬼……我們不應該相信你會溫柔的對待那個把你惹惱了的女子,但是你也不應該遷怒到可愛的小狐貍身上去啊! 年長的微微挪動了一下腳步,年幼的則早就躲到年長的身后小心翼翼地探著小腦袋,特別是之前還抱著小狐貍的小玉藻,都一臉蒼白眼睛濕潤渾身顫抖的躲到絳薇后面不出來。

比我都還要狠!已經跟大部隊會合的椿溪以及被她拖過來的“小妖怪”也一臉贊同的點點頭。(話說,你們是不是有讀心術啊?)

“嘰——!吱嘰——!嗚嗚嗚……”(你干毛啊你!!怎么可以把人家的尾巴塞到那個小姐的嘴里啊!更重要的是,為什么她會順口就咬了下去啊!你看看,都禿了,你們讓人家以后怎么見人啊!嗚嗚……)

“沒事的等回去后讓椿溪研制一下生毛水。”鳳翔表面上波瀾不驚,心底都要為狐貍尾巴上面牙齒狀的禿毛笑翻了,但還是先安撫安撫炸毛的小狐貍吧!不然下次就沒得玩了。

“啊?你們是什么人,從哪里冒出來的啊??”不小心咬了一嘴狐貍毛的女子在把嘴巴里面的毛基本上都吐干凈后,才發現“彩八仙”等人。

嘴角一抽,大姐您叫得太忘情了一點吧!我們一大群人都站在這里有一段時間了,你盡然愣是沒有發現,我們離你就五步的距離,這不是很遠吧!

“這位姑娘您好!在下紫宵,這些都是在下的弟弟妹妹,今日我們出游的時候聽見姑娘您叫救命才趕過來的。”作為對外發言人的紫宵雖然不是很想跟面前這個無厘頭的女子搭話,但是關于這些妖怪的事情還得問清楚的好。

“啊!是你們救了我,真的是十分感謝。那么...你們有看見一個吹笛的人沒有。” 女子匆匆的鞠了一躬表示感謝,然后便前言不搭后語的問道。

“……”紫宵也無語了。

沒見過這么脫線的女子,就連我們中間已經很脫線的椿溪都及不上她。

好想是才發現眾人為她的言行而糾結的神情似的,女子微變臉色,立馬整了整著裝,用一副大家小姐的派頭做了自我介紹和重新提問。

“失禮了!奴家蒼氏,單名一個遙。各位可否告知奴家是否曾見到過一位吹笛的先生。”

對蒼遙的轉變反映不過來而有些瞠目結舌人們當中,紫宵最先反應過來,指了指沒理他們一群人向已經放好的食物的地方走去的鳳賢。

“這位姑娘,您要找的人就是那位。”

之前蒼遙重新請問的時候,她的頭是微微低下的。而就在剛才,紫宵將她要找的人指出來的時候,她瞬間抬起了頭顱,期間一閃而過的精光使得看見的人狠狠顫了一下。

“原來就是那位公子啊~萬分感激。”

呵呵...既然知道你是誰,那么就不要想逃脫我蒼遙姬、的手心。

“前面那位笛聲很優美人也很‘善良’的把奴家從妖怪手中(前提那是手而不是爪)救下來還‘好心’的在奴家‘害怕’的時候‘溫柔’的‘安撫’奴家的紅衣公子,請留步……”

就在幾人要被蒼遙姬端莊的禮儀迷惑從而認為剛才所見(無厘頭的行為)所聽(停不下來的慘叫)以及驚鴻一瞥只是他們的幻覺的時候,那女子已經隨著鳳翔的背影飛奔而去了……

喂!不帶這樣的吧~把你從“小妖怪”手下救出來的是椿溪,吹笛的是鳳賢他,但是你那個時候并不害怕,到看起來像是很興奮的樣子,再者鳳賢那么粗魯的把一條狐貍尾巴塞到你的嘴里來堵住你的尖叫聲,你竟然還把那當作對你的安撫。噢!老天爺,告訴我們,她話語中的“善良”“好心”“溫柔”這些對鳳賢那個懶人的評語是從哪里來的啊!?難道...!!

像是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什么悲愴的事情,“彩八仙”眾同一時間黑了臉看向正拋棄了禮儀與教養在大肆向無動于衷的鳳賢獻殷勤的蒼遙。

臉色那燦爛又刺目的笑容和明顯是因為害羞而染上的紅暈,無一不顯露著它主人的思想。既是——蒼遙對鳳賢一聽鐘情再見傾心了!

不會吧~~~那女的真的看上鳳賢了。

“彩八仙”眾頓時嘴角狂抽。

……

……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