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和女兒能生娃嗎_Les吧我被閨蜜睡了先污染

奉獻指望奉獻指望 2020年04月05日 來源:互聯網 304 次 收藏

經過了徐賢和易桐婚禮的放縱,白芷寧和夏景橋等好友們又投入了工作之中。

白芷寧在當祝辰羽的助理這段時間,與祝辰羽的關系越來越親密了,也更多的了解到祝辰羽本人以及一些生活上的習慣。

祝辰羽的私人時間很少,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他是一個非常孝順的人,到了一個新的地方便會買一些當地的土特產以及營養品寄回老家給他的父母,平時也愛一些書籍,自學英語,彌補自己學歷上的不足,每個星期最少要去健身房三次,哪怕是非常疲倦,他待人也謙虛溫和,即使是褪下明星光環,身處娛樂圈,卻完全不和女明星鬧緋聞。

面對這么優秀的偶像,白芷寧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咦?季雅云又換助手了,這都是本月的第幾個了?”片場的人在竊竊私語。

白芷寧一大早過來便發現片場來了一張新面孔,一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女孩子,利落的短發,臉上化了精致的妝容,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從形象上看去非常的職業。

白芷寧從片場的竊竊私語中得知這個是季雅云新來的助理,白芷寧想到去年在頒獎上的那個小姑娘,只從她被季雅云開除之后,季雅云又陸陸續續的換了好幾個助理,有的是她不滿意那些助理,而有的是助理因為季雅云脾氣太大從而不愿意做這份工作。

白芷寧一直覺得季雅云變成了一個很情緒化的人,經常在片場大發脾氣,就連導演有時候都受不了她那態度,而她最近好像也過得不太開心。

季雅云的這些變化,夏景橋自然是知道的,三天兩頭換助理,不僅影響到季雅云的工作,也讓夏景橋對旗下的這個大牌明星感到頭疼。

夏景橋決定約季雅云談談,因為明星的私生活不方面讓大家知道,夏景橋約了季雅云去一家常去的咖啡廳。

可是季雅云顯然誤會了夏景橋的意思,當她聽到夏景橋約她喝咖啡時,胸口的那塊大石頭好像被人搬走了一樣,臉上綻放了笑容,她從片場卸妝完,然后換上了一件漂亮的粉色裙子和絲襪,腳上穿了一雙高跟鞋。

從化妝間出來的時候,現場的人眼神都被她吸引了,也為她的勇氣折服。

“云姐,今天心情這么好,是要去約會嗎?”季雅云的助理小心翼翼的問她,在嘗試過季雅云發脾氣的滋味后,助理說話做事都小心翼翼,就怕惹了主人不高興。

“嘿嘿……”季雅云只是笑了笑,沒有否認。

冬天漸漸的走了,而春天的腳步姍姍來遲,溫和的陽光一點一點的照射在大地上,人們脫下了厚重的大衣,但是春寒料峭,季雅云走出來后也發現自己穿得太單薄了,為了給夏景橋留下一個難忘的印象,只好拼了。

來到了咖啡廳,一眼就見到端坐在窗戶邊的夏景橋,他正用手中的勺子攪拌著桌上的咖啡,眉頭緊皺著,好像在思索什么事情。

季雅云覺得即使是表情嚴肅的夏景橋,她也喜歡,他想貴族的王子般端坐在窗戶邊,早春的陽光微微的灑落在他的身上,安靜美好的畫面讓人不忍心打擾。

“來了,坐吧。”夏景橋發現了向他走來的季雅云。

“今天怎么了,突然約我來這種地方喝咖啡?”季雅云說。

在夏景橋面前,她不再是那個性情暴躁的大明星,她如鄰家女孩般露出天真的笑容,放下高高在上的驕傲。

“雅云,你知道的,你最近換了這么多助理,他們反映你這段時間心情起伏不定,到底是怎么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話可以和我說。”夏景橋關心自己的下屬,季雅云的情緒不好,本來已經談好的廣告以及電影,都因為季雅云的個人情緒而提出換人,這些影響到了公司的利益,夏景橋不得不管。

季雅云臉上上揚的嘴角一下就垮了下來。

“你叫我來只是為了這件事情嗎?”季雅云心灰意冷的問夏景橋,心里被失落的情緒占據。

“我關心你,所以想要了解最后發生了什么?”夏景橋已經注意到了季雅云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惱怒。

“謝謝你的關心,我很好,沒有發生什么事。”季雅云冷冷的說,面無表情。

夏景橋才真正了解到季雅云的情緒變化之快,剛才還是大晴天,一眨眼就布滿了烏云。他三番兩次耐心的和季雅云溝通,可是季雅云卻無心和他談自己的事情,夏景橋知道季雅云在敷衍他,問不出所以然來。

