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背上有一根按摩棒 我的寶貝凝兒在線閱讀

阿達阿達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611 次 收藏

迎著浣碧凄苦的面容,我為之語結了半晌——“浣碧,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管,而是我沒有能力管。你該知道——我和你一樣,只是小小的宮女而已。”

浣碧一時未語,只是緊緊盯著我的臉,我亦坦誠望著她。她盯了我片刻,忽然豁的站了起來,悲絕望著我:“我便不信,你一點辦法都沒有!你可以幫助安芬儀得寵,敢和正經主子作對,昨天那樣危急的局面,你都能全身而退,你若真想幫我,會一點辦法都沒有?”

“浣碧!”我亦站了起來,急的頓足,“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強人所難!?”

“夠了!”浣碧悲傷的拭淚,“我算看清楚了,你和其他人一樣冷漠心腸!好,好!那你便這么冷漠看著,我如何被她害死吧!……”她說罷,掩面奔出了屋子。

“浣碧!”我追出了屋子,見她頭也不回的一氣跑出了院子。心中擔憂,不禁又追到了門口,向她背影喊道:“浣碧,你不要這樣回去啊——會叫人生疑的!”

浣碧戛然止住了步子,踟躕了須臾,驀地轉過身來,快步走到我面前,直直看著我。我被她這樣盯著,不禁心虛退了一步,垂頭不敢再看她滿懷期待的雙眼。

“鶯兒,你肯幫我了是不是?”浣碧抓著我的手道。

我抖開了她的手,吞聲道:“我,我總該有些時間才能想出法子。”

“那好!我就等你想出法子。不過,不要讓我等太久,好嗎?鶯兒姐姐!”

我抬頭,望著浣碧的眼睛,彷徨的想落淚——“浣碧,你告訴我,究竟是不是你姐妹二人故意聯手,拉我上當!?”

浣碧愣了愣,旋即劇烈的搖頭:“鶯兒,你到現在還不相信我么?到底我怎樣做,你才肯相信我?!”她說著,竟拔下一枚頭簪來,直要往臂上戳。我慌忙攔住了她——“不要!我信你,信你還不成么?!”

“鶯兒姐姐!”浣碧竟扶著我的胳膊跪了下去,哭道:“我和我娘,一生榮辱,全都靠姐姐了!若姐姐肯幫我,我就算死了,也念姐姐的大恩大德!……”

我被她揪著衣袖,想逃也逃不開,也不禁淌下淚來:“浣碧,你真的想好了么?為了你娘,你什么都豁的出去?”

“嗯!”浣碧不住的點頭,哭道:“就算讓我死了也甘心!……”

我點了點頭,“也罷,既然你什么都豁出去了,可見也想清楚了。我若再不幫你,倒顯得我不近人情。只是,到時候,你不要反口說是我害你才好。……”

“姐姐,你有法子幫我了么?”浣碧驚喜的看著我。

“嗯。……三日后傍晚,戌時三刻,你來儀元殿吧!”

浣碧愣了下,旋即重重點頭:“鶯兒姐姐,我記住了!”

“你若不來,我便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幾乎是厲聲道。

“姐姐放心,妹妹必定守約前來!絕不負姐姐一片真心相助之恩!……”浣碧再次鄭重承諾。

我這才輕吐了一口氣:“你去吧,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向皇上陳說自己的身世……”

回到房間,我打開了自己的小箱子,從箱底取出了那枚安陵容送我的暖情香丸,凝思良久。要用么?這可是殺頭的死罪;不用么?那如何幫助浣碧?我心一時難煞!

中午時,皇帝沒有回來,聽說被一位恬貴人截住了,去其宮里品豌豆玉米羹去了。我趁機去了趟山云堂明瑟居。

/

宮女通稟之后,我進了明瑟居,安氏正斜倚著炕幾,哼著小曲兒繡花呢。我向她福身請安過后,她也懶怠動彈,只招呼我坐下說話。

我連忙推拒:“芬儀小主太客氣了,奴婢怎么敢坐下跟您說話,那不也太越規矩了?”

安陵容一笑,吩咐寶鵑寶雀上了茶水,果子。然后又將她們都打發了出去,這才向我道:“你還不過來說話?”

“是,謝小主厚待奴婢!”我這才走至榻邊,小心的坐了下來。安氏依舊一手擎著繡花繃子,另一只手上下翻飛,靈活的仿佛穿花兒的蝴蝶一般。她這般隨意舉止,顯然也是沒把我當外人,我不禁悄悄松了口氣。

安氏先道:“鶯兒姑娘是皇上身邊的紅人,今兒怎么有空跑到我這小小的明瑟居來了呢,必是有什么事吧。”

她倒是一語中的。我尷尬著有些臉紅——“奴婢的確是有事求助小主。”

安氏瞥了我一眼,嫣然一笑:“竟也有你求我的時候,你只管說,我看能不能幫上忙?”她一派直爽,倒叫我越發有口難言。

見我這樣,安陵容不禁笑了:“鶯兒姑娘不是個直性子人兒么,今兒是怎么了?”

