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三部曲 媽媽再婚晚上聲音

潺潺之惡潺潺之惡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807 次 收藏

公爵在米洛的府邸是一座精致的別墅,雖然跟在佳泰郡維爾西斯的城堡相比不值一提,但在帝都也算得上是豪華。

一旁的大鐘已經敲過七點,伊蓮娜終于把名單上最后一個名字填完。她放下筆,等墨水干透之后將它卷起來用火契封好放進抽屜里。那張金紅的請柬又一次暴露在她的眼底。伊蓮娜垂下眼睛思索片刻還是在自己的日歷上做出了標記。

待她將一切收拾干凈,女仆在門外輕輕扣門:“小姐,您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您希望什么時候開始用餐?”

伊蓮娜看了看掛鐘,已經這么晚了:“你進來吧,我現在就過去。”

“是,”幾個女仆走了進來,她們在書房里幫伊蓮娜簡單地盤起頭發。略微畫了個淡妝,等她們弄好以后伊蓮娜沿著樓梯慢慢走入餐廳。

長桌上鋪著潔白的桌布,成排的蠟燭將餐廳照的宛如白晝。當她落座放好餐巾時。仆人已經忙不迭地為她倒上開胃的葡萄酒。

許是跟艾瑞克發過了火,伊蓮娜的心情好了許多。等仆人將晚餐都撤下去,她還能有興致勃勃地走到客廳里彈彈鋼琴。自從進入議會她每天都焦頭爛額,哪怕晚上熬到第二天凌晨,她還是要若無其事,神采奕奕的去日常例會,接受所有人或明或暗的議論。

其實伊蓮娜的鋼琴彈得很好,母親過世前一直對她親自教授。之后也會請專門的音樂老師。就算是在學院那幾年若是有空她也會偷偷跑到琴房練練手。算起來這幾個月倒是荒廢的最厲害的時候了。

芬妮的馬車剛剛停在別墅大門前,半個小時前她剛剛從皇宮的宴席上離開。想起那些夫人們的奉承她就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她是未來最有權勢公爵的夫人,帝國上下除了王后公主沒有在比她更加尊貴的。

“夫人我們到了。”

“咳,好。”女仆的話打斷了她的憧憬,她斂了神色在女仆的攙扶下從馬車上下來。

“明天我要和約瑟芬公主一起去城外的德利冬宮賞景,一早就出發。你去安排一下。”芬妮匆匆扔下一句就往里走,一天的歡愉讓她有些疲憊但又顧及到明天能陪公主出游的榮幸她又有些興奮。

“好的夫人。”女仆恭敬的回答。

面見王后,伴駕公主,和舉國上下有權有勢的夫人們聊天喝茶。這樣的生活簡直如同在做夢。唯一可惜的是丈夫的妹妹,淪為全國笑柄的伊蓮娜。

想起她,芬妮不由地皺緊了眉頭。不少跟她不對盤的,總是在別人跟她聊天時有意無意提起她。說伊蓮娜就是給家族抹黑的小丑,讓格里華德這個姓氏蒙羞。可惜公爵和丈夫對她依舊縱容,哪怕她毫無建樹,拋頭露面還是依舊讓她坐穩了有史以來第三位女議員的身份,注定載入史冊。

每每想起這些就讓她無端的心疼。

于是她沖著一旁的女仆問道:“妹妹今天在家都做什么了? ”

“回夫人,小姐早上去了議會,下午到晚飯前都在書房里。現在小姐在客廳彈琴。”女仆簡略清晰地將伊麗娜的行程交代了一遍。

彈琴?這倒是新鮮,至少在芬妮與伊蓮娜相處的幾個月從來沒見過她彈琴畫畫的。又想起一位夫人說的“你是她的嫂子,她現在鬧成這樣公爵和少將還寵著。公爵夫人去得早,父親和兄長不方便怕是沒有教過她。”

“哦,妹妹現在不忙了?那正好我也去看看。她這幾天忙我也有好幾天沒見過她了。”說罷她走向左側的會客廳。

琴聲從隱隱約約從門縫里傳出來,盡然是流傳已久的大地之風。作為難度頂尖的鋼琴曲,音階跨度較大,個子嬌小的女人是很難彈奏的。

芬妮有些驚訝,她將臉靠近門的縫隙。門正對的鋼琴上伊蓮娜一席藍色長裙,亞麻色的頭發略微長長了幾分已經過肩,雙眸微閉嘴角含笑,纖纖十指在鍵盤上靈巧的跳動著。似乎她已經完全陶醉在流動的音符里。

似乎感覺到了門外有人,她手指一頓流淌的琴聲忽然停了下來對著門說道:“請進。”

“是不是我打擾到妹妹了?”芬妮滿面帶笑推門而入。

“嫂子回來了。”伊蓮娜含著笑對她輕輕點了點頭。

芬妮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半開玩笑地問道:“妹妹不介意我在這里欣賞欣賞吧?”