“既然你態度這么不真誠,我看咱們也沒必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夏景橋冷漠地看了一樣季雅云,然后招呼服務生買單。

季雅云愣在那里,她花了那么多時間打扮好來見的人,咖啡還沒喝完就要買單走了,季雅云的內心很委屈。

夏景橋買單后便離開了咖啡廳,回到車里,他也察覺自己這樣做有失風度,但是他還是把車掉頭離開了咖啡廳。

作為朋友,本想幫季雅云的,卻被她用敷衍的態度對待,于公于私,她都不應該把自己的情況保留不告訴自己,夏景橋這么想便覺得自己并沒有做錯。

季雅云在咖啡廳坐了一會,心情變得更糟糕了,委屈和失落像洪水猛獸一樣像她襲來,她像夏景橋表白遭到了他的拒絕,后來又多次暗示過夏景橋,表明自己不會放棄的決心,誰知夏景橋無動于衷,把她的真心晾在一邊不理不睬。

季雅云從咖啡廳出來后,叫人把車開了過來,她的助手見她情緒不對,又不敢開口問她,季雅云不愿意回家,只能開著車在路邊溜達,因為季雅云交代過她不要多問不要多管閑事,助手戰戰兢兢的從后視鏡偷看季雅云。

只見季雅云頹敗的坐在座位上,頭靠在座位上,剛剛挽起來的頭發被放了下來,瀑布般的長發垂在粉色的裙子上,季雅云眉頭微蹙,眼睛緊閉著,好像在想什么痛苦的事情。

助手將車內空調的溫度調高,這是季雅云說:“去天上人間酒吧。”

“這么晚了,云姐,您明天五點鐘還要起來化妝呢?要不早點休息吧?”助手用懇切的聲音問季雅云。

“叫你去就去,哪來那么多廢話。”季雅云突然睜開眼睛,不滿助手剛才的反駁。

天上人間酒吧,季雅云獨自進去,交代助手不用等她了。

穿過一片舞池,那里有很多人在扭動著身軀,酒吧的氣氛很嗨,季雅云脫下外套,找了一個安靜而掩蔽的角落坐下來。

顧忌到自己藝人的身份,她戴了一個墨鏡,去吧臺叫了酒,然后獨自喝起來。

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酒量不行是要吃虧的,所以她經過訓練,酒量很好。

“美女,一個人在這里喝悶酒多無趣呀。”一個男人拿著一瓶酒到她身邊。

季雅云注意到男人手上的勞力士名表,敢來這個酒吧消費的人非富即貴,沒有點家底怎么有底氣進來消費。

季雅云沒有理會他,繼續喝自己的酒,她不希望有人打擾,只想喝醉然后回去睡覺,也許明天心情就會好多了。

但是男人明顯不甘心自己被人不搭理,繼續像蒼蠅一樣在季雅云的身邊轉。

“給我一支煙吧。”季雅云對男人說。

“這里不讓抽煙。”男人一邊說一邊把煙遞給季雅云,一看就是經常泡吧的老手。

季雅云把煙湊過去點著,然后吸了一口,卻被嗆得咳嗽起來,男人在旁邊大笑起來。

身為一個明星,季雅云一直潔身自好,為了保持自己的良好形象,她嫌少泡吧,更不用說抽煙了,喝酒抽煙對皮膚不好,愛美的季雅云一直以遠離煙酒為人生格言,她更討厭抽二手煙,但是今晚她想放縱自己,或者墮落一下也可以。

受夠了束縛的生活,辛辛苦苦的演戲唱歌,到頭來什么都沒得到。

而夏景橋是她今晚心情不好的主要原因。

“這么大晚上的還戴墨鏡,怎么?怕人認出你來嗎?”男人說。

“關你什么事。”季雅云摘下墨鏡,發現眼前的男人長著一張溫潤的臉,面容也沒那么討人厭了。

“誒,你摘了墨鏡之后好看多了,我發現你長得特別像一個現在正當紅的明星呀,叫……叫什么來著,我忘記了,真的。”男人像發現新大陸一樣。

“哈哈,我照著她的模樣整容的。”季雅云才不會表明自己的身份,如果被哪個多事者拍到了又該在白紙上亂寫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季雅云和男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兩個人喝酒比一個人喝悶酒有趣多了,男人已經有些醉意了,他的手搭在季雅云的手上。

季雅云酒店不錯,但是已經喝了很多酒了,她把男人的手從自己的手中拿開,說:“咱們繼續喝,你倒酒啊,倒酒。”

男人不勝酒力,趴在桌上不愿意起來喝酒了。

季雅云卻還沒有喝盡興,公主病復發的她突然命令男人繼續喝酒。

本文系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熱門精選

相關文章

更多

發布評論

共0條評論

評論列表

加載中...
  1. 沒有

奉獻指望

作者簡介

他的文章

隨機推薦

標簽云

江苏11选5 软件