“奴婢從來都以為芬儀小主是個性情婉約內斂之人,沒想到這樣直爽。一下子叫奴婢不知如何開口了。”我泯了口茶,有些苦笑。

安陵容抻了下眉,咯咯一笑道:“皇上曾親口對我說,之所以封我為芬儀,是因為我性格低調婉約,就如一盆茉莉花兒,雖然不起眼兒,卻芬芳怡人。——說句心里話,所謂的婉約內斂,那是在皇上和眾妃面前。但在你面前,我還裝什么婉約?”

她直率的讓我差點吐了茶,微咳了一聲,掩飾尷尬,信手從懷里掏出那枚暖情香丸,壓低聲音道:“我今日來,是想向小主請教一下,這暖情香丸的具體用法。”

安陵容顯然沒有想到我是因這事來找她的。她幾乎瞪圓了眼睛,連針線也拋在了一邊,隔著幾案湊向我,小聲道:“你想通了,終于想做皇上的女人了?”

我沒法解釋,索性紅著臉點頭承認——“是呀,我一個宮女,不做皇上的女人,還有什么出路?”

安陵容一時沒說話,上下打量著我,眼神有些復雜。我不禁擔憂道:“小主為何這般看著奴婢,難道不想幫奴婢了么?”

安陵容搖了搖頭,有些惋惜道:“你來求我,我自然得幫你。可是,你以后不再是儀元殿的宮女了。以后,我還指望誰能幫我在皇上面前傳個話兒呢。……”

原來如此。我了然,想了想,道:“小主若不想幫奴婢,也沒關系的。畢竟,此事一旦敗露,會連累小主。”

安陵容笑了笑,有些諷刺的道:“淫香在你手里,我不幫你,才是真不想活了。再說了,我不幫你,你以后在皇上跟前,也不會再替我說話?于情于理,我都得幫你這個忙……”

我拍了拍額,笑道:“奴婢可沒想這么多。小主既然要幫奴婢,那奴婢就先謝謝小主了。”

“就別說客氣話了。今天我就好好跟你說說這暖情香……”安陵容徐徐道,“其實呢,只要這男人對你有幾分好感,再加上這香的力量,就足以成就好事了。”

“哦……”我似有所悟,又追問道,“可是,若是這男人對女人沒有一點好感呢,這香是不是就不奏效了?”

“皇上那么寵你,你還擔心他對你沒有好感么?”安陵容咯咯的笑了。

我極力掩飾著尷尬道:“皇上寵我,是主子對奴才的寵,而不是男人對女人的那種寵。我擔心的是——皇上從來沒有把我當女人看過。……”

安陵容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你要覺得皇上真的對你沒意思,我勸你最好不要強來——單靠這香丸的力量,那不就敗露了么?”

“啊……,可是,奴婢真的不甘心一輩子做奴才啊!……”我幾乎是厚顏無恥道。

安陵容忍住了笑,認真道:“你要真的不甘心,就用一半香丸試試,把香丸混在其他香料里,填進香爐。皇上對你有意思,自然會對你情不自禁。你再主動些,也就成了好事了。皇上若對你沒意思,自然會招其他嬪妃侍寢。也不至于弄得太尷尬。……”

“小主的意思是說,這香用一半就行了?”

“嗯!”安陵容點頭——“整丸就稍多了些。”

“稍多了些……”我忖度著她的字眼,還是不放心,“稍多了些,是不是意味著皇上即便沒有對一個女人沒有感情,也會情不自禁的那個……”

安陵容氣笑了——“你也太啰嗦了。我從沒用過那么多,每次只三分之一。所以并不知道用多了什么樣。”

“哦……”我尷尬的閉了口。思忖了一刻,又向安陵容討教這香的制法。安陵容見我問的這樣細,有些不解。我向她解釋——以后成了皇上的女人,不能總向她討香——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安陵容聽了也覺有理,便一一教我。最后又送了我一枚暖情香丸,叮囑我省著用,能用好幾次了。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阿達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 上海期货配资哪家好 三分彩免费计划官方下载 大乐透玩法说明 河内一分彩后二复式 天津快乐十分彩 天津11选5杀号 3.15股票推荐 浙江十一选五五一定牛 江苏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cs史上最快3秒灭队 幸运飞艇走势图软件 下载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3d试机号公式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广西彩票网上购买快乐十分 海南体彩飞鱼号码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