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推入了一棵合歡丸_和親哥談戀愛是一種什么感覺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979 次 收藏

跟李偉祥出去應酬是頭一遭,在車上,李偉祥叮囑了她很多事情,什么該說的,什么不該說的,都事無巨細的叮囑她了,對于李偉祥這樣一個領導,雖然瑣碎了些,但算得上是個不錯的領導,至少對她還是不錯的。

今天的客戶就是讓設計師們忙了好一陣子的大客戶,是一筆大單子,成不成全靠今天這頓飯了,據說請的都是關鍵性的人物,伺候好了,這筆單子也就成了。

李偉祥曾說過,生意都是酒桌上談出來的,坐在辦公室里的都是假的,這句話她記得很清楚,卻從來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李偉祥還說,再大的領導再大的官兒,到這種事兒上,也就成了個孫子了,絞盡腦汁的哄著對方開心的孫子。

豪華的包廂,碩大的大圓桌子,除了她跟李偉祥兩個人,對方來了五個人,這陣勢,有點兒大啊。

膀大腰粗,油光滿面的,個個都是營養過剩的長相,從剛開始的謹言慎行,人模人樣,到后面的觥籌交錯,紅光滿面,演變到最后的黃段子滿天飛,堪稱一個精彩飛速的演變。

李偉祥能坐上這個位置還是有不小的本事的,文的行,黃的更行,辦公桌前一個樣,酒桌上就成了另一個樣,看得蘇忘憂咂舌又佩服,什么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她算是真正的領教到了。

她更是明白了李偉祥說的孫子是什么樣,人前顯貴,人后遭罪,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本只是在旁邊做些倒酒添菜的活兒,到后來,有位肥頭大耳的忍不住了:“老弟啊,我看你這個小助理收斂得很嘛,新來的吧。”

李偉祥笑瞇瞇的迎了上去:“是新來的,還有些不適應,讓你們笑話了啊。”說完,倒了一杯酒給她,將她往眾人面前推了推:“來來來,小蘇,快去敬各位一杯,以后這些可都是你的大哥了,要好好跟大哥們學學啊。”

學什么?學肥頭大耳還是學假情假意?

心里這么想著,手里的杯子卻舉了出去,對于她的主動,眾人都很滿意,一圈下來,早已是臉紅脖子粗了,瘙癢的臉頰已經在警告她,你要長紅疹子了。

好在那些人還懂得最起碼的底線,喝酒歸喝酒,耍流氓這種事明面兒上誰也不會去做,純粹是圖個嘴上的痛快。

昂貴的飯菜昂貴的酒,舔著臉的阿諛奉承,結果還是令人興奮的,李偉祥拍了拍她的肩膀:“小蘇啊,我知道你有些看不慣,可看不慣又能怎么樣呢,生意上就這些破事,以后習慣了就好了,習慣了就好了啊。”

她將李偉祥塞進了車里,囑咐了司機要親自送到李偉祥的老婆手里,這才放了心。

經理又如何,人都有各自的委屈和無奈,今天她看到了不一樣的李偉祥,也看到了人與人之間虛假但卻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更看到了自己欠缺的那一面。

身子有些發燙,好在并沒有醉,只是酒精的作用讓她的渾身有些不舒服,一陣風撫過,吹散了一些酒氣,夜間的風微微的有些涼,但很舒服。

身上突然多了件薄薄的外套,男士的,隨即周醒的身子出現在了她的跟前。

“你怎么在這里。”蘇忘憂頗感意外。

周醒嘿嘿的摸了摸后腦勺:“我知道你今天有應酬,怕你不習慣,過來看看。”又指了指不明的方向:“反正我就住在這附近,過來很方便。”

附近?

當她是小孩兒呢,周醒也是租房子住的,雖然沒趕上她這種窮鄉僻壤的程度,但也偏了郊區,這附近也太附近了。

知道他是好意,所以她不會拆穿:“你等了多久了?”

“沒多久,就一會兒。”

知道他不會說實話,明知道是謊話,心里卻是暖的,周醒有一輛代步的車子,就停在不遠的地方,所以周醒提出了要送她回家的意見,她本來想拒絕的,但身上確實不舒服得很,也就不再推辭了。

這一來一趟,要花周醒不少的時間,心里總有些過意不去的:“謝謝你啊。”周醒將車窗開得很大,這樣她就沒那么難受了。

“別總對我說謝謝,朋友之間不需要這么客氣。”周醒道。

蘇忘憂點點頭:“主要我也沒什么朋友,對我好的人少之又少,難免有些不習慣,謝謝這兩個字也成了習慣了。”

這是句大實話,不想隱瞞了周醒,他雖不是能言善辯之人,但很實在,實在這個東西,在現在男人的身上已經很少見了,所以總是不忍心欺騙和傷害的。

“你......”周醒欲言又止。

蘇忘憂抓了抓打了不少啫喱水的頭發:“怎么了?吞吞吐吐的,有話就說唄。”

周醒猶豫了半天:“沒事,我是想說,你今天這身衣服挺漂亮的。”

歪了腦袋看著他:“不是人漂亮嗎?”

本是想打趣他,因為周醒被打趣的時候,會臉紅,挺好玩的,結果周醒難得的沒被打趣到,“當然是人將衣服襯托得漂亮的啊。”

嘿,這小子,原來也長著一張會說好聽的話的小嘴兒呢。

周醒對著她的時候,一直是微笑的,這樣看著,也讓她的心情暢快了不少,再加上她也有女人那丁點兒虛榮心,被他這么一夸,難免有些飄飄然的開心感。

兩個人一路上聊了很多,大都關于工作或者是生活上的一些瑣事,無關緊要的,或者覺得可以調節氣氛的,能說的都說了。

有了氣氛在,也就不覺得路途遙遠了,周醒將她送到了樓下,看著她上樓后才離開,透過樓上的窗戶望出去的時候,周醒的車早已不在,卻有一輛看起來熟悉的車子停在了不遠處,看不大清樣子,覺得眼熟,很像楚臻的車。

轉念一想,差點罵自己神經質,這大馬路上來來往往的車子一模一樣的多了去了,怎么會突然想到了楚臻這孩子呢。

身上又燙又癢,吃了兩片隨時準備著的抗過敏的藥,便將自己扔到了床上,瞥見床頭柜上壓著的那張紙條,這些天了,竟然忘了扔掉,捏在手里揉成了團,一個弧度立刻飛進了垃圾桶里。

蒙頭大睡!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