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女朋友睡覺忍不住—兩個男人折磨我

小愛美文小愛美文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1909 次 收藏

晚上,所有的同學都匯聚在底層的公共休息室里,為即將到來的假期興奮地聊天。

公共休息室亮起的燈光,吸引了不少水底的魚,它們全都呆頭呆腦地游過來,參觀著水晶玻璃墻里的人。

隔壁的房子也亮著燈,不知道是二年級還是三年級的,荻安娜沖著對面招手,并張大嘴巴說著什么,可惜人家聽不見......

公共休息室內吵吵鬧鬧,德文和阿里、比爾兩個人擠在一張雙人沙發上聊天。

“你們星星看得如何?”德文問道。

比爾嘆了口氣:“快別提了,哪里是去看星星......”

“怎么?”

阿里回答說:“我們簡直就是去上了一晚上天文課,外加星象占卜什么的。”

“真的假的?她倆居然信這些?”德文驚訝道。

比爾和阿里無奈地點點頭。

“早說啊,我有兩個半人馬朋友,應該介紹給她們認識的。”德文笑著說道,“虧得我沒跟你倆一起去。”

“要說占卜,德文那才是真正的占卜!”布魯斯在他們沙發背后接話道。

布魯斯和阿代爾你一言,我一語地把在孟加城發生的事告訴了他倆。

“酷!”比爾說道,“想不到你還有這本事,伙計。”

“事實上,并沒有你想的那么好用,有一次在海底,因為它,我差點沒命。”德文撇了撇嘴。

三個好友用一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眼神看向德文。

德文見他們不信,也很無奈。

“對了,布魯斯,你的魔杖還給你。”德文把魔靈冕下的那根獨角獸角魔杖遞給了他,“伊爾穆汗先生給了我根新的。”

德文揚了揚手中的巴沙木魔杖。

布魯斯收過并把黑獨角獸長笛也給了德文:“什么時候的事兒?”

“就是今天早上。”

阿里接過德文的新魔杖看了看:“怎么樣,它好用么?”

“好極了,這簡直才像是替我量身配置的。”德文夸贊道。

比爾也接過擺弄一下:“這么輕?!”

德文點點頭:“對了,話說明天都有什么賽事,我們怎么活動?”

“明天基本上都是開幕式什么的。”阿里回答道,“比賽要到后天才正式開始,先是小組賽,之后是淘汰賽。”

“你們有自己喜歡的天馬球隊么?”德文又問。

幾個小巫師搖搖頭,大家都是第一次觀看比賽,并沒有什么明顯的偏好。

“都有哪些球隊?”阿里問道。

布魯斯說:“我中午聽安妮卡說,只有天馬球隊是不需要小組賽的,直接進行淘汰賽,好像他們的預選賽之前已經比完了。”

“具體的隊伍有十六支,第一帝國、盎格魯、多烏茨、殘月教等等。”

德文想了想,那自己至少有支持的目標了。

......

第二天一早,小巫師們就被漫天的激昂音樂聲吵醒,紛紛起床走出房間。

只有比爾不受音樂的影響,還在熟睡,德文他們幾個把他弄醒。

“什么鬼?”比爾睡眼朦朧地嚷嚷,“放個假都不讓人睡覺?!”

“快點起來了,開幕式在上午九點!”阿代爾說道。

四人去餐廳,分別找到了自己的監護人,和他們匯合。

阿抱著德文的貓,氣色比起前兩天要好上不少。珊朵拉卻顯得很擔憂的樣子。

“昨天我聽丹尼斯說,在若漫城襲擊你的,是黑巫師奧格?”珊朵拉問。

“啊,是有這么回事。”德文答道,他看向阿,“康熙這兩天在你那兒,沒添什么亂子吧。”

“她能添什么亂子。比你讓我省心多了。”

肯茜聽此喵叫一聲,表示自己很乖。

珊朵拉看著德文和阿兩人不以為意的樣子,有點生氣:“你們能不能嚴肅點,重視下自身的安全?!”

“阿斯塔茜婭同學,你的教子,莫名其妙地受到了一個黑巫師的襲擊,還是在入學之前,你不覺得蹊蹺么?”

德文和阿都有點被珊朵拉的語氣嚇到,阿吐吐舌頭,不再說話。

小男巫攤攤手:“那我又有什么辦法,是奧格來找的我,又不是不去找的他......我老老實實躲在學校唄,反正奧格又不敢來這兒。”

珊朵拉說道:“我覺得你要去氪海克做一次全面的檢查,看看是否有什么沒發現的詛咒什么的。”

阿砸吧了下嘴:“不至于吧,珊朵拉,詛咒魔法一般都是用于臨死前的復仇,什么詛咒會用到德文身上?”

珊朵拉瞪著阿怪她多嘴。

德文只能投降:“好好,我去還不行么,不過不用非得今天吧?反正都這么長時間了,也不差和這一兩天,是吧?今天有開幕式,等明天或者后天吧。”

珊朵拉聽他這么說,也沒有硬拽著他今天去。

“嗨,德文,我可算是找著你了!”

身后響起一聲熟悉的聲音,德文轉頭望去,是戴克里,羅門家的大兒子,安福斯托斯的大舅子。

“戴克里,你怎么會在這兒?!”德文驚喜道。

“我是博羅格那學院的一員,”戴克里解釋道,“來參加武者決斗大賽。”

“是嘛?那個誰,對,菲芘,怎么不見菲芘?”德文問起了他戴克里的妻子。

“家屬可沒有登島的資格。”戴克里聳聳肩,“我也是今年第一次來,之前都沒有通過我們校內的選拔賽。”

德文笑著說道:“那我祝你好運,你來了,我至少可以有個押寶的對象了。”

“哦,千萬別,德文。”戴克里對此沒什么信心,“我可不敢保證你能贏錢。”

德文把戴克里拉到他們桌子上一起吃飯,在美艷動人的女巫阿面前,戴克里顯得有些拘束。

吃完了早飯,戴克里就和幾個巫師告別,巫師們是觀眾,戴克里是參賽選手,雖然同是去開幕式,但是卻不同路。

訓練場南邊靠近密林的地方搭起了一個看臺,巫師們都坐在上邊,不僅僅有學校的學生,還有很多外來的巫師,德文看到了維蘭,她正在和她的教子麥克布斯以及麥克布斯帶著的菠米卡聊著天。

珊朵拉和阿也帶著德文四處轉悠,秋假的各種比賽,一是為了放松,其次也是給巫師們提供交際的機會。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小愛美文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