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級龍衛最今天的更新 炙熱的精華噴灑

龍鳳潮流龍鳳潮流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505 次 收藏

“吃藥了嗎?”夢輕皺眉毛,問道。

“瞳小姐吵著不吃。我也沒辦法。”罌姬有些無奈地說道。

“小瞳,是哥哥,快起來喝藥。”夢輕輕搖了幾下小瞳,小瞳一直睡的很淺,幽幽睜開了眼睛,明亮的眼睛沒有焦距地看著上方。

“哥哥?”小瞳虛弱地說道。

“是我,小瞳乖,起來吃藥。”夢笑著哄道。

“江先生的藥好苦,小瞳不想喝。”小瞳清醒過來,被夢抱在懷里撒嬌道。

“小瞳不乖了嗎?”夢假裝生氣地說道,小瞳畢竟年紀小,以為哥哥真的生氣了,馬上乖乖喝了藥,小臉苦皺得像一朵菊花似地。夢寵溺地為她擦嘴,讓她再躺下。

小瞳拉著夢問道:“林姐姐找到沒,你說要讓她陪小瞳玩的。”

夢的眼光暗了暗,不過馬上笑起來對小瞳說道:“林姐姐調皮,和哥哥捉謎藏,故意不讓哥哥找到,不過哥哥馬上就能找到的,小瞳相信哥哥嗎?”

“嗯,哥哥最厲害了,肯定馬上就能找到林姐姐的。”小瞳迷迷糊糊的說道,馬上又陷入了睡眠里。夢輕撫著她的頭,眼中充滿了擔心,像是害怕失去一般。

這樣的夢刺痛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夢這么無助的眼神,我認識的夢總是自信地笑。小瞳的病癥是我沒見過的,所以應該不是中毒,而是真的生病了吧。這樣想著,我把手伸出了瀑布,師父在我的人迎穴、鳩尾穴和心俞穴點了幾下,然后我覺得那些位置的血液突然加速了。師父應該是一開始時就封住了我的這些穴位,現在又恢復了過來。師父從身后慢慢的收回真氣。

“師父,你沒事吧?”轉身看到師父額上有一絲薄汗,但很快就消失了。

“沒事,走吧。”起身,師父沒有想在這個地方逗留,我也遵從他的意思,回到了我的住所,他沒有像以前習慣那樣站在回廊里,而是到了屋里坐下,眼神悠遠,嘴里輕聲念叨著:“天意。”兩字。

“師父,你沒事吧?”面對這樣的師父,我有些擔心,從來沒有見過師父這樣的失神。

像是剛看到我在身邊一樣,詫異地抬起頭,見我在,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然后又很快釋然,恢復到了那個有著神秘氣息的師父,說道:“小夏,那人可是你喜歡的人?”

沒想到師父一開口就會問這些,而且還問得這么直白,對,在斛珠樓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喜歡上夢了,但是那個時候一直覺得自己是要回去的,所以無論是對自己的感情還是夢的,都很逃避。

可是現在一切像是都變了,我回不去了,而且還要去完成那個所謂的天諭。可夢的身份是那么高貴,而我現在這身體的身份卻是很尷尬的,再說他身后的神秘遠不是我能預想到的,我們的差距不是喜歡就可以縮小的。

“我們不可能的。”低頭不語。

師父敏銳地發現我臉上的傷感,搖搖頭說道:“你該更自信的。”抬起頭疑惑的看向師父,“你想聽故事嗎?”

點頭。

那一夜,直到師父月掛西墻的時候才離去,師父的話很簡短,但中間卻足以讓我心酸。

我娘,聽師父說是叫杜月卿。在那個時代幾乎是很少的女子,不會女紅,不會梳妝,琴棋書畫,樣樣不精。所以跳舞就成了她幾乎是生命的存在。從小就和師父一起被師祖養在谷里,她和師父不同,師祖幾乎教師父所有的東西,而她卻什么也不教。她也曾鬧過,但師祖總是說一切自由天意,她發脾氣離家出走,但谷里設的是五行陣,我娘根本就出不去。每次哭鬧著回來都拿師父出氣。而師父總是斗不過這個調皮的師妹,老是被欺負。但師父說到這一段的時候卻滿是笑意,那種笑我知道,叫幸福。因為那個時候那個小師妹完全是屬于他的。

后來師祖帶來一個和師父一般大的小男孩,沒有人知道這個小男孩的身份,出來師祖。小男孩開始很陰郁,完全不理任何人,開始還和我娘打過架,原因很簡單,我娘看那個男孩不理人,就拿毛蟲嚇她,最后被師祖責罰,一時不服氣的她就和男孩去鬧,從口舌之爭變成了拳腳并用。最后結果顯而易見,于是我娘就和這小男孩杠上了。

師父說這些的時候又悠悠的說了句,天意。師父告訴我,那個男孩就是現在的熙王,本來三個人的命運都是彼此都不知道的,直到離開谷的那天,師祖才會告知。就算師父會算,但卻被禁令算他們自己。

就像我剛到谷里看到的那些片段一樣,男孩和女孩們漸漸長大,三個人總是不穩定的,師父喜歡那個調皮的小師妹,而小師妹卻喜歡上了那個帶來外面世界新奇故事的小男孩。我娘不準離谷,而師父和當時的熙王16歲之后都會定期離谷數日。師父是被派去幽國謁見幽王,另一個則是為自己的帝王之路打下基礎。

他們離去的時候我娘總是一個人在觀天臺上跳舞,期盼他們能夠平安回來。當見到他們回來時的她笑的最漂亮。春天是個戀愛的季節,我娘和熙王戀愛了,而告訴我一切的師父當時的笑容淡淡的,有些苦澀,但更多的卻是祝福。

師父看著他們牽手,看著他們擁抱,看著他們嬉笑,所有我娘眼中的幸福他都當做自己的幸福幸福著。聽到這一段,師父為我擦干眼角的淚,然后云淡風輕地笑著說道:“當時的我其實和她一樣幸福。”

師祖當時也知道我娘和熙王的事,但奇怪的是,他并沒有加以阻止,反倒有些縱容。以致娘認為全世界的人都祝福著他們。

但一切都只是浮云一般,很快幸福就消散了。熙王在19歲離開之后很長時間都沒有回來,當時我娘就一直在觀天臺跳舞,期盼著早日歸來。而等回來的卻是他登上王位,滿是陰謀的鮮血的他回到谷,只為和師父師祖告別。

我娘從小在谷里長大,并不知道什么是王位,什么是后宮,而師父知道,他沒有告訴她其他的,只說那是一個分享愛的地方,聰明的娘馬上就明白過來。于是就在熙王想要帶她回宮的時候拒絕了他。

事后師父問過我娘后悔嗎,我娘只是說了句:“我的愛分享不了,他不能做到的話,又何必勉強我。”之后的娘沒有再在觀天臺起舞,直到在娘16歲及笄之時,師祖說時機到了,讓娘離開。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龍鳳潮流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