伊蓮娜笑著搖了搖頭,換上一曲歡快悠揚的小調。一連串活潑的音符從指間滑過,讓聽者的心情也愉悅不少。

一曲終了,伊蓮娜也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正想合上琴蓋起身告辭。

“妹妹的琴彈得這么好,怎么當初不去音樂學院呢?真是替他們感到惋惜。”芬妮忽然開口問道。

伊蓮娜笑了笑,摸著琴鍵回答:“我的彈琴從小是跟著呂貝克夫人學的,還算是不辱了她老人家的門楣。”

呂貝克夫人?芬妮微微驚訝那可是當年首屈一指的女性演奏家,也是現在音樂學院的名譽副院長,居然伊蓮娜是她老人家的弟子。

“原來如此,明天我要陪約瑟芬去冬宮,妹妹要是有空不如跟我們一起?”芬妮想了想向她發出了邀請。在她看來伊蓮娜的行為雖然出格但不好的名聲多半還是來自于她幾乎不會跟各路名媛結交。

女人們對她不了解,男人們對她一直詆毀。以至于一直神秘伊蓮娜小姐越發的稱為一個笑柄。只要她肯找尋幾個閨中密友,再讓她們說一些有力的言論這樣自然她的名聲會好上許多。

但伊蓮娜搖了搖頭:“不了,明天議會有例會我必須出席。”

“哎,妹妹你何必呢?女孩子還是應該找個合適的丈夫。有公爵和亞歷克在你喜歡什么樣的沒有?何必把自己弄得這么累?”芬妮很不理解,她自然不相信伊蓮娜是應為害怕被束腰的鬼話。

本該是公主之下第一名媛的人居然能每天堅持例會,幾乎不出席任何娛樂性聚會。甚至比自己的哥哥:一個家族的繼承人還要辛苦。更可笑的是她還因此成為了帝國上下的笑柄。

“你看看外面人都怎么說你的:不自量力,拋頭露面,離經叛道。不少人都說一輩子都沒人敢娶你。還不知道背地里怎么說咱們。嫂子只是心疼,你多好一大家小姐何必白白遭了她們的白眼?”

為什么?算是不甘心吧。一只關在籠子里飼養的黃鶯再見過天空和自由之后就再也適應不了華麗的鳥籠。同樣的,在見識過世間的光與影,明與暗,在她眼里平民與貴族已經不再是一塊寫字的標簽。

光鮮亮麗的貴族夫人為了獲得青春肆意屠殺妙齡少女,貧窮的男孩為了拯救即將餓死的母親以身犯險攔下自己的馬車,只是希望賣身為奴換取幾枚可憐的錢幣。

她已經不是那個活在華美假象里的人,父親將她帶了出來并切斷了她可能回去的路。

但這些都不能告訴芬妮,所以她只是笑了笑走到芬妮面前。將茶幾上的一張金紅色請柬遞了過去:“這是下午收到的授銜儀式的請柬。哥哥應該也會回來參見。”

“啊?是嗎?”芬妮驚喜的接過請柬,果然是給白薇公爵府下的請柬,日期是在兩周之后。

“這樣的場合應該好好準備準備,好在我們請柬收的早。不然帝都有名的首飾商人都會被各路夫人小姐擠滿了。”芬妮不免有些優越感,似想起了什么又問道:“妹妹是不是也要準備一下?”

“哦,是啊,這就麻煩嫂子幫忙了。”伊蓮娜對此并不熱衷,隨意的就拜托給了芬妮。

“好啊,到時肯定讓妹妹驚艷四座。”芬妮在腦中興奮地計劃著讓伊蓮娜在宴會上艷壓群芳狠狠打那些說她壞話人的臉。于是拿著請柬站起來“那我就不打擾妹妹了。”

“嗯,嫂子慢走。”伊蓮娜依舊笑得溫和,點頭目送她離去。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潺潺之惡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